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一章 余波

    太和殿前,空间深处,一个沫般的细xiǎo空间结构,包藏乾坤”依附其上。

    在这个空域中,战斗也已经结束。四极魔宗宗主头发披散,半跪在地上,气息紊luàn。而他的身前,身形魁梧,威猛的太保,则显得从容许多。

    默默的感受了一阵,太保低头望着身前的四极魔宗宗主,叹息道:“外面的sāoluàn已经结束,你走。五帝的后裔,不应该是这样子。”,说罢,衣袖一拂,闭上了眼睛。

    四极魔宗宗主神sè复杂,缓缓的站起身来。失败了就是失败了,他技不如人,无话可说。

    “走!”

    太保将空域张开一线缝隙:“这一次,我饶过你。但是如果还有下一次”为了江山社稷,天下万民,我绝不会饶你。”

    四极魔宗宗主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但终于叹息一声”衣袖一拂”化为一道疾电,纵身而去,几个闪烁,消失不见。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上京城中,浓烟袅袅,一队队禁军赶到了兵部、刑部、礼部、吏部、户部五部衙mén,见到的,只是化为废墟的残垣。许多的断戟与碎甲,散。更多的卷宗碎纸”散落各处,熊熊燃烧着。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怔住了。大周朝建立一千多年来,从未有过这样的事情。六部之中,除了工部之外,所有一切,包括各部大臣,全部葬身于这次的袭击之中。

    “一千多年的和平,这么多的大人,他们怎么就敢”,兵部附近,一名聚集过来的上京城平民”看到焦黑的废墟,愤怒的全身发抖。

    “这里是天子脚下啊!,什么人造下这样的杀孽啊!”,在愤怒之余,更多的人却是感觉到了深深的悲痛。儒家治理天下,教化万民。千余年来,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在平民百姓中”影响极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种影响”却不是因为权力而来。而是因为儒家本身的〖道〗德守。是自身的品德,而带来的尊敬。

    六部衙mén,六废其五。整个大周朝,几乎摊换了一半。虽然三公尚存在”但少了这些各部大臣”政令不通,朝政几乎是废了一半。更重要的是”各部衙mén被毁,其中积累许多年的珍贵资料,也随之毁于一炬。

    整个上京城都安静下来,许许多多的百姓”在听闻爆炸声之后,都涌向了六部衙mén的废墟。空气中,充斥着一股愤怒和哀伤的气氛。

    “什么!”

    徐洲临时营地,方云一脸的震惊”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六部被毁!”

    “是的,大人。六部之中,除了工部之外。所有衙mén全部毁于一旦。如今,更是各洲混luàn,报急之时。兵马调动也极为频繁。而且正值皇室祭祀”所以,各部大臣,全部都在其中。兵、礼、刑、吏、户”所有大臣全部葬身其中。”,管公明跪伏地上,恭声道。这件事情,影响太大。天子脚下,六部被炸”这种事情,比天下群儒被刺杀,还要严重的多。 www.daocaorenshuwu.com

    管公明正在外面招纳宗派界散修”接到这个消息之后”几乎是马不停蹄的赶到了徐洲”亲自面见方云,秉明此事。

    再一次确认这个消息后,方云脸sè铁青,安放在扶手上双手”更是握紧拳头,发出“噼啪”,的脆响声。他怎么也没想到,他这边跑到徐洲、青洲、扬洲平叛,后院上京城中,居然就发生了这种事情。

    在初时的震惊之后,方云很快镇定下来”沉声道:“赵伯言,你把你所知道的事情,原原本本,详详细细的叙说一遍。”

    “是,侯爷!”,事情太大”赵伯言根本不管隐瞒。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详说了一遍,其中许多地方,赵伯言也不是很明白。只能把自己综合所得的信息,叙说一遍。

    不清楚的地方,也不luànjiāo待。在分析信息这方面,赵伯言自觉不会比方云更厉害。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一翻话听完,方云躺在宽椅中,双手张开,闭目冥思,一动不动。

    赵伯言说的不多,但单单是宗派势力,侵入上京城,炸毁六部。这样的事实,就已经比千言万语,都来得震撼了。

    此事,虽然损毁仅止于六部。死伤也不过数百人。但影响远远不止如此。

    上京城乃是天下脚下,民心所向。如果说中土神洲,只有一个地方是最安全的话,那么这个地安,只可能是上京城。

    就如今上京城遭袭,六部被毁。朝政近乎荒废。这件事情,碍jiāo通。暂时还有传到各洲去。但也用不了多久了。

    天下儒生被刺杀,还可以说是偶然事件。都认为朝廷可以处理。但连朝廷都被袭击的时候,人心就不再如此了。

    恍惚中,方云脑海中,掠过一册经籍上的内容:“兵法之道,攻城为下”攻心为上。”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朝廷的强大,在于聚集了王朝气运,天下人心。自古枭雄只出于luàn世,从未听过大平之世,有过什么枭雄。

    这些宗派的目的,显然非常明确。击溃的人心”搅luàn了天下。才能趁机而起,坐拥机会。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方云的眉角,重重的chōu搐了一下。大周朝的都城,什么时候松懈到了,连几个骑兵,都能混进其中,把六部给炸毁了?

