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九章 儒家酒祝

    “铛!”

    随着悠扬的钟磐之声响起”一名名天子祭酒,穿白sè儒服,束白巾,从太庙之中,鱼贯走出。十九名天子祭酒,神情郑重,每一步踏出,都是十九寸九分。

    十九个人缓缓前行,留下的足迹,居然完全重叠,毫无错漏。仿佛只有一个人走过。

    祭祀之礼的规矩,就是这么严格。一点错漏都不能有。十九名天子祭酒,几乎每一名,都对这套礼仪熟烂于心。步覆之间,绝不会出丝毫差距。

    十九名天子祭酒,在太庙外的祭坛,排成整齐的队列。为的一人,微1iao衣襟,大步走上前去。在祭坛前”停了下来。

    “老师!祭酒的酒器,已经准备好了。一切都已经准备妥当。”

    为的天子祭酒,恭声道。 稻草人书屋

    古老的雕纹祭坛前,一名须漆黑如墨”看起大约三十、四十余的中年儒生,静静的站立着。他的的容貌看起来”十分年轻,比之任何一名“天子祭酒”都要年轻。但眼角的皱纹,却显1ù出了他〖真〗实的年龄。

    这名看起来,只有三、四十许的白服儒士”却有着比所有天子祭酒,都来得古老、沧桑的眼神。似乎看透了人世间的变迁,了悟了rì月山川的奥妙。

    他的气质”极其的古老。德高望重,流1ù出一股令人信服的味道。每一次的祭酒仪式,都会挑选一名祭酒酒祝,来主持整套仪式。酒祝的地位极其的重要,所以”历来只能由儒家最德高望重的人担任。

    这一代的酒祝,叫做庄思尘。没有人知道”他的年纪有多大。只知道,在这一代的“天子祭酒”们,还是青年的时候,他就已经是这个样子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太庙中的祭酒们,实在太低调了。关于他们的消息”实在太少。这一代的酒祝,更是十分的神秘。没有人知道,他的出身来历,只知道,他似乎和夫子,有些关系。就连三公见到他,也要行弟子之礼。

    “嗯。”

    庄思尘微微颌头,目光缓缓的扫过众人手中”盛放在托盘内的酒器,神情严肃、郑重,还带着一种百般挑剔的味道。

    太庙祭祀之礼,乃是国之大事。必须以最严格的礼仪去要求,不能丝毫的差错。酒器,更是重中之重,哪怕位置的摆放,出现一点点偏差”都不合礼仪。

    这就意味着,这次的祭祀,完全的失败。在儒家,这可是大事。

    “可以了。上太牢!”

    庄思尘领道。

    所谓“太牢”,即祭祀所用的牛、羊、象(猪)。因为宰杀,祭祀之前”饲养于牢中,故称之为“牢”。天子用“太牢”诸使用“少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少牢,只有羊、象,而没茸牛。不过,从大商朝废黜诸侯”“少牢”之说,已成为传说。余下的,只有天子家的“太牢”。

    儒服酒祝声音一落”太庙高墙之外,立即传来阵阵牛嗷之声。片刻之后,十余名太庙shì卫,用青铜祭器”盛着一头头剖开腹部,除去五脏的牛、羊、禾,抬了起来。

    这些祭品热气腾腾,散着一股浓烈的血气。显然是刚刚杀掉的。

    十余名太庙shì卫,按照严格规矩,将“太牢”抬上进来。

    从一名名天子祭酒身前走过。每经过一处,必有一名天子祭酒”递过青铜酒器,承接其中未尽的血液。

    祭祀用的“太牢”之所以必须在祭祀的前一刻,才能杀掉。原因正在于此。所谓祭祀,乃是神圣庄严的事情。之所以用到牲口之血,便是喻意,以畜牲之血,替代人血,祭祀天地神灵,喂其英灵”免去天下的杀伐、血光之灾。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以畜血代人血,祭祀天地神灵,免去杀伐、血光之灾,这正是祭祀之礼的意义所在。儒家自古厌战,但兵灾历来不断。这便有了祭祀之礼。不过,真正的说起来,祭祀之礼却是起自远古。最早是从魔神们的祭祀之礼,学习而来。远古的祭祀,全部都是人血、人祭。到三圣皇的时候,天皇伏羲自觉魔神的祭祀之礼,太过残忍,便将人祭,改为牲祭。

    这便是祭祀之礼的由来。

    承了牛、羊、禾血过后。所有太牢,围绕祭坛一圈”伏。

    一旁,自有天子祭酒,奉上所酿的祭酒。一一逐杯浇注。一趟下来,酒香与血气,融合在一起,祭礼便准备的差不多了。

    儒服酒祝庄思尘,点了点头,神sè一肃”缓缓登上祭台。展开一卷榜文,宣读皇室所”人皇加盖yù玺大印的祭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天命丁亥年六月十五,酒祝庄氏,替大周人皇伏,乞请上听沁一篇祭文徐徐道来,声音回g祭g,响彻太庙。一名名天子祭酒,神态庄重,垂聆听。

    “轰!”

