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九章 一道圣旨

    双方落子,一子接一子。只不三子,方云立即皱起了眉头。眼前这位,落子完全不按章法,丝毫不落窠向。

    “先生的棋法,好特别。”,

    方云抬起头,看了男子一眼,淡然道。

    “哈哈,奕棋一道,只为求胜。追究棋法,反为末节。”,

    高冠男子哈哈一笑,不以为意。

    砰!砰!砰!

    一字又一字的敲落,方云越看越皱眉。奕道,即兵法。围棋,也即兵棋,本来就是为兵道而诞的。所以棋路虽多,但说到底,都脱不了兵战策。

    但眼前的这位,如果单说棋路,完全与兵法背道而驰。落子随意,似乎完全是兴之所至。方云对于兵战策极为熟悉,眼前之人所用,绝非任何的兵法绝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吃掉,吃掉!”……

    方云手中的黑子,不断落下。不断的抹去高冠男子,落在棋盘各处的散子。不过,每个地方,总有些棋子吃不干掉。零零散散的落在那里。

    “砰!”,

    半个时辰之后,随着高冠男子又是一子锵然落下。场上局势突然一改,突然在棋盘一角,形成某个针对方云的劫数。

    “嗯?”,

    方云眉头一皱,隐隐感觉到有些不对。不过,他也是城府极深之人。虽然有些劫数,但还威胁不到他。几乎落下,轻易将之瓦解。

    “砰!”,

    又是一子落下,转瞬间,在棋盘的另一个角sè,又出现了一个劫数。

    方云神sè微沉,冷静应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劫数一个接一个,不断的出现。几乎是方云刚刚结束一个,转瞬间又出现另一个。高冠男子之前显得杂乱无章的棋法,开始显露出威力。

    方云神sè凝重,不断的应劫”化劫。以他的能力,面对谢道径、忠信侯之流,都能沉重应对。但这名高冠男子的棋法,却是方云见所未见,完全开劈了一种古怪的棋路。

    方云尝试着从对方的角sè,揣刻一翻”对方的棋子、棋路,到底是什么。下一步又会怎么做。结果却发现,对方的棋法似乎完会是随心所yù”根本无法按照常理去揣度。

    “这人倒底是什么来历?兵战策之道,根本不适用他。但他所用的分明也是兵法之道,或者说,他用的只不过是,现在没有任何籍记载过的兵法。”,

    方云渐渐感觉到了无形的压力。棋路如此诡异,别开蹊径,这已是一派宗师的路子。放在领兵征战之道”就是宗师大家的人物。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方大人,我要反攻了!”,

    高冠男子轻笑道,声音一蒂,黑子落下。棋盘上局面一攻。这一次,没有新的杀劫形成,但整个棋盘却隐隐形成一种奇异的格局。隐隐中,开始全面对方云形成威胁。

    “此人绝非当世任何一个已知的兵法大家。这人到底是谁?举世之间”能够压制住我的棋路的,绝非默默无名之辈。”,

    方云一瞬间,脑海中掠过一个个名字。这些人,每一个都是武道霸主,不世出的兵法大家。

    这人的气息,与周围格格不入。显然出身来历很成问题。方云脑海中掠过的这些名字,全都是历史中有名册记载的人物。

    但最后这些人,却全部被方云否则。历朝历代的兵法大家,几乎都有兵法战策留下。这些人的兵法,方云都搜集过,读过。但这人,用的绝非上面任一个兵法大家的棋路。 www.daocaorenshuwu.com

    棋局继续,在棋路格局形成之后”高冠男子棋路一改,突然变得大开大阖”凶猛霸道,如同洪荒猛兽一般,四处噬咬,撕裂,开始崩毁方云布下的整个棋局。

    方云从未见过,如此凶猛的打法。霸道之中,蕴含着狂暴和无紊,就仿佛一只虎狼之师,四处出击,看似杂乱无章,但于杂乱之中,却蕴藏着秩序,唯有混乱的秩序,才显得更加难以抵挡。

    方云神sè一变,也开始使出方家世传兵法之道:风、林、火、山,四字要诀。全面应对。方云学习兵法很多,但那都是外来之物。最核心的却依旧是风、林、火、山四字要诀。方云从试过,一局棋居然下的如此艰辛。

    他的整个心神,已经全部贯注其中。仿佛之车,只如英雄末路,虽然兵马强壮,但却似置身火海,洪流,八面埋伏,到处都是凶猛的敌兵。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虽有心力挽狂澜,但终归是回天乏力。

    “你输了。”

    高冠男子将最后一字落下,淡然笑道。神sè中没有骄傲,似乎对于这个结果,早有预料。

    “我输了!”,

    方云脸sè微白,眼神有些黯淡。

    他自认少年英雄,四海之内,能与他在兵法之上对抗的,屈指可数。但从未有一个,能将他如此彻底的击败,就算是父亲也做不到。

    “你到底是什么人?”

