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一章 黑炎老祖

    这名中古明隐藏在北溟下苦练的强者,从方云出现起,“就在一起观察着他。他虽然表面看起来,十分平静,但目中不时闪过的一丝丝狐疑的神色,显然,他似乎感觉出有什么不对劲。但一时间之时”似乎又想不明白,到底哪儿不对劲了,以致于”眉头时不时的微蹙。

    天冲七品的强者,不止对天地规则的领悟达到某种境界。而且还有种玄之又玄,难以言喻的直觉。凭借本能,他感觉到张方似乎有些不对劲。

    “好可怕的直觉!不过幸好,我做好了万全准备。”,方云感觉得出,这名深海底下,中古盟隐秘强者的怀疑。不过”他却丝毫不害怕。现在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是货真价实的张方。虽然被方云封印后,气质上有了一些差别。但并不明显,而且方云用老拘老祖的“无拘**”,从灵魂上”尽量将这个陷缺弥补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现在,除非是命星境的强者亲临,才有可能瞧破方云的伪装。发现他的秘密!

    “对了,张方。忘了给你介绍,这是我们中古盟在北溟苦修的长老。黑炎老祖!”

    杜彦说道。

    “张方见过老祖!”,张方立即恭身行了一礼。

    黑炎老祖盯着张方,一语不发,眼中阴晴不定。突然,黑炎老祖五指一张”“砰”的一声,张方立即离地而起”落入黑炎老祖的手中”被一把提了起来:“说!到底是谁派你潜入中古盟的!”

    黑炎老祖这一下出手,非常突然。等众人反应过来时,张方已经落到了黑炎老祖手中。看到这一幕,众人都不由惊呼起来。

    “老祖!这,这这!”张方怎么可能是奸细!”,“老祖,张方为了救我们。连性命都不顾”怎么可能是奸细呢?老祖会不会弄错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是怎么回事?老祖,这!””,众人惊呼连连。就连羽扇书生杜彦也站出”望了眼张方”有些焦急道:“老祖,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虽然我一向不太喜欢张方。但不得不说,盟中的所有弟子,想要入盟,都要经过严格的考察。张方即然能进来”就肯定是没有问题。老祖,是不是误会了?”,但黑炎老祖根本理都没理会他们,他只是死死的盯着方云,眼中杀机毕露:“我虽然没有看到你们交手的情景。不过”一今天象级的武者,就能从天冲二品的武道霸主手上,顺利逃生。什么时候,天冲二品的强者这么没用了!”,黑炎老祖说着”手腕一紧,张方有呼吸立即有些困难:“快说!你究竟是怎么逃脱的!老实交等了,我还能留你一条生命!否则的话,就是死路一条!”,黑炎老祖神色冷酷。一副说一不二,言出必行的架势!

    “老狐狸”想唬我!”
稻草人书屋


    方云心中暗暗骂了一句。黑炎老祖真要有这个把握,早出手把张方杀了。哪里还会这么多废话。

    “老祖恕罪,张方不知道何事惹得老祖如此大怒。在下确实是倚,幸从溟荒武者手中逃生。绝无虚言。”

    张方一脸畏畏缩缩,诚惶诚恐的样子。突然之间,似乎想到了什么”张方从怀里掏出那一枚,“逃生符”,拿在掌上,摊给众人看:“小的不敢骗老祖。在下逃生”其实是有赖此物……”

    “唰!”

    话还没话完,张右手中的逃生符,立即落到了黑炎老祖手上。

    目光盯着“逃生符”黑炎老祖的瞳孔猛然收缩了一下,随即又舒展开来”神色微雾:“原来如此……。是,万人屠,那个家伙炼制的空间符篆。我就奇怪,你小小一今天象武者。居然能比溟荒一名天冲境武者手下逃生……”
www.daocaorenshuwu.com


    黑炎老祖手掌一松”张方便掉了下来。神色间,自然免不了几分“仓皇”。

    “这里是北溟海底。不说那种深海水压”单单是那种极寒。就算天冲三品的武者,也要冻僵冻毙”生机断绝。你们实力不够,这几天就待在我的宫殿内,不要乱走。这段时间,北溟上的武者”比平常都多了许多。一些人物”就是老祖我也忌惮三分。你们这段时间,就不要乱走了。溟荒的武者,也尽量不要得罪。等过了这阵风头,老祖我就把你们送回海面。在此之前,一切饮用,都在这里。我洞府之中的东西,你们可以看”一些武功秘籍,你们也可学。但是绝对不可能乱动里面的东西,明白吗?”,黑炎老祖沉奂道。

    “是,老祖!”

    众人应声道。天冲七品的强者,就是武道皇帝一般的存在。众人能见到这位盟中传奇般的前辈”已经是〖兴〗奋不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哪里敢乱动他府中的东西。

    黑炎老祖扫了众人一眼,点了点头。他这话,也就走过个场。以他的身份,相信这些小家伙,就算有一百个豹子胆,也不敢在这里乱来。而具”这里乃是北溟海底,极寒之地。以这些明中后辈的能力,动了他的东西,也没能力带出去!