    一声巨响,突然从皇宫外传来,轻微的震动感,远远传来。接着一阵浓烟,冲天而起。只是短短片刻”接着从其他方向,接连传来数声暴炸。

    太庙内,众人即是一震,此时此刻,宣读祭祀榜文的时候,出现这种状况”绝对不是什么好的兆头。

    儒家jīng于养气,却不善于武道。所以虽然听爆炸声,也并不知道,生了什么事。并不知道,六部中的五部,连同军机处在内,几乎是同时遭到袭击。

    其中,兵、刑、礼、吏部”更是遭受了毁灭xìng的打击。所有的文档,连同各部大臣”几乎是在瞬间死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祭如在”祭神如神在,祭天地如天地在……”,儒衣酒祝神情平静,依旧在宣读祭祀榜文,双耳似乎听不到外面的声音。

    “哈哈哈”一阵雷霆般的大笑声,突然破空传来眨眼之间,天边便浮现一个黑点,并迅扩大:“儒家能执掌天下,果然有其原因。上京城中生这么大的事情,你居然还能念的下祭文。庄大酒祝儒家之中,除了夫子,便以你最为神秘。连三公都比不上。儒家最善藏拙”我倒要瞧瞧”你们这些手无缚jī之力的儒臣,到底有多厉害!”

    隆隆的声音中,一道身影,急扩大浮现在太庙上空。这人身上,流1ù着浓烈的邪气,这股邪气凝聚为一”强烈的可怕。

    自古正邪相克,这种强度的邪气,已经可以压制儒家大儒的“浩然正气”了。

    “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虚空一震,接着一根长枪,剧烈的旋转着带着滚滚的雷音,从天空猛烈的shè下。长枪破空,做为一条黑龙,出沙哑、凄厉的嘶吼声。大片的空间,纷纷被搅碎。

    “太庙重地天邪宗主”你敢放肆!”

    一声暴喝,从皇宫深处传来。眨眼之间光芒一闪,一只青sè大手,浮现片片龙鳞,从皇宫深处抓了过来。一把就要抓向那只风暴般的长枪。

    “砰!”

    青sè大手刚刚飞出,斜刹里,另一只黑sè大手,魔气滚滚一把探破云层,抓了下来。把青sè大手挡下。

    “嗡!”

    虚空一震皇宫重地,又是一只大手抓出。但很快虚空一裂,另一只气息恐怖、掌纹浮现如山川的巨掌”同样抓下。将之挡下。

    “找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皇宫内一声震怒,眨眼间,十余只大手”如巨龙破海,从深宫中浮现。但马上,便有更多的强大手臂,打破虚空,拦截过来。

    “哼!皇宫强者再多,能强过**八荒”所有的宗派吗?”

    一个声音冷冷道。话毕”所有手掌,联合压下,立即将皇宫内探出的手掌,一一压爆。

    皇室的底蕴再强,也不可能强过**八荒,所有宗派的联合。皇室真强到这种地步,恐怕天下的宗派,也不耳能存在到现在了!不过,上京城乃天下气运所聚,所有的巨掌,下压到距离皇城三百余丈处”便无法再压下。

    太庙内,这突然的变化,立即震动。

    “快!保护诸位大人!”

    太庙的shì卫惊呼道。没有丝毫的犹豫”一名名shì卫”破空而起。飞向天空。儒家的天子酒祭”根本没有任何武道修为。一旦长枪落下,恐怕所有的天子祭酒,都会毁于一旦。 www.daocaorenshuwu.com

    “轰!”

    只是一下,所有飞起的shì卫,连同身上的铠甲在内,全部被长枪上蕴含的力量绞碎。

    “方外邪道,杀!”

    一道冰冷的声音,带着杀伐之气,从深深的太庙内传来。大地一震,接着数道人影,闪电飞出。每一个人,都是有半步命星的修为。其中数人,距离真气拧成一股”只差了那么一丝,可以说,真气凝聚已经达到九成九的地步了。

    “哈哈哈,天邪宗主,我来!”

    一声长笑,一道素袍人影”隐于云雾之中,蓦然震破虚空,出现在皇城之中。只是一拳挥出,拳出人飞,一名名太庙守护,立即飞了出去。

    这人正是万象的当代宗主”牧野苍!手掌一翻,滚滚的真气,犹如风暴一般,向着太庙压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嘻!”

    祭坛上,宣读祭文的声音”戛然而止,伴随着一声长长的叹息一声,目光责老、苍桑的儒家酒祝庄思尘,终于抬起头来,望向天空。

    这一刹那”他的眼皮眨动了一下,目光中,迸shè出一道比太阳还在耀目的白光,整今天地,顿时化为一片刺目的白昼。

    “轰!”

    下一刻,一道震撼天地、宇宙,连rì月都为之失sè的浩然正气,冲霄而起,在收缩了一下后,猛然扩张,瞬间笼罩整个上京城,往外幅shè千里之巨!!。

    百度搜索阅读最新最全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