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 夫子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方云每rì除了修练轮回刀法,就走到郭伯济老先生那里请教学问。郭伯济对于这个学生,也极为满意。方云有疑惑,向来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这一rì,方云和郭伯济老先生一起吃了晚饭,收拾了碗碟之后。郭伯济对方云道:

    “西洱城是朝廷重地,不应该落在宗派手中。而且这座城池商业气息太重,做学问的气息大少。商业气息太重,就容易失了本心,所以我邀请了一些同窗到西洱城来。一则为镰压城池,令邪道修道不敢进入这里,另一方面,我也准备聚拢众位师兄。在这里设个讲究,教教学生。”“这样挺好啊。”方云眼睛一亮,和声道。有这些儒家大师们坐馈,这里基本上就是邪道的禁地了。

    郭伯济笑了笑:“你也知道。我们儒家不追求外物,为官之道向来是两袖清风。所以,这座讲堂,还要着落在你的身上。”方云连连点头:“老师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会办得妥妥当 daocaorenshuwu.com

    郭伯济露出一丝笑容:“另外,我估算了一下。今天他们应该就要到西洱城了。一会儿,你随我一起去迎接。”

    朝廷的大儒不能飞腾掠空,一路赶来,也只能坐马车。速庋上就快不了。方云在西洱城待了快一个月了,这些大儒也才刚刚赶过来。“弟子遵命。”

    方云言行之阄,以弟子自称。他知道,郭伯济是想借这个机会,提携自己。rì后有了郭老先生的金面,方云在其他城池,和其他大儒打起交道的时候,就轻松多了。甚至遇上强大的邪派高手,也能请迳些城池里的大儒,出手把他们震死。

    要知道,大周朝文武分治,文武朝臣之间的关系,并不是那么融洽。方云顶着平北将军的名头,就是属于家。按道理一般大儒都不会理他。

    要不是方云所说的西洱城情况,太过猖狂,加上方云的一封信,笔法风流,文字也流露出极深的儒学修养,是名儒家弟子。郭伯济都不一定会理。

稻草人书屋



    郭伯济满意的点点头。对于方云他是极为满意的。所谓观其言察其行,运段时间郭伯济也以暗中观察方云。方云虽然有的时候,也会要点小心思,但总的来说,品xìng还是不错。而且对儒学一道,即有悟xìng,也有学习的心思。郭伯济便动了心思,把他引进门来。

    不多时,士兵来报,西洱城外发现数辆青铜马车,打的是朝廷的旗号。方云会意,知道是郭伯济以前的同侮、同窗来了。便同了郭伯济,一起到城门口迎接。

    五辆青铜马车在朝廷禁军的护持-下,停在了西洱城门口。车厢打开,五名白发苍苍,现出老态,但jīng神矍铄的老儒,从马车内走了出来。“子文兄,多年不见了!”五位大儒拱了拱手,走上前来。方云这才知道,郭伯济的字是子郭伯济一脸喜意,带着方云走上前去。“这位是凌公债,当年在辅政阁走动,任三品通议大夫。“这位是陈长文,前任!$政大夫,享二品大夫奉禄。”“这位是杨孝直,前任四品朝议大夫。”“这位是刘公寿,当年曾在陛下寿宴上作诗,技惊四座!郭伯济一一介绍,方云都以学生之礼见之:“学生见过老师。轮到最后一位,郭伯济显得很郑重:“这位是我的同窗耿李行。不在朝廷任职,但他的学问,连我也方云仔细瞧了一眼,这第五名大儒,神情古板、严肃,不句言笑。”学生-见过老师。”方云躬身行了一礼,态度恭谨。嗯。”名唤刘公寿老先生,只是淡然的嗯了声。”郭兄,你这是干什么?” www.daocaorenshuwu.com

    几名大儒也发现了郭伯济身后方云,看郭伯济这架势,似乎是在郑重的这名叫方云的守城将军,介绍给他们。“呵呵”郭伯济笑号与1:“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学生方几名大儒齐齐动容:“郭兄,你收弟子了?”郭伯济笑而不答。

    几名大儒眼中掠过一丝惊异。几人和郭伯济或同朝为官,或同窗读,对他极为了解。郭伯济一直不收弟子,今年七十有六,行将就木,却突然破了戒。“恭喜啊!”几人真心道。

    讲学是一回事,收传衣钵的弟子又是另一回事了。这些学问jīng深的大儒们,对于弟子的挑选极为苛刻。必报要品行端正,悟xìng极佳之辈。品行不端,就是所传非人。悟xìng不佳,教也是白教。“方云……”前任资政大夫陈老先生,皱了皱眉头若有所思:候宋的次子,元宵节文武双中,太傅亲点的那位?”四方侯正是家父。”方云恭敬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几人互相看了一眼,目中都是古怪。神情古板的耿李行,眼睑眨动了一下,很是特别的看了一眼方云。“元宵节双中,太傅亲点?”