    方云抬起头来”这样的人物”自成一派,已当得宗师人物,绝不可能默默无闻。

    “哈哈,在下姓霍。与将军有缘!”,

    “先生好高的棋路”不知学的哪家兵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高冠男子长笑一声,衣袖一拂,起身站起:

    “古之兵法,应时而生。时代变化,兵法之道自然变化。古之兵法,早已过时。所以在下从不学习兵法!方大人,你所谓的兵法,对我而言,唯有四字“随机应变,!哈哈哈……”

    笑声中,自有一股无形的睥睨和霸气,高冠男子说罢,衣袖一振”也不待方云回答”离身而去。

    方云心中一震”久久不语。这是何等人物,才敢说出这等霸气的话来。

    “姓霍……,这人到底是谁?居然有如此的霸气!,,

    脑海中蓦然掠过一个姓名,方云心中一震,露出不可置信的神sè:

    “难道这个人是……”

    眼中神sè变幻,方云很快又摇了摇头。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这个人早已死去,不可是他的。

    与此同时,密室之中。高冠男子再次见到了十三皇子刘彻。

    “胜负如何?”

    刘彻道。

    “自然是胜了。”

    高冠男子轻笑道。

    刘彻点了点头,一副理当如此的感觉。仿佛方云胜了才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不过,并不轻松……”,

    高冠男子的下一句话,立即让十三皇子刘彻微微变了脸sè。

    “我本来只预备出七分的实力,结束这场战局。没想到,被他逼出了十分的力气。”

    “他有如此厉害?以你的兵道身份,居然镇垩压不了他?”

    这个结果,似乎出乎刘彻的预料。对于方云,十三皇子并不轻视。但眼前这个人,身份实在太过显赫。显赫到,这个人的功绩,足以让涛涛历史洪流中”所有兵法大家,都黯然失sè。 稻草人书屋

    高冠男子摇了摇头:

    “他输在磨励大少。我感觉得到”他对兵之道,几乎融会贯通。能单单靠读,纸上谈兵,达到这种地步。已经是相当惊人。假以时rì,此人成就,恐怕不会逊sè我多少。”

    “结果到底是怎样?,,

    刘彻终于忍不住问道。

    “胜他八目……”

    高冠男子说着:“这个结果倒走出乎我的意料。”

    顿了顿,男子道:“本来,我以为,应该至少胜他二十目。没想到,他在兵法上的造诣,超出我的预料。一一果然历史代有人才出!”,

    高冠男子说完这句,便不再多说:“我需要休息一下,先告辞了。”

    说着,神sè显得有些疲惫。刘彻点了点、头,示意他下去。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大约五更时分,一队车龙,仪仗分明,驶入了大殿。

    “陛下有旨,众位侯爷听令!”

    领队的公公,两鬓斑白,左右各一名威猛侍卫。一踏进大殿,唰的展开一卷金黄圣旨,声音宏亮,有若雷霆一般,响彻各座大殿。

    “臣等领旨!“

    诸座大殿”一片静寂。众人闻声,立即匍匐在地,恭声倾听。

    宣旨的公公,满意的点点头,随后开始宣读圣旨内容:

    “奉天承运,人皇诏曰:方外宗派,贼心不死。杀官刺儒”暗袭京城,炸毁六部”实乃大逆不道,其罪当诛。经太和殿和军机处商议,当此动乱时期,暂由军机处接管九洲事务,总垩理朝廷事务。三公及诸位大臣,会力辅佐。所有王侯,随时待命,等待军机处命令。钦此!”,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雷霆般的声音”在几座大殿上空回荡。几座大殿中“哄”然一声,骤然爆出一片惊呼声。众人都不是蠢蛋”能做到这位地位的,再怎么着,也有几份头脑。

    这份圣旨一宣读”众人立即感觉到了一股强烈舟政治风暴。

    “六部被毁,朝廷变制。这是要大变天了!”

    “文武分治,乃是立国之初的决定。延续了一干多年,这是要结束了吗?”

    “军机处接管九洲”这是要实行军政了!”

    众人议论纷纷。

    人群之中,方云已经完全忘记了那名高冠男子,神sè变得极为凝重。正如诸位侯爷所说,如此这张圣旨真的颁布天下,这真的就是炸弹一般。

    朝廷一千多年的“文武分治,“乃是立国的根本。而这一道圣旨,就相当于宣布”这一切的完全终止。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六部被毁的后果,终于显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