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二章 武侯联袂

    周大先生脸sècháo红,这股怒气让他感受到极大的压力。全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好像要爆炸开来。

    “三个不知死知的东西……”

    那个声音带着强大的怒意,又似乎是在极度忍耐着什么。

    周大先生越发的惴惴不安了。似乎是极漫长的时间,又似乎只过了一刹那。突然所有的怒意,突然都消失不见。

    神秘中古盟的副盟主似乎在沉默、思考,良久才道:“刑天jīng血…………可以给他们!但是天机台也必须展现诚意。合作是互利的,不只是对我们有利。你去告诉三大天机先生,我需要看到他们足够的诚意。

    顿了顿,那声音沉吟片刻”说道:“三大天机先生,先天数术之道。举世无双。现在”有个新崛起的年轻人,似乎很受大周人皇的重高。而且我们在北溟的据点,也被他捣毁。黑炎老祖的宝藏”也被他洗劫n空。就以这今年轻人做为目标。三个月内,我要看到他消失!”

daocaorenshuwu.com



    “是主人!”,周大先生的声音恭恭敬敬,不敢有丝毫违抗。

    “去!”

    声音一落,那束星光便收了回去。祭台上方,遥远的苍穹,那颗星斗再次黯淡了下去。那股几乎令人窒息的气息,也瞬间消失不见。

    周大先生只觉全身一松,下意识的擦了下额头。这才发现,全身已经湿透。

    上京城中,以方云的名气,以及他在儒家的口碑。很轻易的,方云就征集到了一些大儒,帮助他参译这卷梵文《涅巢古经》。

    儒生虽然不修练武道,但大周朝以武立男,武风隆厚。天下儒生对于武道”多有涉猎。只是不jīng深而已。为了帮助这些儒生,方云还派了些武者,到各人名下,帮助翻译梵文经卷。

    整卷《涅巢古经》被分成了十几个卷页,每一个卷页,都有大儒参译。而同一份卷页,有数位大儒帮助交错参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四方侯府是方云生长之地,母亲也在那里。英然方云也想待在那里。但是即然已经成年”而且朝廷已经为其封侯造府”方云就不能在四方侯府待得太长。

    朝廷毕竟有朝廷的规矩”冠军侯府即然建成,方云就必须得经常回府坐镇。

    “侯爷。”

    李玉突然走进府来,神sè郑重,他手中捧着三张红贴,似有千钧之重:“勇武侯、烈武侯、元武侯投来拜帖!!”

    武侯执掌军机处,地位显赫”举重若轻。李玉以前,见都没有资格见。这次,一下来了三位。李玉神sè有些紧张。

    “哦。”

    方云睁开眼来,目中一缕光芒一闪而逝。

    他这次返回上京城的时候,烈武侯等到人”就曾派马车到城门口迎接。人虽未至”但是意思已表露无疑。三人驾临冠军侯府,倒并无意外。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方云如今武道益高”勇武侯、烈武侯、元武侯等人,论武道修为是远远不及他的。不过”在朝廷,从来都不是只看武道说话。

    军机地位显赫,三位武侯都有调动大周一千六百万军队的权利。他们虽然武道并不是最强的,但在军机处中的地位是一样的。如果被有心人拉拢过去,对付方家。绝对会是个很头疼的问题。

    不论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方家。方云都有必要”将这三人拉拢过来。配合王惜朝”军机处八位武侯中,方云就拉拢了一半。有这四人照应,天武侯基本就废了,手中的权利,也玩不起什么大浪huā。

    “沐浴、更衣。洒扫、备茶,所有礼数务必备齐!”,方云微一思付,立即命令道。

    “是,大人!”,李玉领命而去。一时间,冠军侯府,大小丫鬟、奴婢、仆人……,都忙碌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勇武侯、烈武侯、元武侯投来拜帖,但人还并没有到。这是一种非常正式的拜访礼节。等于是先期通知的意思。

    三人以这种方式来拜访,以示对方云的尊重。方云自然也投桃报李,以备齐礼数接待。冠军侯府中,都是华阳夫人从四方侯府,谴过来的一些丫头,熟门熟手。对于这些待接的礼数,十分熟悉。

    而皇后娘娘,和各院嫔妃”也在方云封侯的时候。赏了一些宫女给方云。这些宫女熟知宫中的礼节、礼数,互相配合,在礼数方面,自然是挑不出什么毛病。

    方云换了青sè华丽的冠军侯府,端坐在大堂,自有一股说不出的威压。较之武侯之流,方云还多了一份,比武侯们,来得坚定和强大的武道意志。

    这种无形的威压和武道意志,将他整个衬托的,如威如狱,仿佛泰山北半,坐镇〖中〗央,势压四极八荒一般!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轨xx