    郭伯济皱了皱眉头,他隐居宛城,潜心学问,一向不管外界的事。这一点从宛城城主,在他所居草庐外,竖立石碑,题上不得打扰,就可以看得出来。“老师见谅,这些都是去年的事了。学生以为老师知道,所以没有提过。”方云恭声道。“原来是去年的事……,不说这些了。这位师兄,请随我一起进城。”郭伯济道。五位大儒点了点头。在军队的护送下,进了将军府。

    方云知道,这一翻引荐,加上郭伯济弟子的头衔,他就算是真正的,开始进入大周朝一干大儒们的视线了。这一天晚上,六位大儒围坐在一起。“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郭伯济显得很愤怒。“郭兄息怒,这件事情关备太大,却不是该由我博嘴里说出来的。陈长文道。“在城门外也就罢了,现在我们六人同堂。你们说,到底是什么?郭伯济道。几人互相看了一眼,都感觉到了郭伯济坚定的意志。叹息一声,刘公寿道: 稻草人书屋

    “郭兄,不是我们不告诉你。而是我们知道的也不多。陈兄说的不硭,这件事情,却是不该由我们的嘴里说出去。至少,不应该是我们对方云说。”顿了顿,刘公寿道:“我们只知道,这件事情,和夫子有关!”“夫子!”听到这个名字,郭伯济脸上露出震动的神sè。“不错,所以你应该知道。这件事情,绝不该由我们嘴里说出。

    几人说到夫子的时候,都是脸sè尊敬,那是一种比对自己老师还要尊敬的神情。

    郭伯济沉就不语。他知道,如今这件事情,真的牵年到夫子的话。那么眼前几位同僚说的绝对没错。不止如此,连他过问这件事「都走过份了。

    “可是,他毕竟是我的学生啊……”郭伯济叹息道。

    前通议大夫凌公绩摇了摇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放心。没人想瞒着他。这件事情,他迟早会知道的。只是,眼下还不到时候。而且,我们也没有这个资格。”

    顿了椿,凌公绩道:

    “郭兄,你这几年太禁闭了。本来方家次子,是绝对不应该进入你名下的。不过,这已经是事实,追究无益。暂时就这样。一一不在其位,不谋其职。我们还是专心做讲堂的事!”“。郭伯济心中忧心忡忡,却也不好多言,心中想道:“如果真的是夫子,那么夫子应该都做好安排了。”

    五名大儒到齐后,方云伎着手办理论堂的事情。他有八万士兵在手,再加上也不缺钱,很快在西洱城中心,建立了一座讲堂。讲堂颀具规模。

    西洱城邪道尽除,再上如今有方云坐镇,正道中人,也没人敢打什么主意。就算有人,也会其他人盯着。毕竟,五位当朝大儒,如果死在西洱城里,那可真的就是一场灭顶之灾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时间一天天过全,眨眼间,方云到西洱城已有两天了。

    这一天,方云正坐大殿上。突然之间,嗤的一声,一件薄若纸张的东西,穿过将军府的大门,带着剌耳锐啸之声,shè了进来。叮的一声,距离方云有一丈之距的大殿墙壁上。

    “嗯!”方云蓦然睁开眼睛,只见身左,一张红sè的请柬,嵌在墙壁上。青铜做成的厚厚的金属墙,居然软的豆腐一样,被这张请柬,shè入三尺之深。“好霸道的功力!”方云瞳孔收缩了一下,知道对手除了内力高深外,必定还修练有兵器上的功夫。“看来,西洱城,真正的掌控者们,终于沉不气,出面了!”

    方云一脸冷竣,站起身来。走到请柬边,内力一送,将这张请柬取了出来。打开请柬,上面的字迹,如铁勾锒划,只有短短的一行:“今晚子时,烟阙楼。”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方云看了一眼,将请柬放下。西洱城里,jīng魄级的高手,他已经会过了。现在,在事隔两个月之后,还敢跑出来的。必定是地变级的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