    上京城中”那么多的强者。难道就没有人发现出问题。今天六部被毁”改天是不是整个皇宫都要被毁了?最重要的是,人皇哪里去了?

    方云绝不相信,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人皇会什么事情都不知道。哪怕天机被蒙蔽了”但武者的本能还在啊!

    “到度还有什么事情,是我所不知道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方云心中喃喃自语,眼睑张开,瞳孔中掠过一丝明亮的光芒。完全是一种本能,方云感觉到,这件事情的背后”还透露着重重玄机、隐秘。而这些,正是自己所不知道的。

    “李知逍!”,方云突然道。

    “属下在!”,殿外,李知逍立即应声踏入大殿。他现在已经完全成了方云的心腹。

    方云沉yín片刻,开口道:“传令下去。就说徐洲、青洲、扬洲虽然luàn贼已剿,但余党未灭。为防其趁机作luàn”三洲境内,一律戒严。凡在此时,趁机生事,造谣诽谤,sāoluàn民心者。全部抓起来。另外,为防luàn贼与三洲之外的势力勾结。严禁徐洲、青洲、扬洲之外的商旅进入。但并不禁制离开,不过,需要所有想要离开的人”必需要到城主府备案,严格盘查!”

    现在正是非常时期,六部大臣死伤殆尽。只余下太和殿众臣。消息若是传出去,人心就luàn了。人心luàn就要生大变。 daocaorenshuwu.com

    方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禁制消息流入徐洲、青洲、扬洲三洲境内。即便偶有传入,也可以籍由这个政令”说成是luàn贼,想要滋扰生事,搅luàn民心。

    一切”还等朝廷做出反应。

    “是”都统!”

    李知逍没有丝毫迟疑,立即转身离开。现在,征剿大军掌控了三洲境内”所有军令。方云n句话下去,三洲立即就要戒严,一只蚊子都飞不进来。

    “伯言”这次的变故。普通蛾子收集到的消息有限。你立即派人去宗派中打听。这么大的事情,宗派中必要传言。我要知道,宗派界中流传的所有消息。”

    想了想,方云开口道。

    “一叶落而知秋”,在这件事情的背后,方云感觉到一股强烈的暴风雨的气息。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是,侯爷!”

    赵伯言得令”匆匆离去。

    而此时此刻,无数的信使,快马,正从上京城驰往九洲各地。

    “什么?六部大臣死伤殆尽?”,“皇宫受袭!太庙被攻击!”,“连军机处也在袭击之烈!”,当一份份消息”传到九州各地的将军、大将军手里的时候,每个人握着谍报的手,都在颤抖。眼中更浮现惊悸的神sè。胸膛中心脏跳了不停,似乎都要从腔口,飞了出去。

    “一千多年的太平,毁于一旦!”

    “宗派……居然如此可恶!”

    “不灭宗派,不足以灭天下祸luàn之源!”

    各人心中”所思不同。但不约而同,都有一种深深的愤怒。

    距离都城极远的一座深山之中,几间简陋的祖屋,和着苔藓,围着篱笆”矗立山谷之中。

www.daocaorenshuwu.com



    祖屋旁边,一条清澈的xiǎo河,静静的流过。

    “大哥,大哥!””,李辰捏着一张信报,脸sècháo红,步覆沉重,向着河畔的那条脸sè苍白,身形瘦削的人影走去。

    “怎么了?”

    世子李广握着一杆钓杆,静静的在河边垂钓。听到弟弟李辰急促的声音,神情依旧平静,听若未觉。

    “大哥,你果然dòng察先机!让我和父亲提前离开。现在果然出大事了。兵、刑、吏、户、礼居然被炸”所有大臣,全部葬身其中……”

    李辰说这句话的时候,眼中依旧带着深深的震撼。如果不是这个消息确实可靠,他几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哦”

    听到这个震撼xìng的消息,李广也只是微微挑了挑眉头,手中的钓竿依旧连动都没动。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xiǎo弟,这还只是一场暴风雨前的xiǎoxiǎo涟漪。一切,还只是刚刚开始”真正的风暴还在后面。~xiǎo弟,你不想我们李家涉入其中”落个身死族灭的下场。最好,不要再派人偷偷去打探了。”

    “身死族灭……”,李辰如遭雷殛,震惊的望着大哥,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但却良久无语。只是怔怔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