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六章 虞玄的实力

    “别和他说这么多了。大雁煮了吃,还是烤了吃,打下来再说。一虞玄不在他身边,出手。免得夜长梦多。”

    当下自有人yīn狠道。能修练到这种地步的,都是人jīng。没那么容易被糊弄。

    “不错。在场哪个不是他的长辈,居然想在我们这些人面前,卖弄心机。那就怪不得我们了。、杀了他,大家再各凭本事,夺取宝贝!”

    一名话,立即说得众人蠢蠢yù动。

    “交出神器,否则,死!”

    一声暴喝,立即有人率先出手。苍穹之中,隐隐浮现海cháo之声,气势磅礴。一有人联手,众人气机感应,立即跟着出手。

    “轰!”

    山峰上空,真气涛涛,各种正邪真气,涛涛不绝,将天空都遮蔽了。那股力量,瞬间就将君念生一行人上空淹没。苍穹深处,一道巨大的闪电,感应这股能量,一掠而过。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君念生身畔,几名太素派核心弟子,早已变了脸sè。

    “诸位师兄无需慌张,且把真气输入我〖体〗内。助我一臂之力!”

    君念生仰着头,星辰般的眸子中,倒映着扑天盖地而来的滚滚真气。剧烈的真气bo动,掀起的大风,将他两鬓的长老,掀得高高扬起。但君念生的脸上,却毫无慌张。

    宗派弟子,特别是宗门大派的弟子,占有绝大优势。这点并非没有道理。若是一年之前,只靠着天生的气运,在天地间打宝探宝。那么,现在的君念生只有死路一条。

    然而,此一时彼一时。在镇派法器“山河销”中,时光流转,君念生度过了六十年的时间。早已达到了天冲五品巅峰的境界。若不是天冲六品对规则的感悟特殊,不能在法器中感悟,君念生早就利用三象法器的时间加之力,冲击到天冲七品,再出关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宗门底蕴就是如此强大!

    不过相应的,代价也是极大的。任何法器,哪怕是三象法器,想要加时间流转,都要付出巨大的代价。时间越长,代价越大。

    为了将君念生提升到天冲五品。山河销消耗的能量,相当于一个“命星境”强者的能量!代价不可谓不大。

    这也是君念生,在上古战场受到打击后突然转xìng。一心修练武学。加上太素派对其极为重视,才会对君念生如此厚待。

    如果还是以前那种随xìng的态度,“山河锁”绝不可能向君念生网开一面,消耗如此多的能量!

    砰!砰!

    两道掌力按在君念生身上。这两人也就是得到君念生的帮助,不久前,才突破到天冲境。不守,蚊子虽少也是肉,第个人二十多条天龙之力加在一起,汇聚到君念生〖体〗内,也是一股不的力量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太素剑典!”

    清郎的声音中,君念生不疾不徐,袖口一g一柄朴素的长剑,从袖底滑出。“嗡”的一震,一股奇异的气机立即在虚空中,扩展开来。

    “轰!”

    虚空剧震,滚滚gg的太素真气一旋,在虚空中,化为一个黑白太极图案。君念生长剑一震,这枚黑白太极图暴涨千倍,幅shè方圆数千丈范围内。

    “不好!”

    一股奇异的感觉涌上心来众人大骇,只觉手中出的绝招突然之间,如泥牛入海向着黑白太极图中,宣泄而出,立即就丧失了控制。

    轰!轰!轰!

    剧烈的爆炸声,不绝于耳。每一次暴炸,掀起的bo动。都让君念生脚下的千丈巨峰,猛烈摇晃,碎石籁籁落下,似乎要崩解一般。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从虚空中俯瞰而下,立即就能看到,黑白太极图中,一股股真气按照某种规律被引导,互相冲撞,对湮,消弥无形。

    三名天冲七品的强者,就算方云也对付不了。何况是君念生。不过《太素剑典》上的武学,最是不怕围攻。若是只寥寥数人,而且站在一个方向。君念生恐怕也要立即逃遁。但现在就不一了。为了防止他逃跑,众人早将他围得水泄不通。无形之中,反而更有利用《太素剑典》的施展。

    这才是君念生底气的来源。,“山河锁”中六十载的苦修,让君念生对各个境界,以及太素派的武学,都了若指掌,研悟透彻。

    碎石崩溅,尘雾弥雾。待烟尘散尽,君念生立即显1ù了身形。他的脸sè微微苍白,气息散乱,嘴角微有丝血迹。一本金黄的页,高悬在他的头顶,散出金光,将他护在其中。正是《造化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山峰四周鸦雀无声,众人眼中满是震骇。一今天冲五品的宗门后起,居然凭着一凭太素剑,就挡住三名天冲七品强者,和众多其他境界天冲强者围乌这种能力,由不得众人不震动。

    如果君念生是天冲七品的修为,他们或许还能理解。但他不过是天冲五品,居然就挡下了众人的攻击。

    太素派那个玩世不恭,喜欢游山玩水,不成大器的弟子,什么时侯,厉害到这种地步了!

    “杀了他。此子气息已乱,接下那招已勉强。不要被他骗了!”

