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镇妖塔

    “荒戟碎空大帝,你以为凭你就能对付得了朕吗?镇妖塔,起!”

    人皇的声音,响彻天地工随着一阵喀啦啦的巨响,皇宫位置的地面,突然崩坍。一座巨大的青sè塔顶,轰隆隆震动,从地下钻出。

    这座青sè巨塔共分十九层,每一层都流光溢彩。这座青sè巨塔划一出现,大地立即喀啦一声寸寸龟裂。天地之间,仿佛突然之一间,产生一个强大的能量旋涡。无穷的雷火,从这座宝塔内部迸射出来了“这就是镇妖塔!!”

    方云大吃一惊,一个疏忽,被“帝一”一剑劈在身上,留下一道深深的创痕,砸飞了出去。不过,方云却并没有在乎这个了帝一的实力,已经不如划才了。而且,他体外的“空间之门”,可以极大的削弱对方的剑气。实际上只是一点轻伤,无关紧要了真正让方云关注的,却是那件镇妖塔。在这件镇妖塔身上,方云感觉到了一股庞大的灵hún能量。这是近乎与方云以神hún状态,感觉到的大地本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这件镇妖塔的内部,充斥着一股强大灵hún海。仿佛这件镇妖塔并不是一件死物,而是一件拥有生命的活物了它的灵hún气息如此强大,以致于方云相隔这么远,都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灵hún冲击。仿佛被一道巨大的灵hún风暴边缘撞中一样。

    方云的灵hún能量已经很强大了但是和这件法器相比。却依旧显得渺小了“朕本来要用这件法器,积付万古青天,即然你来了。朕就先拿你试刀!”

    人皇的声音,从天空传来。声音一落,镇妖塔轰然一声破空而上:这一声石破天惊,眨眼之间就消失在云天深处。

    “咔嚓!”

    只听一声天地崩簧般的巨响,无穷的雷光迸散,荒戟碎空大帝掀起的无穷的毁灭乌云,顿时被炸得寸寸断碎了天地之间金光大冒,一座庞大的宫殿,矗立距地面数十里的高空之中,金光浩dàng。宫殿边缘,那道战神般的身影,迎风猎猎,仿佛擎天之柱般,永不断折。 www.daocaorenshuwu.com

    “霉下!”……”

    圣武侯大喜:镇妖塔的事情他也知道:但是究竟有多大的威力,他也不清楚。此时见到人皇一下镇龘压住场面。顿时大喜了“轰隆!”

    一声巨响,石破天地惊工夷荒深处,大地边缘,地动天际,一道令天地都为之变sè的黑暗的邪能,冲天而起遮天蔽日畿那之间,穿越层层虚空,撞击在高空中的镇妖塔上。只一教那,雷云滚滚四周的乌云又合拢地来。向着人皇的中央龙庭压去:原本磅礴的黄金光芒,立即又黯淡的下来!

    “不好!”

    圣武侯脸sè大变一颗心猛的沉了下去了只沪一个邪恶而残忍的声音,沙哑着,在天空回dàng:“镇妖塔?”……我也好奇呢?刘揣你这是准备把我们所有人都镇龘压进去吗?”

    “邪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方云心中猛烈的震动了一下。这个声音,他曾经在哀嚎大深渊听过一次。在听到的一刹那,就辨别出了它的身份。

    中古第一强者黑暗帝君的气息,已经很邪恶,很黑暗了。但是在这头来自域外的邪神面前,却依旧显得黯然失sè:有如云泥之别。

    如果说黑暗帝君是屠戮了一个时代的生灵,才产生这和气息的话:那么邪神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吞噬了一个个世界,无数的生灵。双方根本不在一个级数。

    “你这头域外生物,所谋非小。朕若要杀,第一个便要杀你!”……”

    人皇的声音有若雷霆,一股强大的力量爆发开来,硬生生的三方势力的能力洪流中,炸开一丝缝隙,迸射出一点金光来。

    “好个人皇!当初让你冲击到玄冥境,实在是我们几个之间的失策:不过可惜,如今你的王朝之气散尽,再没有东西能护佑得了你。一三皇圣物,吾也很有兴趣啊!”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只听得西北方向,一声惊天巨响。又是一道令天地为之变sè的磅礴魔气,冲天而起。这一道魔气之起,只听得yīn雷阵阵,人皇以镇妖塔强行迪开的那一点光芒,又迅速合拢过来:这一次,人皇再没有了能力开口说话。

    三名异类大帝!这样的阵容,哪怕人皇手中握有“中央龙庭……”又有无数强者灵hún打造成的“镇妖塔”,此竟也极为吃力。

    只不过,玄冥级的强者生命力极其强大。比之地hún级的巨头,都要强大百干倍。连地hún级的巨头,都很难以陨落。更别说玄冥级的人物了。

    这就相当手是上古五帝一样。达到他们那样的修为。轻易是不会陨落的。

    “成功了。我们退开一段距离吧!”

