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三章 大天机盘

    第八百二十三章大天机盘(求推荐票)

    第八百二十三章

    “该死!”

    距离蛮荒极远的浩浩罡风层中,中古盟主陈霸先没有感应预料中,神挡杀神,佛阻杀佛的可怕剑气,微一沉yín,立即明白自已被耍了。一张脸孔顿时变得铁青。

    这等于是当着他的面狠狠的打脸,而且还是不能还手的那种。他本来也没那么好骗。不过,之前蛮荒的那位大帝出手时,遮天蔽rì、仿佛末rì降临般的场景他也感受到了。

    但两人居然毫无伤的走了出来,其中的道理不言而喻。兔子的来历太过惊人。关于它的传说太过惊人。

    传说这只兔子第一次出现时,只有住胎境的修为。但每被人追杀一次,它的修为就暴涨一截。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力魄级巅峰,气魄级巅峰,jīng魄级巅峰……,到了最后半步命星境时,已经没人敢随便杀它了。而且别看兔子长得可爱,但它的报复却极为血腥。

    所以一只半步命星的兔子,已经成了宗派界的恐怖传说。连各大宗派的老怪物,都不敢轻易招惹它。

    只是陈霸先也没有料到,这只兔子居然敢去招惹蛮荒的“荒戟碎空大帝”。就连他都不敢随意跑到那个地界,兔子居然如此胆大包天,而且居然还让它活下来了。

    有着这些先例,这只兔子就算做出什么再惊人的举动,陈霸先也不会觉得意外了。

    陈霸先心念一动,强大的神识扫过方圆数千里内,然而意识所及,早不见方家次子和兔子的踪迹。

    陈霸先脸上顿时一阵青一阵红,半晌之后,深吸一口气,平静下来。心神一动,一股强大的意识破空而出,贯入空间深处,延伸向遥远神秘的地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中古盟主神sè一沉,开口道:

    “璇玑、衡机、枢机,三大先生,该你们出力了。替我立即算出方家次子的去向!”

    虚空的尽头,一片沉寂,良久才有三股淡淡的,微弱的念头,在中古盟主脑海中响起。三个声音同时惊疑道:

    “怎么,以盟主的身份,亲自出手,居然没能杀死方家次子?!”

    陈霸先只当三人在嘲讽自已,脸sèyīn晴不定,随即有些不耐烦道:

    “杀没杀死,你们几个有连山先生的法器,难道看不到吗?”

    三大天机先生默然不语,半晌后,其中一个声音道:

    “盟主误会了。我等虽有‘大天机盘’,能于浑沌之中,窥得一线未来。但等这次施法,魂淆天机,就连我们自身也受到影响。‘大天机盘’现在也只能看到一片残缺不全的景像,并非盟主所想的无所不能!”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陈霸先神sè微霁,目露思忖,随即冷哼道:

    “你们的事情,本座懒得理会。本座向来只问结果。不问手段。这些借口,你们几个自已留着。你们收了本座的刑天jīng血,就该替本座把事给办了。本座只知道,这个方家次子,本来早就该亡,根本轮不到本座出手。但因为你几个办事不力,我才不得不出面收摊这个烂摊子!!”

    极远处的天机圣地中,三大天机先生巍冠博带,互相看了一眼,神sè不免有些局促。这事,倒却实出在他们身上。

    “盟主息怒,此事,事出有因。”

    三大天机先生之,大师兄璇玑先生道,他的声音平淡、醇和,给人一种如浴bsp;“此事并非我等不出力。此子有人皇垂青,得王朝气运加持。在上京城一千里内,我们都无法奈何得了。人道茫茫,从三皇到五帝,亘古流传,非我三人之力可为。而且,等他出了上京城,居然直奔天邪宗而去。之后更是消失在中土神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衡机先生点点头,接口道:

    “……事出意外,我等yù亡言补牢。正好算得有个大凶之地,似是与冥王宝藏有关。便影响他的命星,引他前往。此子得大周朝夫子以三易之的《周易》改命,命中与‘宝’运有缘。我等便借机利导,诱他往去。进入那七死一生,大凶之地。只是没想到,他居然能逃出生天。而且修为更增长了一截!”

    陈霸先沉默不语,随即挥了挥手:

    “此事暂时不提。此子身上有上古无拘老祖所炼的三象法器,无拘帝宫。此宝我势在必得。你们立即演算一翻,替我推算他们的去向。不必如何具体,只告诉我一个准备的方向。如此总是可以的!”

