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四章 戾血魔君

    第六百九十四章

    (求十张月票)

    这人在村中生活了,至少有半年的时间。言行举止,完全与普通的狄人无异。谁也没想到,他居然是中土人。

    对于村民的sāo乱,蛾子倒并不在意。到此时此刻,任务已经达成,只要将消息传到,就可以从此离开这里了。

    “侯爷,赵大人知道侯爷去了溟荒。所以派我们散布狄荒和夷荒海岸。一旦发现侯爷踪迹,立即将赵大人的行踪通会侯爷。”

    蛾子低着头,恭声道。事到如今,方云的身份已不可能隐瞒,也没必要隐瞒了。每个蛾子都知道,自已效忠的,乃是当今人皇亲点的冠军侯方云。

    方云的身份虽然泄露,但反倒让这些蛾子,更加的死心塌地。跟随这样的主人,显然前途无量。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嗯,”方云淡然的点点头,对于这些毫无意外。事实上,现在的一切,都是在他的授意下完成的。

    “赵大人,现在哪里?”

    方云问道。

    这名蛾子立即报上了一个名字。

    “这件事情,你做的不错。这是赏给你的。”

    方云漠然的眨了下眼睛,大袖一挥,一件下品的地元法器,从袖里飞了出来。落入这名蛾子手里。

    “多谢侯爷!”

    这名蛾子大喜拜倒。这简直是天大赏赐,对于他一个住胎境的武者来说,简直是不可想象。

    “拿了这件法器,去找赵大人。他会赏赐给你,相应功法的。”

    方云淡然道。他击杀过不少宗派强者,也封印过不少宗派强者。从他们手中,得到了大量的法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件下品的地元法器,还实在是不放在他眼里。

    上位者,打赏一件法器,只是一件小事。但对于激励人心,稳固军心,却有意想不到的做用。只要其他蛾子知道这件事后,自然会更加的卖命。

    方云说完这句,也在逗留。掀起一股细风,立即消失在了村庄中。他一走,这名埋伏在此地的蛾子,也收了行李,迅速离开了这座待了半年的村庄。

    …………

    风伯城,是大周北方的一座重镇。位于北方中部,距离上京城、狄荒和夷荒的距离,都差不多。搜集北方情报的话,非常方便。

    赵伯言,此时就在这座城池中。

    从初建到现在,借助着方家的财力、地位和影响,赵伯言手中的蛾子,膨胀到了近二十万。这么庞大的消息机构,每天的支出,都是一笔庞大的数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过,好在磨合了这么久。赵伯言已经将这些蛾子,整合成了一个完整的,庞大的系统。酒楼、茶馆、客栈、青楼、肉铺……,应有尽有。到现在,大部分的支出,都可以从系统内提供了。赵伯言只需提供一小半的资金。

    风伯城的地下,一堆厚厚的资料,堆叠在木桌上。赵伯言皱着眉头,不断的分析、批阅着这些消息。

    做为一支二十万蛾子的掌控者,并不像外人想像的那么轻松。消息机构越庞大,他每天要忙的事情就越多。其中的枯燥和繁复,不足向外人道也。

    赵伯言身后,一名黑袍老者,负手而立,巍然不动。这名老者气息磅礴,身上流露出强烈的规则气息,但是一对眼神,却微微呆滞,不似正常那般灵活。

    这人正是方云派给赵伯言的护卫,一名天冲二品的宗派太上长老。消息机构之间,彼此也有针对和暗杀,赵伯言身边的这位长老,不知道为他挡了下多少灾祸。连带许多宗派中人,都是赵伯言派他收服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呼!”

    一道风声涌入石室,陡然之间,石室中已经多了一道气息。

    赵伯言耸然一惊,猛然抬头:“谁!”

    平常若有人靠近,自已还没察觉,身边这位忠实的护卫,就已经出手将对方击杀。但这次,居然没有任何动静!

    “我。”

    方云的声音平淡无波,说着大步跨了过来。这名宗派傀儡,还是他送给赵伯言的,自然不可能对他出手。

    “侯爷!”