    混沌老祖招呼道。
daocaorenshuwu.com
    当三位异类的大帝出手,那和庞大的威力,就连他们也感受到了威胁:在这种玄冥级的战斗中,哪怕是他们,也难以插手,起到什么作用。而且还要防备,被人皇刘揣和荒戟碎空大帝等人的发出的狂暴能量撕碎了三位异类大帝,出手的时候,根本不会顾及到他们。在这些玄冥级的古老大帝眼中,除了同级的生命,其他的都是蝼蚁。混沌老祖他们也只是大个一点。

    三人之前在人皇的手下,已经支撑了很久了然后为了虚耗人皇的实力,引异荒大帝出手,已发动了数次大范围的时间法则之力。不止是他们,连同藏在他们法器中的上古、中古强者,都已经真气大量亏空,急需要时间去恢复。

    在这和虚弱的时候,还卷入大帝之间的战争。真的是自找死路!

    混沌老祖首先退出战场,接着是苍始魔祖。然后才是黑暗帝君。这位中古的最强者,望着天空滚滚dàngdàng,浩如天地的乌云,目光非常复杂。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严格的采说,黑暗帝君和人皇刘揣其实是同一力场的。所有的异类大帝,都是他的敌人。中古时代,他差点就死在了这些各荒大帝手中。只剩下半个头颅:“想不到,差距还是这么大!”

    黑暗帝君脸sè黯淡,十分难看。这些年来,他一直在用功潜修。伤势恢复之后,功力更是更进一层。然而,用功的显然不止他一人。

    即便隔了一叮,时代,黑暗帝君发现,自己和这些毁灭了中古,毁灭了自己的王朝的大帝之间,还是有着巨大的鸿沟。尽管划划在人皇的手底下支撑了很久,但是黑暗帝君很清楚,那只不过是人皇为了防备随时可能出现的各荒异类大帝,不敢全力出手,一直在保存实力了“退下吧。我们在一旁掠阵就可以了。”

    苍始魔祖的声音从一旁传乘。

    黑暗帝君没有再坚特,退了回来。三人损失的真气非常之巨,实力下降非常之多。都退到战争边缘,从无尽虚空中,汲取能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黑暗帝君在注视着云空的三位强横、恐怖的异类大帝。却并没有注意到,虚空下方,同样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他。

    那双眼睛属于霍去病,中古第一冠军侯!

    “总有一日,我会取下你的头颅!”……”

    霍去病的眼中闪烁着明灭的光芒了他很清楚,要想报中古王朝被灭,身死国破的大仇,现在就是最好的机会。这位中古的第一人,此时能量大耗,远不及正常时候。

    然而,霍去病却知道,他必须得忍。因为不只是黑暗帝君在这场战斗中,功力大耗了就是他,也一样在划才jī烈的战斗中,耗失了大量真气。相比之下,他依旧不占有优势。

    而且,黑暗帝君身边还有苍始魔祖,混沌老祖两尊巨擘。在大事未成之前,他们绝对会阻止自己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霍去病领兵作战,深得兵法精髓。他非常清楚,现在这个时候,并非报仇的最佳时候。

    “总会有一天的……”

    霍去病心中默默说着,掠了下去。

    “酒祝大人,求求你了!一”

    地面上,圣武侯看到天空中三团雷火明灭的乌云,感觉到其中毁天灭地,足以将斤,半斤,大地夷为平地的力量,终于忍不住再次跪了下去,声音悲戚。

    事情的变化,远出预料。本来以为人皇祭出“镇妖塔”,能够真正的扭转局雨。没想到,突然之间,杀出四极穹宇大帝,和夷荒的邪神。形式急转直下,人皇的情况,再次变得危急:“容我再想一想吧……”

    老酒祝望了一眼天空,闭上了眼睛。他的身躯虽然削弱,仿佛风吹一下,就会舌倒了但此时此放,他的身旁反倒是最住的安全居所。 daocaorenshuwu.com

    不管是荒戟碎空大帝掀起的浩浩的能量风暴,还是邪神的邪能云雾,又或者是四极穹宇大帝溅射出的雷火能量,只要靠近老酒祝五丈之内,全部消弥无形。

    万法皆空,庄思尘虽然大限将至,没有办法将这和能力,扩展到整个上京城。但是在他五丈之内,哪怕是大帝们的怒火,掀起的风暴,也无法侵入到这个区域。

    老酒祝这般说着,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这个决定,并不是那么容易做的。

    老酒祝虽然依旧没有松口,便圣武侯却感觉到了一丝松动,和希望:他的目光注视在这位太庙酒祝的身上,满是希冀。

    现在,唯有远古人皇圣剑,才能助陛下,真正的奠定这场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