    三大先生心知,陈霸先能做到这种地步,已经是最大的退让了。如果再说一个不字,恐怕这位中古盟主也要对三人的能力,开始怀疑。到时翻脸无情,也不是不可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盟主稍等。”

    片刻之后,璇玑先生的声音传入陈霸先脑海中:

    “盟主此东北,必能寻得此二人。”

    “很好!”

    中古盟主jīng神一振,大笑一声,纵身而去。

    陈霸先的气息消失不久,天机圣地之中,三大天机先生相对而坐。与之前不同,在陈霸先的气息消失之后,三人的眼中却露出另一股神彩。

    “中古盟主反复无常,和此人的联盟,不可长久。”

    枢机先生突然道。

    “刑天jīng血已经到手。联盟也已经完成,只等群虎噬龙之后,便是双方倒戈相向之时。若让此人得到无拘帝宫,两件三象法器在手,此人必是如虎添翼。到时反为我等制肘。无论如何,这件法器不能让他所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衡机先生双手拢于袖中,闻言微微点点头:

    “而且,中古盟得祸之源。若让他们得了天下,恐怕又会陷入中古的黑暗时代。”

    中古时代完全是sī语的时代,杀戮和yù望主导了一切。三大先生虽然也不满朝廷对宗派的打压,但也并不意味,就要像中古的宗派一样,将天下变成屠杀、流血,白骨和死亡的时代。

    此时,璇玑先生突然睁开眼来,只说了一句:

    “始魔宗的人,已经通知到了吗?”

    衡机、枢机两位先生沉默片刻,互相看了眼,随即点了点头:

    “没有意外的话,他们现在已经碰上了。”

    ……………

    虚空位面之中,兔子和方云全力奔逃,两人都将气息收敛到了极点。不让一丁点气息,流传出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感觉有些不安,似乎有什么事情要生。”

    方云突然道。

    “废话!有个中古盟主在后面追着,能心安吗?”

    兔子大咧咧道,一副没好气的样子。

    “我不是这个意……”

    方云本来想说,这是一种冥冥中的武者直觉。不过想了想,还是没说什么。感觉到背后中古盟主的气息,没有那么如芒在背了。心中稍安,转而道:

    “……有一点,我一直很奇怪。记得第一次在上古战场遇到你,我那时以为是偶然。但现在看来,恐怕并非如此。从上古战场,到万魔殿,再到这次蛮荒……,特别是这次的蛮荒,天机门g蔽,但你却能及时出现。这恐怕不是凑巧。我一直很好奇,你是怎么做到的?而且,我也很奇怪,你为什么要帮我?”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些话,方云希望一早就想问。只是那个时侯,和兔子关系还没到那步。修为也不及这头兔子高明。如果冒然问出,兔子估计也是大咧咧,懒得搭理。

    兔子神sè一窒,眼中闪过一丝局促。似乎也没有料到,方云会问这些。不过,这家伙何等机灵,立即就跳骂起来:

    “子,说你胖,你还真就喘起气来了。别以为你现在实力高过我,兔爷我照样不甩你!——平时看你挺聪明的,怎么这会儿就蠢起来了。你一回来,顶着个三象法器,到处杀人。只要一路跟着你杀人的痕迹,想不找到你都难。”

    方云摇摇头,笑而不语。兔子说的好像很有道理,但方云知道,这肯定不是真正的原因。

    “即然你不想说,那就算了。不过,刚刚在蛮荒,那个荒戟碎空大帝对你说了什么,这个总可以说。以它的境界修为,都已经破格对我动手了。但自始至终,也没有对我说过一句话。如此高傲的人物,居然因为你的一句话,大雷霆。我很好奇,你到底说了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荒戟碎空大帝第二次出手的时侯,方云明显感觉到了一股怒气。能让这种大帝级存在动怒的,显然不是一般事情能达到的。

    “哈哈,”兔子大笑起来,两只爪子肘在脑后,一脸洋洋得意道:“兔爷也不过就是叫破了它的本体。埋汰了一翻而已。你别看这些大帝,存为惊天动地。但出身,除了夷荒那位,就没一个正经的。它们修为越高,反倒对自已的出身来历越忌讳。哪像兔爷,从来不忌讳自已的兔子身份。”

    “……”

    方云默然无语。身边这位,虽然外表看起来就是只普通兔子,不过,方云绝不相信,这就是它的本体。

    方云眼中闪烁了一下,嘴一动,刚又说什么。兔子似乎识破了他的心意,立即喝道:

    “够了!我知道你想问什么。这些东西,你最好还是少问。真正让你知道了,反而是祸是不是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兔子说这翻话的时侯,神sè十分认真、郑重。没有丝毫玩笑的意思。声音中,带着强烈的jǐng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