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五章 文臣

    第八百二十五章文臣(求推荐票)

    第八百二十五章

    “该死!”

    看到“始魔源”所化的年轻人,消失在虚空中,陈霸先愤愤的骂了一句。他反应再迟钝,也知道被三大天机先生耍了一手。而且这一手还耍得他无话可说。

    因大天机先生却实没有说谎,他们指示的方向,也没有错。只不过,他们唯一没有说的是,早已经通知了始魔宗的人,半路拦截。

    天机台的三位先生算得很准,不早不晚,正好让陈霸先在最后一刻,见到方家次子消失的那一刻。

    “三个后生晚辈,居然欺负到本座头上……,真的以为我拿你们没办法了吗!”

    天机台三先生,虽然看起来,外貌比陈霸先还要老,但实际比这位中古的霸主了不知道多少。被“连山先生”的这几个徒弟玩了一手,陈霸先心里自然不好受,脸上青一阵白一阵。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他心中清楚,虽然借助三大先生之手,暂时和近古时代的道门、魔门达成了联盟。但这种联盟并不会长久,而且大家也互有罅隙,并不是铁板一块。

    这些罅隙平常不会显现出来,但一旦涉及到某些特别的事情,立即就会显露。天机台以及近古的道魔宗派即想和自已合作,利用自已的实力,同时又在处处防着自已。

    “再忍一忍,等群虎噬虎的天象格局一过,连山先生的这三个弟子,一个都留不得。天机台必须要连根拨除。”

    陈霸先眼中杀机一闪而逝,心中已经对三大先生,动了必杀的念头。这几个人太厉害,魂淆天机、天象,这一点就算同样jīng通先天数术的陈霸先,也做不到。也唯有《三易》的jīng通者,才能做到。

    而且,三大天机先生手中有连山先生的“大天机盘”,即便是在魂之中,也能给自已留上一线,窥得先机。这点才令人忌惮的。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然而,不论陈霸先对于这次的合作,有多么的不满。却也不得不暂时强忍心中的杀意。大周朝还矗立在那里,皇宫深处的那位,强大的连陈霸先都要不寒而栗。

    现在的这种时刻,天机台还有利用的余地。卸磨杀驴,也还得等段时间。

    “暂且让你们再活上一段时间。”

    陈霸先身躯一晃,立即消失。至于方家次子那里,《始魔源》做为最古老的三象法器之其建立的“无量魔域”,向来号称是有进无出。

    而且陈霸先还知道更深一层的隐秘,这个法器器灵开劈的“无量魔域”拥有同化意识的作用,除了是地魂境的武者,同样拥有开劈世界的能力。能以世界之力,对抗世界之力。否则的话,就算是传奇级的武者,一旦被卷进“无量魔域”内,也休想逃脱。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而每一个卷入无量魔域的武者,都会同化,最后成为“无量魔域”的一部分,为“始魔源”添砖加瓦。让它变得更加的强大,恐怖。

    方家次子冲入了无量魔域中,关于他的下场,已经没有什么考虑的必要了。

    …………

    大周朝,上京城中。

    上京城皇宫的西向角,是一排整齐府第,简单而清新。没有王侯府弟的奢华,却有一丝文人的儒雅。在这里服shì的下人,远没有王侯府第那般多,衣着也都是素衣。

    “吱哑!”

    清晨,一座府第的后门打开,一名身着麻衣的仆人,挑着胆子,肩一条白巾,手脚利索的走了出来。

    这是一名厨子,服shì辅政阁二品大夫李公佑已有十二年之久,称得上是个老仆人。儒家的大臣们,饮食都很清淡,不用费什么jīng力。不过,饮食都很规律,一rì三餐少不了。而且,府中的也有些下人,同样需要裹腹,所以,一些该办的采办,一样少不了。 daocaorenshuwu.com

    “大人这些天,忧劳费思。得需要好好进补一翻,我得费些心思才行。”

    老仆人想着心思,往城门而去。

    一路上,禁军戒备森严,到处巡逻。不时可以看到,一只只王侯、将军、探子,行sè匆匆,不断进出上京城。这让在上京城住了几十年,早已习惯了这些安宁、平和气氛的老仆人,极不适应。

    “又要打仗了……,这些该死的蛮夷!”

