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 老僧

    “我的意志,如同大柱,永不屈服!”

    方云猛的起身站起,一步踏出。胸中,升起一股浩大的意念。直接就将这宗佛道法门中,左右人心志,引诱人加入佛宗,削发为僧的意念”轰得粉碎!

    “佛说,诸法空相,唯有“放下“才是真!一一施主,有智慧,大毅力。与我佛有缘,何不放下执念,入我佛门?”

    突然,金刚头陀记忆中,关于昭觉寺[**]的记忆,突然起了变化。所有的记忆,汇聚成一个苍老的声音,带着诸般智慧,直接在方云的脑海里振荡,回响!

    这个声音,并没有任何的法力波动,但方云马上感觉到,自己的意志出现了松化迹像。特别是最后一句,直接本心”带着一股无形的诱惑,就要撼动方云的意志。声音一落,方云立即感觉到心中那股向佛之心,顿时死灰复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是昭觉寺的老僧!”

    方云脸sè大变。自己这边刚刚斩断了大力金刚佛陀,本身为诱使武者心向佛宗的意念。这个远在万里之外的老僧,立即就能知晓,并且立于金刚头陀脑海中的记忆,影响自己。,关于他的记忆。

    这等修为,鬼神莫测都难以形容!

    不过,方云也不是那等意志薄弱,能被人轻易cāo纵的人。他可不是金刚头陀,心中yù念丛生。连上古凶兽的杀戮本能,他都能降服了!何况是一个老僧的佛法诱导!

    昭觉寺的老僧,想用这等方法,来动摇他的心志,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金刚者,是斩断诸般妄念,明心见xìng,通达彼岸之道,“”,

    方云心中涌过《大力金州经》的经文,他的意志突然增强十倍,变得坚不可摧。直接一刀斩断了老僧设下的种种狂枯。居然是用佛宗的《大力金刚经》”来对付老僧的佛心涛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和尚,诸法空相,唯有‘放下,才是真!既然如此,那么请老和尚,先‘放下”!”

    方云冷声道。

    一阵良久的沉默后,方云终于听到老僧苦笑的声音:

    “施主真是好慧根,好悟xìng。这还是第一次”有人用我佛宗法门,来破除老僧的佛法。一一看来这宗《大力金刚经》,只能平白便宜施主了!”

    说罢,这苍老的声音”越来越小”终臻于无。

    等那声音消失,方云也出了一声冷汗。他这个时候,也大约知道。自己搜查金刚头陀脑中,昭觉寺[**]记忆时”这个神秘的老僧,恐怕早就已经察觉了。但他不声不响”一声不吭!

    不管是昭觉寺的《大力金刚经》经文”还是昭觉寺的[**]内容,他都有能力抹去,但并没有抹去。佛宗的法门,修练越是高深,板依佛门的心思越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方云此时想来,这个老僧只怕早就打定注意。放纵自己修练《大力金刚经》,只等自己功法大成”立即就要心向佛门”顶替金刚头陀,回去昭觉寺了!

    “怪不得这些人没有抹去,金州头陀脑海中”关于昭觉寺的记忆。只怕”这很可能就是为准备的!”

    方云知道”有些恐怖的存在,修为超出天冲境,立即就能逆天改命,窥见渺渺中,天道的运转,从而预知未来的变化。昭觉寺中,卧虎藏龙,方云猜测,里面必然也有这样的人!

    《大力金刚经》大成,本来是一件极高兴的事。

    但现在,这么横行枝节,方云立即觉得极为扫兴。再加上,《大力金州经》还缺少一门关键的东西,方云没法将这宗法门提升到圆满的境界。不过,就算是大成的境界,也足够方云横扫同层次的强者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些人进去,也有一会和了。不知道姑shè郡主怎么样了!”

    姑shè郡主是上古杀戮剑派指定的道统传承者。这里聚集的宗派界修士,最少也是jīng魄级修为。另外还有五十来个地变级强者,和四个灵慧级强者。这样的阵容,堪称壮观。

    不过,方云非常清楚,这些所谓的“强者”,相对于上古凶名赫赫的杀戮剑派来说,就是小,大白菜,狗屎!这种上古大宗派,能破除命运。在数万年后,留下自己的宗派道统,不可能没有留下其他的后招!

    如果说姑shè郡主真的被这帮人杀了,那么方云只能说,上古的强者辈出的大宗,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在这种情况下”他也不介意打一打上古杀戮列派的主意了!

    想到这里,方云站起身来”大手一招,这尊三丈高下的“无面大力金州佛陀”,立即化为一尊金光剔透的小佛陀,缩于方云掌心之中。他只是把手摆了摆,这尊佛陀立即化为一缕金光,没入丹田,盘坐在天地万化钟上方,脑后两轮光圈显现,宝相庄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佛宗功法与中土不同,炼成之类,某些法器的特征,可以直接召出去,化为法器砸人!

