第一百八十四章 勃然大怒

    诸位,不是我不想是我救不个平北将司,我想像的,厉害许多”。

    清静子叹息一声,方云突然使出邪君的“夺魄魔音。”打了他个措手不及,而且当时的情况,他根本不可能亲自露面。

    “长老,朝廷的小侯爷,虽然厉害,但如果我们一起出手。应该还是可以收拾下他。但自从此人来了西洱城之后,长老却一直约束我们。不让我们出手,如今丁兄都被他杀了。不知道长老到底是什么意思?。

    说话的年轻人,剑眉星目,一脸愤愤的样子。方云若在此,必能认出,此人是青年才俊榜上,排名二十五的九里剑黄岩,是一等一的高手。

    “杀了又能怎么样呢?让朝廷派一位更厉害的将军来吗?将军不行,就派王侯,或者,直接把西洱城内的人,全部屠尽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清静子摇了摇头:

    “这么多年了,你们还是不明白。杀一个西洱城将军,解决不了任何事情。大周朝那么多将军,你们杀得完吗?一个杀完,马上就有新的将军上任。这样,永远没有一个尽头。而且,这位新来的平北将军,乃是大周朝四方侯方胤之子。一个月前,杨弘出关。这位四方侯为了保护方云,在杨弘封侯之rì,送了一把刀。就这么一把刀,杨弘都接不下。你们想一想,你们如果把这个方云杀了,四方侯会有什么反应?一到时只怕是大军锁城,一个人也跑不了!别说你们,就是我,还有西洱城里,隐藏的地变级哥手,统统都要被四方侯杀光!这样的绝世强者,哪怕你躲藏九幽之中,也瞒不过他的目光!这种局面,莫非就是你们想要的吗?”

    四方侯方胤,震压蛮荒二十年。手底下不知道杀了多少蛮族!这样的人物,绝对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人物。清静子心里清楚,这个方云绝对杀不得。否则的话,西洱城真的就是好rì子到头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密室里,死一般的寂静。

    清静子的话,让这些人感觉心头沉重。

    “这次的事情,我本来就不同意丁正礼去。没想到,他居然不顾我的命令,顶了九曲派的名头,前去赴会。他也不想想。这位平北将军入城之后,做了多少大事了。西洱城三大宗派,几天之内,就被他摧毁了两个。只余下我们抟气宗一支。这等人物有备而来,哪里是这般容易对付的。我甚至怀疑,我出手救丁正礼的事情,已经被他窥破了虚实,怀疑到我头上来了

    清静子最后一句话,说出来。室内众人倒抽一口冷气,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长老不至于。西洱城这么多人这么多年都没查出我们的虚实,他一个十五岁的少年,才来几天,就能看出来?”

    一名气息强大的修士震惊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唉”清静子叹息一声:“很多人就是存了你们这种看法,觉得他年轻,对他起了轻视之心,才死在了他的手上。”

    清静子脑袋里,下意识的想起了风云宗的张云南。此人就是自以为,吃的盐比这个少年吃的饭多,最多死在了他的手里。

    “长老,那现在怎么办?”

    众人都看向了清静子。

    清静子被这些人一盯,只觉得心烦意乱。这些人如果有点出息,有点主见,何至于才现在这点气侯。平时的时侯,不服管束,顶着为宗派复仇的名头,像丁正礼无法无天。出了什么事,又纷纷质疑自已。等到需要拿主意的时侯,才会想到自已的好处。

    “这些人,只要有一两个,能有这个平北将军一半的心机和手腕,我们清微宗就不愁成不了大事。也用不着,我一个外门长老,还来另立宗派。拉扯一个抟气宗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件事情,你们不必担心。我已经送了他一个救命的消息。相信,看在这个人情上,他就算知道我的身份。也不会揭破。”

    清静子说着站起身来:”这几天城中恐怕有大事。你们就不要出去了。一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说罢,清静子拂袖而去。他心中极为烦躁。

    不怕货比货,只怕人比人。见过这位朝廷来的少年将军之后。清静子心里立即多了一杆衡量的秤。这间密室内的宗派弟子,在他心中的份量直线下降。

    “如果不是为了这些人身上的功法,真是难得理会他们。可惜了,好好一部“一气御剑诀小

    想起丁正礼身上的“一气御歹绝学,清静子顿时惋惜不已。

    “可惜了,如果这次按计划,把丁正礼带回来了。一气御剑诀,也就到手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清静子甩了甩袖,大步离航

    众人都以为丁正礼不听他的劝告,孤意前往。却又有几个人知道,丁正礼正是在他的默许下前往的,”

    荐军府。

    方云正儿慨修练,突然名甲十。执着长戟急急忙忙的跑了讲来!

