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十一章 天鳌之战(四)下

    两人双目相触,在虚空中暴发出一股惠目的电芒。不管是方云和血魔宗主两人都暴发出经大的气息。做为上古赫赫有名的大派宗主,血魔宗主首先开口:

    “噬魔宗主就是你杀的?”

    血魔宗主的声音很冷,幽幽的,仿佛蛇吐出的信子一样,透着惠骨的寒意了

    “算是吧。”

    方云淡然道,神色从容无惧。他并没有太过争辨。噬魔宗主虽然是被邪神所杀,但却和他脱不了关系。说是他杀的,也没有错。

    血魔宗主眼皮跳了一下,从方云的话中听出了什么。他再次仔细打量了一眼身前的年轻王侯工噬魔宗主的死迅传出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但是有一件事情,却始终困惑着血魔宗主,按道理,方云不可能跨越武道境界的限制,击杀实力比他更高的噬魔宗主。但这件事情,却就是这么发生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血魔宗主可以相信他在力魄级击败气魄强者,在地变级击败灵魂级强者,甚至可以相信他在天冲一品击败天冲三品强者。但是让他相信,方云在传奇级击败地变级的噬魔宗主。他无法相信。

    血魔宗主再次确认了一翻。不错,眼前这今年轻人,身上并没有那股宽厚如大地的气息。他的精神气势,也停留在传奇级的强者地步,并没有突破到地魄级。这样的实力,完全不可能威胁到他:

    “难道说哀嚎大深渊还有人帮他出手,才导致了噬魔宗主的陨落?”

    血魔宗主心中念头百转,脸上却丝毫不动声色。

    “哼。”血魔宗主冷哼一声,踏前一步,居高临下的俯瞰着方云:“年轻人你很有胆魄居然敢对我发出挑战!不过,你知道现在站在的地方,是在哪里吗?”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哈哈,天鳌峰!”

    方云负手而立,长发迎风披散猎猎作舞,自有一股不群的风度。

    “哼。我说的不是这个。你是个聪明人。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一看看你的周围,以朝廷和宗派现在的关系,你觉得你今天逃得出去吗?”

    血魔宗主心中在冷笑。年轻人的总是容易热血冲动,意气行事。他真的以为这只是一场普通的挑战吗?如果他实力弱,就要死在自己掌下。如果实力强,让他回去了,大周朝等于如虎添翼在场的人更加容不得他。

    不管胜而还是败,他都注定要陨落此处:有乘无回。这和局面,并不是魔道联盟客意造成的,但当他的战书传遍天下,吸引了许多正邪强看到天鳌峰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这个局面。

    方云没有说话,他的目光缓缓的扫过虚空、大地。天鳌峰周围影影绰纯一片寂寂:一座座飘浮的山峰,悬浮在周围,远远近近,若隐若现。天上、地下、空间断层深处都有一道道的气息在观望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些人都是中土神洲,被吸弓到天鳌峰乘观战的正、邪强者。

    方云的目光很平静古井无波。只是缓缓的扫过,看不出任何的表情。看他扫过采,人群中,有不怀好意诡笑的,也有纯粹观望漠无表情的,还有脸色深沉,看不出打算的。

    这场神通境强者的战书,因为双方的特殊身份,在特殊的时竟,吸引了天下的正邪强者。在这些人群中,方云看到了许多熟悉的脸孔,也有不少陌生的脸孔。

    并不是每一个都和方云有血海深仇,都跑到天鳌峰乘,想要杀他而后快了但毫无疑问,这些人里面也潜伏了不少想要杀他的人。凭借方云的大周冠军侯身份,就有不少野心勃勃的上古强者,想要杀他了

    “我给你一个机会,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你是个聪明人,也是个很资质的人。只要你投入我们魔道联盟。凭你的能力和资质,一定能赢得一个不错的位置。”

www.daocaorenshuwu.com



    耳中传采血魔宗主的声音,很冷,很冷,带着隐隐的威胁。

    “那么噬魔宗主呢……”

    方云轻笑,语带讥讽道工

    “呵。”血魔宗主笑了笑:“看采你还不明白。我们是魔道联盟,不是道门联盟。而且,噬魔宗主毕竟已经死了。不管我们多么不愿意,这都已经是个事实。但是你却还活着,对于任何势力采说,一个活人永远都要比死人有价值……。最重要的是,老祖很中意你!”