    老仆人心中不无怨愤的想道。方外宗派对于这些普通人来说,是极为遥远的事情。哪怕他们早就见过朝廷里的甲士,一掌劈碎大石的本事。而飞天遁地、破碎虚空,无所不能的武道强者,更是他们世界之外的事情。

    朝廷六部被毁,对于老仆人这样的平民来说,自然而然的,就归结到了各荒的异族身上。毕竟,那天许多人都看到了一匹匹战马,驶入六部大门,然后猛烈暴炸。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上京城的平民们眼中,很显然是遥远地域外的异族们,装扮成了大周的探子,动了这场判。

    事实上,这样的说法,在平民中流传极广。对于朝廷之前公布的,归结于方外宗派的事情,反倒没有多少人相信。毕竟,实在是太遥远了。而且,可以飞天遁地的人,实在没有必要,装成普通人的来自爆。

    老仆人穿过许多街道,来到了一家菜铺。像辅政阁大臣、和王侯的府第中,所有的菜、肉供应,都有特定的菜铺、肉铺供应。

    一来方便,二来安全,朝廷中一般都人定期检查。而且这些人在各在府第都有备案,家底清白。真如果出了事,也跑不了。甚至可以顺藤摸瓜,查到这些祖上的基业所在。

    菜铺早已开门,但人却不多。

    “李大人,来买菜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菜铺老板站在门口,看到老仆人过来,打招呼道。他的脸下带着微笑,但眼中却难掩担忧。现在的世道的并不安全,对于他们来说,也不是个好消息。

    “老钱,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我只是个下人,根本不是什么大人。你叫我李大人,会折我的寿的。”

    老仆人道。

    两人笑说一阵,菜铺老板装一袋新鲜的,还滴着水的蔬菜递了过来:

    “和往常一样,东西都准备好了……”

    老仆人笑了笑,递了几枚五帝钱过去,便把菜放进了担子。出了菜铺,老仆人难的买了一只菜,又买了一些深山中药。

    他走的很赶,这些店铺很早就会关门了。必须要早。

    回到府里,老仆人烧了几个青菜,又炖了一锅滋补的jī汤,然后差人送到了房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辅政阁的二品大夫李公佑,今年五十有七。在辅政阁议事有二十多年了,再过几年,就到了告老还乡的时侯。

    李公佑坐镇辅政阁多年,向来张驰有度。从容淡定。但如今,这位修养多年的大儒,也有些心浮气躁。

    “为臣者,思君、思国,思天下。”

    房中,李公佑挥毫铺墨,写下一行字。他的眉头皱起,盯着宣纸上的字体,完全没有了平时的收放自入。顿了顿,这位二品大夫,又在宣纸上写下另一行字:

    “为儒者,静心、静气、静神。”

    然而一行写完,李公佑却不禁叹息一声,投笔罢写,颓然坐倒。这位已过了“知天命”年纪的老儒,此刻,心浮烦杂,无论怎么练笔,也无法静下心来。每次阖上眼的时侯,脑海都是朝廷各处生的动和事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儒家主政已一千多年,无论面对什么样的困难,都能做到张驰有度,天下稳定。然而面对这次席卷天下的动,却是束手无策。

    儒家向来相信,只要天下民心稳定,那么就没有什么,能左右天下,令天下动荡。然而曾几何时,儒家在一心治理天下的时侯,却不知不觉中,成了“民心”的破绽。

    这些方外宗派,只是派出剌客剌杀各地的儒生,却无形中,搅动了天下苍生亿民的“民心”。这对于儒家来说,不得不说,是个极大的讽剌。

    如今,朝廷由兵家主政,面对来势汹汹的方外宗派,儒家一脉,几乎完全架空,无所能为,只能看着事态的展。这对于儒家来说,不得不说是个极大的讽剌!

    “唉!”

    李公佑叹息一声,肉了肉眼睛。这个天下不只了民心,连他多少年自律修养,养出的心xìng,也跟着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人。”

    一阵敲门声响起,是个府中女婢的声音。

    “进来。”

    李公佑睁开眼来。

    “大人,府里的厨子李伯他们,烧了点菜,让给大人送来。”

    女婢说着,将菜盒打开,几个清淡的素菜,还有一碗jī汤。

    “这是?”

    李公佑望着jī汤,皱了皱眉。

    “大人这段时间,都没睡好。的们看在心里,特地为大人准备的。”

    女婢道。

    李公佑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点了点头。

    “大人,这汤很新鲜,你趁热吃点。”

    女婢欢喜道。

    老儒臣笑了笑,不有拒绝这份善,接过勺子,浅浅的勺了些,浅尝辄止。
daocaorenshuwu.com


    “怎么样?”

    “嗯。可以。”

    老儒臣点了点头。

    “大人,你的筷子。”

    女婢又将筷奢送上。然后静立一旁,默默的看着这位朝中德高望重的大人,吃着素淡的饮食。

    李公佑吃的很慢,细嚼慢咽。每一口,都嚼碎了,才吞咽下去。与别的无关,这是一种细节处的养身之道。

    看着府中的老大人终于似乎有些胃口了,一旁shì立的女婢,也不禁暗暗欢喜。自从六部被毁以来,府中上下,都看得出,老大人整rì忧虑,坐立不安,都暗暗着急。眼前这一幕,对府中上下来说,无疑是件好事。

    不过,这份欢喜并没有持续很久。

    李公佑挟起筷子的手,突然一颤,便定格在空中,一动不动。女婢敏锐的感觉到,李公佑的素袍下的身躯,微微的颤抖着。他的脸sè,也瞬间苍白,没有一点血s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