    “大人,不好了。伙字营的人,突然吃完饭后,中毒,死了几十人”。

    “什么?”

    方云霍的睁开眼睛:“快带我去!”

    方云走过去的时侯,伙字营的营房,已经被人围得密密麻麻。看到方云过来,众人自动让开一条道路。伙字营里,尸横遍地,有不少人就倒在灶台边。分明是死之前还在替其他人做饭。

    “怎么回事?。

    方云眼中露出震怒的神sè,他率军进入西洱城以来,军伍中还是第一次死了这么多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人,我们像往常一样,让李记粮店的老板,给我们送青菜。我们以前都是从他那里进米的,没有出过一次问题。这一次,肥厨李说,郭老先生这么喜欢吃青菜,就说也让大伙尝尝。所以,他多放了点青菜。除了照例送给郭老先生外,余下一点,就分给大家一起吃了。没想到,没想到”

    说话的伙字营士兵,说着眼睛就红了,军伍里的人,大家出生入死,时间久了,都有感情。

    “郭老先芒!”

    方云听到这句话,殊然一惊。这些人的目的,是为了对付郭伯济老先生。郭伯济虽然学问jīng深,jīng神能沟天地元气,但他的身体却孱弱的很。如果不是有大军保护。在西洱城里,一个普通人都能杀了他。

    “快,快派人去看看郭老先生!”

    方云大吼道,知道这些人是要对郭伯济下手,方云周身的血。立即涌到了脸上,有种要爆炸出来的感觉。这位老先生已年届七十高龄,如果因为自已死在了西洱城,方云自觉百死难辞其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行,这些人恐怕还会对他郭老先生出手!”

    方云此时只觉得头皮发炸,身子一晃。就要飞身而去。

    “方大哥,方大哥小

    就在这时,校场外,一个眉清目秀的小童子,满头大汗的奔跑过来。

    “清儿!,”

    方云认出是郭伯济身边的侍童,心中顿时一沉,莫非

    “方大哥,老师让我告诉你。说今天的菜有毒,别吃”。

    校场里,死一般寂静,一双双目光看着清儿。

    “老师怎么样?”方云最关心的是郭伯济。

    “今天吃饭的时侯,老师拿起筷子。刚要吃饭,突然又放下来,说是菜里有毒,让我赶紧来校场,通知伙字营的大哥,不要吃今天的青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方云松了口气,知道郭伯济并没有出事。

    “我记得在学宫里的时侯,老师曾经解释过一句话,说“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意思是说,人的jīng神高明到一定程度,能预知福祸,趁利避害。知道墙要倒了,事先离开。这就是所谓的“君子不立危墙之下”郭老先生,修养功夫,已经高深到了君子的地步了!”

    知道郭伯济没有出事,方云暂时安了神。但他还是有些不放心:

    “军中罡气境以上士兵听令。立即前往将军府,保护郭老先生。破神弩方阵随行!”

    “是,将军!”众人轰然应是。

    方云想了想,还是有些不放心。又把风雷子和风雷门的其他高手招出来,调往将军府,随同管公明,保护郭伯济。

    做下这些安排舟,方云这才放下心来。有这么多人在,就算有人进攻,也足够支撑一时半会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记粮痔的掌柜呢?,小

    方云找过刚刚说话的伙字营士兵,问道。

    “李记粮店的掌柜已经服毒自杀了”。说话的士兵低下头来。

    “继续说!”

    方云的眉宇间,有一团风暴正在酝酿着。

    “这件事发生后,我们立即封锁了李记粮店。并且询问了周围的人。据一个小孩说,在李记粮店的掌柜服毒之前,有一名刀君府的仆人,悄悄进去了李记粮店”。

    “刀君!”

    方云眉头跳动了一下:“居然是他”。

    清静子,也就是覆天真君曾经提醒过自已,杨弘派人进入了刀君府。他虽然没有细说,但方云不用脑袋想,都能知道,这些人谈的什么内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魏文台已经出手了,我如果按兵不动,等人家送上门来,那就是太愚蠢了”。

    方云眼睛微眯,目光闪烁,立即就做出了一个决定:

    “全军听令,即刻包围刀君府!刀君府上下,鸡犬不留!”

    想了想,方云还是不放心:“立即调派四十架破神弩,带足破神箭,立即出发!”

    方云一怒,整个二十七军,数万人浩浩荡荡的,就开往了刀君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