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六章 武穆出府

    第八百二十六章武穆出府

    第八百二十六章

    “大人,大人……”

    女婢心中一惊,叫唤道。然而李公佑却并没有任何反应,他的目光看着前方,直直的。眼神迅变得黯淡,他的嘴慢慢显出一股紫sè。

    “大人!——”

    女婢终于惊叫起来。她再孤陋寡闻也知道,嘴变紫,乃是中毒的症兆。在上京城的侯府中,许多王侯下人都会备上银针,所有的菜试过之后,才会呈上去。

    有些府第,甚至必须先让下人试菜,然后才能端上去。

    只是,儒家向来对这一套,极为鄙弃,而且朝中文臣,府中融洽,根本不会有什么暗中谋害之中,所以,从来不备银针,也没有试菜的人。

    但是没有想到,这次就出了事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望着李公佑越来越微弱的气息,女婢手脚冰凉,如坠冰窑,终于忍不住惊叫起来。

    就在女婢惊恐的目光中,一缕黑血顺着李公佑的嘴角溢了出来。他的嘴颤抖着,似乎忍受着极大的痛苦,但神sè却极依然保持地平静。

    “不要慌张……,立即派人,通告各位大臣……府第,还有三公处……,快……”

    李公佑说完这句话,头颅就软垂了下去。他的脸孔,完全变成了青黑sè,缓缓倒在了桌上。

    “大人!——”

    府中顿时一片大,惊呼、悲泣之声,响彻府第。

    事出突然,府中一片惊。唯一能保持镇定的,却是李公佑已经七十多岁的母亲,老夫人杨氏。

    老夫人身出名门,也是香门第之后。在这种时刻,虽然眼睛通红,依然保持地极大的镇定。在简单的询问之后,迅派人赶往上京城中,各家文臣府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然而还是迟了,李府的人还没有赶到,便见到各家文臣府第内,一片哭泣之声。

    资政阁,辅政阁多位大臣以及众多元士,几乎是一夕之间,齐齐被毒杀。一座座文臣府第之中,升起了丧葬的白幡。

    “什么!!”

    主掌禁军的曹豹闻言,霍然而起,惊得五内如焚。短短时间内,大批的禁军出动。四处搜捕为文臣府处提供菜食的肉铺、菜铺。然而等禁军赶到的时侯,见到的,却是一具具尸体。

    有悬梁的,又吞金的,又或服毒鸩杀……,这些人在死前,大部分都留下了一些遗。言明事情的原委,以及被逼的无奈。

    一夕之间,朝中重臣,十去其七。只余下三成的文臣,因为消息及时,又或者心中jǐng觉,免于被毒杀的命运。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上京城中,一夕满城哀伤,但更多的却是愤怒。

    “中古盟!该死!”

    军机处中,元武侯一掌重重的拍在桌上,脸sè铁青。中古盟居然在他们的眼皮底下,安cha了探子。渗透进了朝中文臣的rì常饮食之中。这无异于,是打他们的脸。

    勇武侯、烈武侯等人脸sè也是一片铁青。

    虽然文武自古相轻,但就算天武侯,听到这个消息的时侯,也不禁怒形于sè。

    “我早说过,朝廷不该和宗派签什么协议。这些臣贼子,统统都该杀死!”

    天武侯恨声道。

    就在此时,一名shì卫快步跑入了军机处。

    “参见武侯!”

    “什么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天武侯有些不悦道。

    “武穆有令,令各位武侯,一同前往各位文臣府第,一同吊唁!”

    “什么!!”

    众人一惊,就连王惜朝也不禁眼皮跳了下,跟着站了起来。他占据杨弘的身躯,顶着英武侯的这个身份,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是到现在为止,还没怎么见过大周朝的军神。

    有几次,路过武穆府。王惜朝都没敢进去。

    这位近古时代的武穆,一直长久武穆府中,很少出现。王惜朝一直感觉这位武穆,非常神秘,非常更准备的说,是可怕。

    仅仅是路过武穆府,王惜朝都能感觉到那种运筹帷幄,谋划算定的智慧气息。那是一种所有秘密,被全部看透的感觉。就仿佛被人剥光了衣服一样,王惜朝很不欢这种感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周朝的武穆,已经有很久没有走出武穆府了。一般的命令,都是通过别的手段,传达的。

    戒备森严的武穆府。

    这座府第,除了皇宫之外,现在可以说是大周朝权势最重的地方。而且武穆府,还代表了一个神话。大周朝军力无敌的神话。

    这是平民心中武穆府的形象。但对于jīng通武道的武者来说,这府武穆府却仿佛一直被另一层yīn影笼罩。任何神识,都不可能窥探出其中的奥妙。仿佛巍然的武穆府大门之后,就是另一个世界。

    “轰!”