    方云一路往前走去。杀戮洞府外围的禁制,已径被人用破除下。一个个错深复杂的洞窟,出现在方云眼前。每一个洞窟都是一个通往大殿的角道。许多飞剑的残片,从甫道里抛洒出来,落在洞窟外。

    方云随便找了一个菌道走进去。只见洞窟的墙壁上,嵌满了断剑残戟,地面薄满了厚厚一层的飞剑碎片。在飞剑碎片上,压着一具具的尸体,血水横流。

    这些被禁制所杀的,全部都是jīng魄级高手。地变级强者,一个都没有。

    方云脚下轻轻一踮,立即化为一道闪电”掠向大殿。

    原本剑海悬浮的大殿”已经彻底被毁毁。无以数计的飞剑残骸,掉落在地面,将这座大殿,化为一座剑冢,入目之处,全是断折的飞剑,一狠狠,直指向天。许多尸体,就垂挂在这些飞剑上!万剑穿心,都不足以形容这些人的惨状。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大殿两侧,十二根巨柱屹立不倒,但巨柱上的十二尊真人金属雕像,却不见踪影!

    在往前,大殿尽头,两扇巨大的青铜大门打开,露出一个更宽广的大殿。廊殿行回,铜柱铮铮。第二个大殿,足有第一个大殿的百倍大大殿被分隔成一个个四四方方的房间”上面分别写着“炼丹殿”、“淬剑殿”,、“战甲殿”、‘,比武殿”、“练功殿”、“白虎殿,”等等,所有的房间,全部都只有三面墙壁”另一面墙壁全都是空的,全一条青铜长廊连接。

    方云扫了一眼,立即感觉到,几万年前,上古杀戮剑派的生活,栩栩如生的出现在眼前。这些人”在这里炼丹、淬甲、练功、比武!

    这些人,全部穿青一sè的古铜战甲,身上杀气森森。他们在外面是凶神,是恶煞,是最杀恶的武者。但在这里,他们却袒诚相待,其乐融融。所有人练功、练丹,比武,全部一目了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种作法,显然是为了培养宗派弟子之间的同门之谊”让他们更加团结!

    一个人再冷酷,再凶狠,再强悍”也只是一个人;但是一群人同样的凶狠、强悍,偏偏又为团结,那就不一样了。

    方云完全能想像到,当一群武者身穿极品战甲,手执吹毛断发的青铜古刻,使用同样凌利无匹、凶残可怕舟剑法进攻时,那种场面该是多么震撼。

    上古杀戮全派,能在十万宗派中,挤身三千大宗派之列”并且名声在外”凶名赫赫,绝对不是没有道理的。方云完全能想像到,这个剑派出征杀伐时,该是多么可怕!

    “丹药,这可是上古杀戮剑派丹药啊。药力比上品丹药,还要强上十倍!居然有这么多!”,丹房里,许多抢夺丹药,状若疯狂。

    “战甲,极品的战甲啊!现在这个时代,谁能炼得出来?”,战甲殿里,一名修士抢夺了一件青铜战甲,若喜若狂。 daocaorenshuwu.com

    “人元级别的炼丹炉,居然还有地元级别的!哈哈哈”发了,我们发达了!”,炼丹殿里,几名修士一把将地上的丹炉掀了起来。

    “练功坐的石板,天啊”这可是云母天岚石所化的,长期坐,还能淬炼内力!”练功房里,不少修士正将地上一块块练功板,撬了出来。

    “《星河元胎诀》!!《诸天转轮诀》!!天啊,这些灭于杀戮剑派手中的上古宗派的功法,居然出现在这间战胜殿中!”

    数百名修士望着一间大殿墙壁上,密密麻麻的功法图录,文字,如痴如醉。杀戮剑派”最嗜杀和喜斗的剑派,死于他们手中的宗派,不计其数。每次战胜之后,他们都将所灭宗派的功法、绝学,全部纷于“战功殿“中!

    这种行为,就像猎人在成功猎杀后,将猎物的皮毛录下,做成饰品,挂在墙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殿里,完全陷入了混乱。所有人脸上都充满了兴奋和cháo红,就如同一个贪婪的乞丐,突然闯进了一座宝库。

    方云望着眼前的一幕。当看到战甲殿里,数百人穿上了和姑shè郡主一模一样的战甲时。一种不安感,莫名其妙的涌上心来。

    他四下望了一眼,只见姑shè郡主正陷身几名地变级武者的夹攻之中。在她身边,守护着五个身躯残缺,遍体伤痕的傀儡。方云望了一眼,这五个傀儡,赫然就是外面十二根巨柱上,站立的真人大小的金属雕像。

    姑shè郡主身受重伤,已是强弩之末。只是靠着身边五个受了重击,但依旧强悍金属傀儡苦苦支持。

    整个大殿,只有一名灵慧级强者坐镇,其他三名灵慧级强者,包括不少地变散修,以及华服年轻人,却不见了踪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拿,抢!拿了上古杀戮剑派东西的人,统统都要付出代价。你们就使劲杀,抢!,”

    姑shè郡主头发散发,脸上一片血污,她神经质般的大叫,声间十分凄凉的味道,十分怨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