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君臣决裂(一)

    方云一时拿不定,人皇说这翻话,到底是什么心意。或者是什么用心,因此也不敢答话。微低着头,一字不答。

    人皇只是瞧了他一眼,不以为意。他也不在此事上纠缠,衣袖一荡,淡然道:

    “方云,大周朝有臣子无数,百姓亿万。但你可知道,联为何独独对你如此偏爱。甚至连你杀了英武侯扬弘,这么大的事情,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容忍了你。东宫太子刘秀,号为储君,乃是日后继承大统之选。但就连,恐怕也及不上,联在你身上huā的,万分之一的心思。一—你可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什么吗?”

    平平淡淡的一翻话,听到方云耳中,却是如巨雷轰鸣。英武侯杨弘被人李代桃僵,占有肉身,这件事情,人皇居然是早就知道的。他甚至知道,杨弘是方云所杀!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方云心中激起漫天涟漪!

    “微臣不知。”

    方云越发感觉到人皇的高深莫测。这样的君王,简直令人胆怯,心寒!

    “不!”

    人皇摇了摇,脸上突然露出一丝笑容,低下头,望着方云,眼中透露出莫名的深意:“你应该知道。”

    方云一语不发,目中却是光芒闪烁,一个又一个的念头,飞快的闪过脑海。事实上,人皇所说的,也是他心中的困惑。

    但是,他并没有说谎,他确宝不知道。

    “你心中早已猜到。只是还不能确定罢了!方云,从你十四岁到现在,短短的几年时间,你就成长到了传奇境,拥有媲敌洞天级地魂巨头的实力。不管联是出于什么原因而看重你,你确实拥有值得联重视的理由!” 稻草人书屋

    人皇微笑道,言谈之间,对于方云的能力,极其的肯定。

    “殿下谬赞了。”

    方云低着头,不动声sè道。

    人皇出现的太突兀了,哪怕是有事要见他,直接在上京城中等着他,或者一纸召命就行了。完全没有必要,出现在这种荒效野岭之中。这完全不符合一位皇者的身份言行,太诡异了!

    对于人皇的出现,方云更多的是持有一种警醒的态度。因此,在人皇说出真正的目的之前,不管他说什么,方云都不会有什么表示。

    “君无戏言,朕从不谬赞!”

    人皇龙袍一拂,威严道:

    “方云,你确实是个人才!所以联才对你一直爱护有加。联为天下之君,连天下都能容下,自然也能包容你私救天魔公主这种小小的错误。便是你击杀英武侯杨弘,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年轻人正是气盛之时,联自然也能容忍。但是唯独有一件事情,联绝对不能容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人皇说着顿了顿,望向方云,目光凛冽,一字一顿道:

    “那就是联的天下!联的朝廷!联的臣子!绝对绝对,不能对联有不臣之心!联不需要,不忠的臣子!”

    这两个“绝对”一出,气氛骤然一紧,空气变得有如无数绵绵针海,一片肃杀。在人皇说出这两个“绝对”的时侯,方云心中猛的颤动了一下,他感觉到了虚空中,掠过了一股很浓很浓的杀机。

    “方云,联向来对你很有信心,也很有耐心!”

    人皇说着,声音又缓和了下来,不是那么肃杀了:“联可以包容你一次,两次的错误,但是事不过三,同样的事情,绝对不可犯上三次。联虽然能容人,但并非没有底限!‘方云,现在联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人皇的声音,暖暖的,和煦的如沐春风,但是在这种和煦的深处,却是不变的森寒和杀机。这是人皇的最后通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回答联!你愿意效忠联吗?联,刘揣!大周朝的皇帝!而不是朝廷,不是天下万民吗?”

    “哦!”

    方云脑海中“哦”的一震,刹那一片空白。他早就想过,会遇到这种问题。但却没有想到,是这样的**,这样的直接,不留余地。一句话,彻彻底底断绝了方云的后路。将方云逼上了最后的决择之路!

    效忠联,还是朝廷?

    一个简单的问题,看起来并无二致。但对于知道其中深意的人皇和方云来说,却有着天差地别的意义。

    朝廷,是天下人的朝廷!

    这是儒家主政一千多年,教化天下,在百姓心中种下的观念。对朝廷忠,就是天下万民忠。所以,臣子可以代表天下万民,质问皇常。所以人皇换了过错,三公可以当面斥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朝廷是万万民,人皇却是一个人!

    “效忠联”代表的只是一个人。不管正与邪,对与错,生与死,生生世世,都要效忠于这个“联”字。哪怕他做的是错的!