    一阵车辙声从远处传来,同一时间,三道磅礴的气息,散发着强烈的规则波动,向着冠军侯府而来。

    三道气息都极为强大,但却并不相同。最左侧的,狂暴如雨,给人一种暴戾、野xìng的感觉;中间那道气息,至阳至刚,如长剑出鞘,锋荒毕露,带着一种一往无回的气息。而最右侧的一道,气息平稳,脉相悠长,有一种中正平和的大气。

    这三不用说,自然是勇武侯、烈武侯和元武侯。

    不管兵家、儒家,向来以右为上。而三人的位置排烈,也正是如此。三人中,勇武侯武道最低,而元武侯最高,是六品巅峰的修为,次于天武侯。

    “勇武侯、烈武侯、元武侯拜见!”,门口一声高吭的声音,三道气息便在冠军侯府门前,停了下来。论地位,三人本来是要超过冠军侯的。也就是说”正常的拜访”应该是方云先出门,然后三人再下马车。但现在,却是三人先下马车”等侯方云出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无形之中,这是一种示弱。也是一种低恣态的刻意结交。

    “来了!”,方云目中暴shè出一抹jīng芒”然后蓦的从大堂上站起,“砰”,的一声踏出”龙虎行步,大步朝外走去。步履之间,有股举轻若重的厚重感冠军侯府门外”三位武侯一字排开。身后,是长长的仪仗车队。

    勇武侯、烈武侯、元武侯负手而立,站在门外”打量着冠军侯府。这座侯府虽是匆匆建成”但里面的仪度、气概,均成气象,具备了一位大周重臣的大气!

    “草莽之中,英雄辈出!四方侯崛起也不过几十年,子嗣也不多。没想到,开枝散叶,弄出如此大的气象,已经可以和我们这些武侯分庭抗礼了!”

    趁着方云还没出来的时候”烈武侯打量着朱漆钉铜的大门,以意识对两人道。声音中充满感概。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是啊”听说方家次子,当年还参加了莽荒大战。那次大战”你我都在其中。如此人物”我们即然当初都没注意到!而如今,短短时间内,他却已超越我们。名声、威望不可测度!”

    勇武侯听的也颇有感触。

    “这个没什么好奇怪的。这种人物,有夫子批命,武穆护航,太傅看重”人皇宠幸!当朝最显赫、最尊贵的人物尽集于此。又岂是我们可以比拟!”

    元武侯倒是显得神sè平静。他在朝平虽然极少露面”但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乃是必备的本事。对于方云”他也知道的不少。

    “夫子批命?不是说夫子收为记名弟子吗?”

    勇武侯诧异道。

    京中地位极高的”都知道方云和梅林中那位夫子,有层关系。当然,仅止于这表面的一层,详细的却不知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方家此子长年在外,哪来的功夫继承夫子绝学。而且,夫子乃儒家一道。真要是收了他做弟子。去年封侯之时,也不会有这么多的儒家反对了。你仔细想想,夫子最利害的是什么。即然不是收他为弟子”那就只能是为他批命了。”

    元武侯目光闪烁,给人一种很有智慧的感觉。

    “吱哑!”,三人只聊了几句,朱漆的大门大开。四周空气一滞,一股磅礴的气息”如泄闸之水,汹涌磅礴,扑面而来。三人只觉双肩一沉,仿佛站立在一片天地洪流之中,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压力,三人神sè顿时一兖“三位武侯大驾光临,方云恭侯多时!”

    一阵劲风涌来,方云龙镶虎视,迈步踏出。双目如辰,盼顾间”不怒而威。较之三位武侯,气势居然还有胜出一筹。

    三人身来”随行的几名心腹侍卫,神sè微变。这位冠军侯踏出的一刹那,居然给人一种风云变sè的感觉。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那并不是如何雄壮的身躯,突然无限拨高,给人一种伟岸的感觉。无形之中,形成一种错觉。似乎方云比三位武侯,还要高出一个头!

    “冠军,冠军……,这才是冠军!”,几名侍卫眼中有了畏惧之sè。直到这个时候,他们新近册封的冠军侯”其崛起并无侥幸。如此气势,可称“干云”,。丝毫找不到一点”年轻人的雏气。

    “三位武侯,里面请!”

    没有什么废话,方云大手一伸,直接引往府内。

    武者之间,就干脆利落多了。没有那么多的繁文缛节。

    “方都统,劳烦了!”,三人不称方云的封号,却称起他在猎鹿园中的官职。显然,相比冠军侯这个封号,“都统”,这两个字,在三人眼中,显得更有份量。也只有这二个字,也才值得三人折节下交,以平辈的礼对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方云闻言哂然一笑,也不在意。

    四人同行,引入大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