    “嗯。最近北溟会有点乱。老祖我要出去,看看情况。杜彦,这里你就暂时主持一下。如果出了什么问题,老祖我唯你是问。”,黑炎老祖对张方,始终还是有些不放心。

    “是,老祖!”,杜彦敢紧道。

    “唰!”

    黑炎老祖拨身一纵,只见黑袍一卷,立即鸿飞冥冥,不见了踪影。

    接下来的时间,黑炎老祖时而出现一次”有时二天,有时三天”每次出去的时间,是越来越长。有几次”方云还发现,这位黑炎老祖身上还带着伤回来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方云也不禁暗暗心惊。能让一今天冲七品的中古盟隐修强者,带伤而回。这种战斗,得多么激烈。

    他也渐渐相信”这段时间,北溟上,恐怕是真的出现了多方势力。

    “到底怎么回事?北溟平常极少有人踪出现。怎么这么势力,开始聚集这里了?”

    方云心中也不禁疑惑。

    黑炎老祖的洞府极大,说是一个洞府。其实就是开劈出来的一个平行空间。足足有一座城池那么大”全部被黑炎老祖在里面”建了宫殿。

    洞府虽大,服侍的人却极少。大约像黑炎老祖这等人物,一心追求武道最高境界,喜欢清静。并不喜欢太多人打扰。

    洞府分门别类,有演武堂、阅武堂,兵器堂,练功堂……,。整个洞府中,有许多地方,都关闭着。似乎设了禁止。只有一个存放秘籍的暗室,向众人敞开。里面前是黑炎老祖搜罗的一些秘籍。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方云瞧了一本,发现里面的功法”都带有强烈的中古气息。所有武功都是那种极其阴毒、歹毒的功夫。死者,必然惨状万千”不忍目睹。中者,如果不死”那就是比死还惨。

    中古乃是邪道宗派统治的黑暗时代,其武功,太多如此,极为阴毒!

    方云一连瞧了几本书,不禁摇了摇头,放了下来。打消了修练的念头。

    这些功法”需要以死气、死尸来奠基”修练。自己真要修练”也就和邪道、魔道中人没什么两样了!

    “黑炎老祖乃是中古盟的长老,在盟中地位极高。一身修为也达到了天冲七品。这等人物,修练至今,若说洞府中没什么宝物,那是不可能。即然混入了中古盟”若不拿些宝贝出去,也未免白来一趟。”

    方云思量良久”把主意打上了黑炎老祖”以禁制封闭的那些房间。 daocaorenshuwu.com

    偷偷寻了个机会”方云从“张方”怀中”遁了出来。加御着天地万化钟,收敛了气息。悄无声息的掠向了离黑炎老祖寝宫最近的密室。

    潘羊宫!

    几个朱砂大字,龙飞凤舞,高悬在门上。但大门紧闭。一股淡淡的光华”薄如发丝,在大殿表面流转,其中隐隐可见一些诡异的文字。

    这就是禁制了!

    寻常人若是靠近“潘羊宫”,哪怕是用手摸了一下,立即就会触动黑炎老祖,设在上面的禁制。以黑炎老祖之能,若是察觉到异状,只怕一个闪烁,立即就返回洞府,出现在潘羊宫中。连逃都逃不了。

    “天地万化钟,给我破!”

    方云一掐法诀,天地万化钟射出一股蒙蒙的金色光华,融入禁制光华中。居然在黑炎老祖的禁制之中,开劈出一个可容一人通过的拱形门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方云跨身进去,悄无声息的推开殿门,然后迅速关上。整个过程中,潘羊宫周围没有任何人注意到。而潘羊宫的禁制,也没有惊动。

    “天地万化钟”屏蔽气息只是其一,除此之外,还有许多其他能力。破除一切禁制”就是如此。当初在北溟洞府,方云就是凭借此物,在没有触动禁制的情况下”悄无声息的从风太仓眼皮底下,夺得了“鲤鹏精血”!

    这也是之所以敢打黑炎老祖宝藏主意的原因!

    跨入“潘羊宫”中,一片黑暗立即扑面而来。而黑暗之中,一簇簇光华”绽放着。方云定晴看去”只见潘羊宫中,堆放着大量的夜明珠、避尘珠、避水珠,避火珠……。

    俗世中难以见到的东西,这里却是一堆一隼的放着!

    就算方云出身侯府,也是见过世面的人物。看到这么多的宝珠,也是吃了一惊。要知道,在上京城,戒中灵魂王惜朝在他称侯之时,向他道贺。送的就是这种东西。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一盒二十颗,已经是不菲的贺礼了。毕竟”这种东西虽然于武道无益”但数量稀少,乃是彰显身份,装点宅子,体现高贵的东西。

    但现在,黑炎老祖的潘羊宫里,随随便便就是几十颗,几十颗的。甚至都没有特别的整理,就那么随意的放在地上。显然不是很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