    悬崖上一片死寂。人皇没有说话,方云同样没有说话。

    三纲者,君臣、父子、夫妇。其中又以君臣为首。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然而现在,这一场君臣的名份,却走刚弘密路口。是继续前行,还是分道扬镰,彻底决裂,全部决定于一念之间!

    就在几个月前,人皇再网网问过第二次,这第三次来得太快了!

    方云一语不发,神情却是前所未有的凝重。他感觉到,从现在起,他嘴里吐出的每一个字,都力愈千钧。每一个字都拥有命运的力量。

    “这算是命运,对我的考验吗?”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方云心中突然想道:“我决定像夫子所说的那样,从命运的长河中跳聪出来。

    彻彻底底的摆脱一切的命运,一切的即定轨迹。再不理会朝廷里的纷争。而现在,就到了决定命运的最后一刻吗?”

    方云想着,心中突然轻松了许多。人皇有人皇的意志,但方云同样有他方云的意志,一直以来,这种信念和意志,正是贯彻在他武道之途中,勇猛精进的最大动力。

    “不拘有多大的困难,多么艰险的考验。我都要贯彻我最初的愿望和意志。只要还留在朝廷之中,我想要保护家人,超脱命运的念头,就是镜中huā,水中月。以前是边荒,后来是宗派,现在是人皇,这一切的劫数,会源源不断,不断的变化形式,永无穷尽!”

    方云心中突然无比的平静,对所有的一切,也看的前所禾有的平静和清晰: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朝廷就是一个最大的旋祸。只要这里还充斥着野心和**,我就永远难以超脱出来。对于天下,我已经尽了我的力量。现在,没有了各荒的威胁,也没有了宗派的祸乱,天下已经不再需要我。现在轮到我求取自已要的东西了。”

    方云定了定神,缓缓的抬起头来。他的目光异常的坚定。就连人皇凛洌的威严,这会儿也显得不是那么浓烈了:

    “陛下,臣无意仕透,也无意冒犯天颜。陛下的问题,恕臣难以回答。方云前者私求谢道挝,后又来私救天魔公主,虽蒙陛下大敕。但于情于理,不适合再受赏朝廷冠军侯的爵位。陛下功必赏,过必罚。罪臣方云,乞请辞去官职,解甲归田。以正视听!”

    方云说罢,叩伏于地,一动不动。

    人皇在位三十余载,国泰民安。文有其职,武得其安,天下各得其所。这样一位君主,只要不做出什么大的过错。他都当得起任何人的一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划揣静静的望着方云,沉默不语。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瞳孔深处,却是神sè变化。

    “方云。”

    刘揣突然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流露出无比的失望:

    “你太让联失望了!武穆是如此,刘继是如此,你也是如此。联对你们如此厚爱,寄与如此大的希望,但你们却一个个让联失望了!”

    “轰!”

    听到“武穆”的名字,方云脑海中猛然炸开一道惊雷,他的身躯一个颤抖,猛的抬起头来,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望着人皇:

    “武穆?!”武苹是你杀的!!”

    方云实在是太聪明,人皇只是一句话,立即让他察觉到真相。一股惊悸的神sè,从脸上掠过。方云死死的盯着人皇,希望从他口中得到否定的答丵案。否则的话,这个消息对他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武穆?”

    人皇衣袖一振,两只手负在身后。面对方云逼视的眼神,人皇并没有回避,只是有种说不出的冷漠和无情:

    “联不曾负任何一个人,但你们却一个个的负了联!武穆,联将大周朝一千六百万的军队,连同军机大权,一并交付于他,先斩后奏。便连武侯都能任免。如此大的权力,从古至今,又有哪个皇审,如此托付过给臣子。但是他却一而再,再而三的防联,阻止联。如果不是他和三公联手,联也不用在深宫之中,隐忍这么久。联的宏图大业,千古帝业,也不用拖延几十年之久!”

    人皇的声音冷漠而空洞,但声音中的肃杀的味道。他虽然没有直接回答,但却间接的肯定了方云的猜测。

    晴天霹雳!

    方云脑海中一片空白,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不可置信的看着人皇。不敢相信自已的耳朵!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武穆死的太过蹊跷,尽管朝廷宣称是宗派所为,但是所有一切,都直指向人皇。方云是个聪明人,举一而能反三,他虽然早就怀疑人皇和此事有关,但从没有往这个方面去深思。

    因为他想不通为什么?为什么人皇和武穆手足情深,犹如脑股,却又要杀他?方云找不到任何的理由。

    “为什么,为什么*……”

    方云望着人皇,颤抖着道。他的脸sè苍白,没有一丝血sè。仿佛耗尽了所有的力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