    赵伯言先是一惊,继而大喜。蓦然快步上前,在方云面前,单膝跪下:

    “属下见过大人。”

    “起来。”

    方云扫了一眼赵伯言,衣袖轻拂,负于身后:“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上京城如何?老夫人身体安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夫人自然就是方云的母亲华阳夫人了。对于赵伯言等人来说,自然而是以“老夫人”称喟。上京城中,方云最关心的,也就是母亲了。

    方家一门三侯,个个都是武道强者,但母亲华阳夫人却是个普通人。方云也探查过,母亲cāo持方府多年,忧劳颇多。身体情况,非常不好。

    虽然经过方云以丹药养护,但身体经脉、骨骼方面,却已经败了武道底子。并不是什么修练武道的奇才。而且,母亲由于过去,被上京城的贵妇、夫人们多方叨难,步履难艰。jīng神力并不是很强大。如果药力太猛,容易虚不受补,反伤元神。

    “回侯爷,老夫人有情义侯和福康公主陪着,身体很好。最近几年,我们也有从九洲各地,搜集一些有潜移默化功效的药草,送到上京城。老夫人的身体已经好很多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赵伯言恭声道。

    方云心中微微松了口气,神情放松了不少:

    “这次得了太苍神鼎,回去之后,想办法,疏导母亲的经脉。尽量让她修练武道,延长寿命。”

    武者七魄合一,轰碎命星。就能在天地棋盘上,斩断自已的命数。达到这一步,也就差不多,达到夫子所说的“化龙”了。

    北溟归来,方云虽然境界不到,还斩不断命星。但距离这一步,已经越来越近了。而另一个问题,就不得不考虑了。

    不管是父亲、自已还是大哥方林,都武道强者。最次也有八百的寿命。但母亲不同,做为一个普通人。她不可能活上八百年这么漫长。

    在方云、方林心中,母亲的形象,甚至比父亲还要高大,是整个家庭的支柱。方云绝对无法相像,如果失去母亲,会对自已、大哥、父亲,造成怎样的打击。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种情况,是他所极力避免,和不愿看到的。

    达到他的地步,要让母亲达到天象境,增长寿命,并非不可能。只是,首先得养好母亲的身体,改变她的武道底子。这是一个潜移默化的过程,倒是急不得。

    目光一闪,方云回过神来:

    “我前往北溟的这段时间,上京城中以及宗门各派,可有什么大的动静?”

    赵伯言并没有立即回答,脑海中回忆起,这段时间看到的情服,开口道:

    “大人,这段时间,似乎有些不对劲。我们的蛾子,在九洲各地,都发现了大量形迹可疑的人。他们的行动极为可疑,目前还不知道他们的目的。按我们搜集的怀报,似乎新近有一股势力,正在崛起。而且还参杂了许多其他的势力踪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方云若有所思,天机的演变,也激发了许多的心底的野心,令这些蠢蠢yù动。大周朝平和的rì子,似乎走到了尽头。想了想,说道:

    “其他还有什么事情吗?”

    赵伯言抬头看了一眼方云,小心道:“还有一个消息,是关于帝魔宗的。”

    “哦?”

    方云抬起头来。

    “这件事情其实也和侯爷有关。最近传言,有个宗派号称帝魔宗,似乎和上古有关。在北溟,这个宗派,把许多宗派的隐世强者都设计了一遍,杀死了大量的武道强者。传言,这似乎和北溟出土的一个宝藏有关。但是具体的不清楚。我们之前,从没有关于这个宗派的资料。而且对方行踪隐秘,难以得到进一步的消息。”

    赵伯言道。 稻草人书屋

    北溟的事情,方云是再清楚不过了。赵伯言最厉害的蛾子,也就是天象级的武者。能打听出“帝魔宗”这几次字,已经相当不错了。

    “各大宗派,对这个宗派反应怎么样?”

    “普通的宗门弟子并不知道这个消息。不过,根据我们所知。宗门各派对于这个帝魔宗,似乎即愤怒,又极为忌惮。似乎对方来头小。吃了大亏,也没法奈何。”

    方云又询问了一翻,北至溟荒,南至瀛荒,都有所了解。各方势力,都不是很安份。都有些小动作。但目前,还看不出来多大的苗头。

    不管怎么样,这些消息,都召告了一件事情。未来,中土神洲恐怕是多事之秋。

    “离开之前,要你办的事,办的怎么样了?”

    方云目光中掠过一丝亮sè,该办正事的时侯了。
daocaorenshuwu.com


    赵伯言露出一丝笑容:“人早已准备好了,就等侯爷提拿了。”

    拍了拍掌,很快就有人提着一名神态憔悴的削瘦男子,扔在了方云脚下:

    “侯爷,这个人就是侯爷要的戾血魔君了。我们伤了几个好手。不过,还是逮住了他。已经废了他的功夫,成不了气侯了。”

    一名天象级散修道,语声极尽讨好。

    “哈哈哈……,”方云在男子惊惧的目光中,大笑起来:“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现在,是我反击的时侯了。”

    大笑声中,方云像提死狗一样,提起这个戾血魔君。有了此人,他就可以名正言顺,光明正大的返回猎鹿园了。

    现在,是该横扫所有对他不利的人了!

    羊叔子……,方云要将他打得像狗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