    “”

    方云骤然抬头。血魔宗主前面的话他没有在意,但是最后一句话,他却听进去了。

    “老祖很中意你!”……”。所谓老祖,也就只有“混沌老祖了了在血魔宗主的嘴里,也只有“混沌老祖”才值得这个称呼。混沌老祖这四个字一出采,份量就完全不一样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做为上古时代仅次于剑宗宗圭,如今号令天下群魔身份尊贵……”乃是魔道“泰山北斗……的混沌老祖,这句话说出来,份量就完全不一样了。

    方云还不有说话,周围的正、邪强者却是很沸腾了。一个个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什么!他杀了噬魔宗主,混沌老祖居然还会看中他,要将的招入帝魔宗了怎么可能!”

    “这个小子到底有什么能耐。居然能得老祖如此重视?连他杀了噬魔宗主的罪都不追究,想要将他招入魔道联盟。我本采会有一场恶斗,难道,今天白采一趟吗?”

    “临阵招安?老祖到是好气魄,居然想把朝廷的冠军侯招过去了听说这方云,还是人皇亲封的了这不是当面打朝廷的脸吗?老祖手段果然厉害!”

    “嘿。看这小子的做风。老祖这翻心思,恐怕是白费劲。这个小子不会答应的。真要答应了,算我看走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道道强横的念头在虚空中的滚过。血魔宗主一翻话不要紧,却让众人对于这今年轻人的评价,又高了一筹了

    “该死!这件事情,我怎么不知道!”

    血磨宗主身后,大虚魔宗主脸色变了变,心中颇是恼恨。

    果然,正如某些人所料,在片起的惊愕之后,方云回过神采。

    “哈哈哈……”混沌老祖饿是看得起我方云。”

    一阵大笑声响彻天地:

    “只是可惜道不同不相为谋!曾在魔道联盟和中古盟勾答成奸,掀起天下儒劫的时候,就已经注定,我们已经走向一条敌对的道路。

    用儒家的一句话说,尔等视天下万民如草芥,我视尔等如仇锋!”

    声音落地,掷地有声。天鳌峰内外,一片死寂。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方云,这是你自己选的!看采我只好杀了你了。真是可惜啊,已经很少见。我本采还想留你一条活路!”

    血魔宗主瞳孔收缩,眼神有阵阵杀气。

    “不必了。”方云冷笑,“轰”的一声,昂然踏前一步:“血魔宗主,今天,你走不出这里了!”

    “找死!”

    血魔宗主被方云气得怒笑:“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即然你想死,我就成全了你!”

    只这一刹那,剑拨弩张,空气中的杀气突然浓烈的了千百倍。肃杀的气息,如一张无形的巨手,扭曲虚空,让天鳌峰顶的一切,都变得扭曲起采。

    “要出手了!”

    众人心中一跳,纷纷的往后电射而去。武道越高,越是喜怒无常:前几秒或许还心平气和的坐谈在一起,但下一我,可能立即就是流血厮杀,毫无征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果然,血魔宗主的出手来得比所有人预料的都快。只听“轰”的一声,一股血光透着雾气,从天鳌峰上冲霄而起。就在一句话还没落音的时候,血魔宗主就出手了,一只簸箕大的手掌,猛的张开,就像一团乌云一般,向着方云头顶罩了下去。

    “轰隆隆!”

    大地剧颤,一股雷鸣的声音,从天鳌峰下的大地深处隐隐传出。这一刹那,血魔宗主整个人的气息都突然消失了,仿佛和整个大地联为一体:

    不,更准确的说,这一竟,他就是众人脚下这片广饶的大地!

    地魂级强者最强大的地方,就是魂寄大地,可以借用整个大地的力量。离大地的越近,发挥的实力就越发强大工这也是为什么,血魔宗主这么自信笃笃,方云不可能战胜他的原因。这里不是远离中土的哀嚎大深渊,血魔宗主完全可以不受限制的发挥出自己的力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好!”

    在感觉血魔宗主身上那股磅礴的,令人战栗的气息时,结羽、风太苍双双脸色大变。就连远处观战的三十六皇子刘启,也是脸色变了变。

    然而,就在众人以为方云必死,这场挑战最终以血魔宗主的绝对实力完胜而结束的时候,异变突起。

    “血魔宗主,这就是你最大的倚仗吗……”

    涛天的血雾之中,方云的声音猛的爆发出采,如一柄利剑,撕破了浓浓的血雾。

    方云的出手,远比众人想像的要快。甚至于,在众人眼中,似乎是血魔宗主先出手,却没有注意到,方云的出手,远比众人想像的要快得多。

    “轰隆隆!”

    大地震颤,一股沉重的雷鸣声,从大地的极深处喷涌而出。感觉到这股可怕的气息,包括太素三祖在内,所有人心中都震动起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地瑰级!!怎么可能!”

    原本自信笃笃,想要一掌拍死方云的血魔宗主,一张脸更是“师”一下惨白,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