    一直紧闭朱漆铜正门,突然彻底洞开。一名身材欣长的男子,足踏黄金战靴,身穿金黄sè的华服,从里面走了出来。

    武穆,大周朝除人皇外,权势最重的人,终于在这个时侯,踏出了武穆府,由暗而明,走向了他的舞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一刻,整个上京城都在颤抖。所有感觉到这股气息的人,这一刻,也感觉到了这股变化,目光注视到了武穆府的方向。

    武穆的军令杀伐果决,但本人却极为宁静。极少动怒。但此时此刻,不少却从那股浩浩荡荡,惊天动地的气息中,感觉到了一股怒意。

    对于武者来说,一千多年的时间,并不漫长。但对于一个朝代来说,一千多年的民心所向,气运所归,足以凝聚出庞大的积累和底蕴。

    每一个时代,当天下动的时侯,都需要有些人,而且必然有些走出来,稳定大局。在商末、周初,民心凋蔽的时侯,是儒家,是三公,而现在,当儒家都无能为力的时侯,这个人……,就是武穆!

    武穆的年纪并不大,脸sè白皙,大约三、四十左右。他的相貌,并不如何的出众,真正能吸引人的,是那双眼睛,智慧而睿智,似乎包含了世间一切的智慧。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每个动荡的时侯,都需要一些付出代价,来稳定局面。现在,就由我来!……”

    武穆的眼睛缓缓的扫过上京城的各个角落,但的眼神是比较柔和的,智慧而柔和。但当眼神扫过大地一圈的时侯,这种柔和,渐渐被某种霸气都取代。

    不论他以前是怎样的人,但这一刻,走出了武穆府。他就是武穆,就是天下权势最重的人!霸气,理所当然。

    “我离开之后,封闭武穆府。到天下大定时,再打开这座府第!”

    武穆沉声道,声音中,蕴含着某种人所不知的毅然和决绝,或者……,还有某种决悟。

    几名心腹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跪下点头:“是!”

    武穆点点头,一阵风声荡过,立即消失的无影无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武穆出府,这一rì,除了神武侯不在外,几大武侯全部出动,连皇宫深处的圣武侯都惊动了。亲自出宫迎接。

    朝廷兵家的最高层,此番几乎尽集。武穆、武侯集体出动,吊唁儒家文臣,在大周朝历史上也不多。以往哪怕是三公病殁,也很少有武侯吊唁,更别说是武穆了!

    在荣府,武穆、武侯、三公,以及其他幸存下来的儒臣,尽聚一堂。g榻上,躺着资政阁一品光禄大夫荣廷,身躯冰冷,一动不动。

    他的身上,整齐的穿着平时上朝的朝服,一动不动。脸孔上,还流露出一股深深的担忧。似乎在死前,还在忧虑着,这个动荡的天下。

    “……从那件事后,他就好久没有休息过了,整夜批改公文。六部被毁,他接过了所有的事务,希望能够尽点心力,令各地政令有序,不致于完全陷入魂。在这次之前,他已经好几夜没有阖过眼了,我看他rì渐削瘦,心中担心,强逼着他吃了点东西,没想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荣廷的夫人郑氏,泪眼婆娑,望着g塌上冰冷的身体,悲从中来,泣不成声。

    在场老臣,都是哀伤不已。荣廷乃是资政阁一品大夫,六部被毁。各种公文,政事,几乎是第一顺位的,就压到了他身上。

    儒家大臣修身养生,善养身养气,往往达到某种境界,就能够洞察先机,事情未,便能获得征兆,从而知生死祸患。

    所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说的就是,儒家大儒,能够察觉这种细微的征兆,从而趁吉避凶,使自已免于罹祸。

    以荣廷的身份和修养,本来不致于被毒杀。元武侯等人,本来心中也存有疑惑。但此时闻言,终于明白过来。

    以荣廷这样夜以继rì的工作,整rì埋公文之中,根本没有心思静下心来。长此以往,心神憔悴,而且,天下动,大儒们心神已,便是有什么征兆,也极可能被忽略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郑夫人,节哀顺便。荣大人和朝中诸位大臣那里,我会给各位一个交待的。”

    武穆开口道。

    “妾身,就拜托武穆大人了。”

    郑氏泣不成声,不论她的丈夫地位如何显赫,但此刻,她也只是一个普通的fù人。

    “天武侯,听令!”

    武穆突然道。

    “属下在!”

    天武侯立即上前一部,低头拱,神态十分恭敬。

    “即刻拟令,上京城中,再有形迹可疑之辈,又不能解释出处。就按你之前的意思,立即处以极刑,不必审问。”

    “是!”

    天武侯心中一喜,立即应命。

    一旁,元武侯等人却是心中一震。这条命令,是天武侯以前提请的,不过被众人压下。武穆也没同意。但现在,武穆却一反常态。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众人都从这份命令中,感觉到了一股冷酷和决绝的味道。泥人也有三份xìng子,这些方外宗教派一逼再逼,武穆也终于动怒了!

    没有人能想像,大周朝的军神动怒,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在场所有大臣,都保持了沉默。这份命令,以往的时侯,必然遭到儒家极力反对。但如今,大厦将倒,儒家已经无能为力了。

    世,当用重典!

    记载这句话的,不是兵家,而是儒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