    人群中,一名白袍散修,sè厉内荏道。

    君念生身后,两名同门师弟,脸sè青,一脸慌张。但君念生却反倒是笑了:“是吗?”

    似乎是回应着他的声音,一个冷漠的声音,掷地有声,从空间深处传出:“我到要看看,是什么人,要杀我虞玄的弟子!” www.daocaorenshuwu.com

    “哗!”

    空气如水浪分开,一名穿着太素道袍的银男子,气息高远,从虚空中踏了出来。

    “砰!”

    白sè的步履,踏在虚空中,出震耳yù聋的震动。山峰上空,立即气温降温,极度的凝滞。每个都感觉到”肩上仿佛压着数座山岳一样。有一种呼吸困难,喘不过气来的冲动。

    虞玄负手而立,大袖飘飘,也不见如何作势。那一双深邃若星空的眸子,只是淡淡的望了一眼,众人立即感觉到一股,几乎要让人狂的恐怖的压力。一个个神sè惴惴,立即起了退意。

    “虞玄!”

    “是虞玄!”

    众人亻掰着,眼中有了惊惧。道门第一人,看起来一副好好人的样子。不过,在宗派界,宗派第一人,不是靠装好人”就能得来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年轻时的虞玄,奉行除恶务尽。手底下杀过的人,绝对不比邪道中人手。只不过,后来,太素派觉得太杀戮太重。就把他召回太素山,让他修身养xìng,潜心修练。

    不过,在场许多人都知道。太素派虽然是道门正宗”但sī底下,绝不像他标榜的那样。虞玄之所以被召回去,真正的原因,不什么杀戮太重,需要修身养xìng。而是因为怕他杀的太多”为太素派竖立太多的敌人!

    在虞玄面前,除非比他高出几个境界。否则,人数是没有优势的。当年虞玄闯出名头”创下最大的杀戮。就是在一场被许多邪道、魔道中人围攻的时候。

    太素派四大剑典,每本剑典,都拥有不可思议的威力。虞玄还在年轻的时候,对于这四套剑典的领悟,早就号称过了太素派的许多资深的太上长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人数在他面前,根本没有优势。反倒成为他手中的利刃。

    “走!”

    许多人见识过虞玄年轻时出手的,早已心中胆战。二话不说”立即退走。不过,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对虞玄那么知根知底。

    对于在场很多人说,他们修道年限”还远在虞玄之上。当年,虞宴还在外面行走的时候,他们就已经达到天冲七品,在北溟海底苦修了。只不过,命星境实在太难冲击,几百年停滞不前,突破不了,都是正常的事。

    要不然的话,区区一个虞玄,任他名声再如何震聋溃,也实在不看在他们眼时在。

    “虞玄?”

    呼呼声响中,几道气息磅礴,身上规则流转,自成一体的七品强者,一一飞掠而来。目光扫了几眼,落在虞玄身上,寒光四shè。 www.daocaorenshuwu.com

    一件完整的“护心镜”加上一个不知名尝的“青铜瓶”而且是出现在远古天地。这样的收获,足以让任何一个为了远古神器残片,就抢得头破血流的武道巨擎,眼红眼红。

    同为天冲七品的强者,这些人有足够的自信,挑战虞玄!

    “哼!今天别说是你虞玄,就是太素派三大祖师来了。也照样不给面子!杀!”

    一句杀,立即出手,虚空破碎,寸寸断裂,一只巨大的魔爪,鬼哭神嚎,杀向虞玄。同一时间,其他人也纷纷顺势出手。方圆数千里内,所有山峰立即崩塌。

    虞玄站立在破绽的空间〖中〗央,黑暗中,放出一股méngméng的白光,衬托的犹如神灵一般。

    “我已经很久没有出手了!”

    虞玄银飞飘,神情却是越的淡漠、高远而平静:“这次,就破个例!”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嗡!”

    虞玄摒指成剑,同样的《太素剑法》,在虞玄手中,却有气象万千,不可思量的威力!

    “轰!”

    虚空塌陷,化为一个巨大的旋涡。种种神秘的铭文,犹如蝌蚪一般,浮现其中。显现出一股浩大、神秘的气息。虞玄出手,根本不用吸纳、牵引这些力量,互相对湮。

    拼指如剑,往外一旋。只听“轰”的一声,这些滚滚而来的魔道、邪道绝学真气,突然破碎,然后带着一股股可怕的剑气,倒而去。

    “啊!”

    远古天地中,出一声震彻天地的巨响。二十多道人影,鲜血jī飞,宛如断线风筝一般,飞了出去。只是一击,包括六名天冲七品强者在内,全部重伤。而且是被自己的力量震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们即然辱及三位祖师,那就替我矢素派三位祖师,教训你们!”

    淡漠的声音中,透1ù着丝丝冷入骨髅的寒意。一道méngméng的剑气,拨地而起,贯穿云霄。剑气一分为十,随后以雷霆万钧之势斩下。砰!砰!砰!

    十多道人影,血肉纷飞,暴成粉碎,居然是被这股一分为十的méngméng剑气,斩成碎末,满天飘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