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的火焰

“对于同虚无相对立的这个什么,这个粗笨的世界,我再怎么动手也无可奈何,哪怕波浪、暴风、地震、火灾都没有用……我已经埋葬了许许多多,可仍不断有新鲜血液在运行!再这样下去,简直要发疯!从空中,从水下,从地里,迸发出胚芽几千种,不管是在干燥、潮湿、温暖、寒冷之中!要不是我为自己保留了火焰,我便毫无绝招可言。”——梅菲斯特 [169]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既然如此痛恨生命中的一切,恨不得将生命迸发出来的恶的胚芽通通消灭,甚至恨不得消灭生命本身,又为什么还要庆幸自己保留了邪恶的欲望的火焰呢?这是梅菲斯特的矛盾,也是一切艺术家的矛盾。却原来产生恶与产生善的源头是一个,作恶到了极点的人,灵魂中复仇的渴望也到了极点,这种欲望会燃烧,烧起来就会毁掉一切恶,然后在废墟上重新开始……梅菲斯特这个“混沌之子”为了给浮士德启蒙,策划了好多次这同一个矛盾的演进。 www.daocaorenshuwu.com

玛加蕾特这朵盛开的生命之花,纯洁之花,为了自己的欲望不顾一切地投入爱情,最后犯下了累累罪恶,终于要以死来拯救自身。在临刑的日子里,她心中燃烧的也就是这种火焰。她同梅菲斯特的区别在于:梅要毁灭的只是生命中的恶,或者说用理性的火让恶转化成善;而她则是连生命本体都消灭了,将希望寄托于“来世”。

稻草人书屋

这同一个模式也适用于海伦与浮士德的关系。“恶贯满盈”的海伦决非没有理性,她是那种追求生命极致的典型,可说是对自己做下的一切都心中有数。这位威严的女王即使犯罪也是那么高贵,她肯定也如同梅菲斯特那样“已经埋葬了许许多多”,她胸中的熊熊烈火是欲火也是圣火,当罪恶到了被埋葬的时候,欲望也就烧成了虚无。

daocaorenshuwu.com

梅菲斯特的绝招也适用于皇帝的例子,在皇宫的恶行还未到极致时,梅菲斯特一直在怂恿皇帝继续作恶,要等到最后关头他才会使出绝招。绝招就是圣战,在理性的指导之下进行“恶”的大战,让火焰把恶烧毁,达成新一轮平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到浮士德自身,梅菲斯特早就洞悉了他的本性,知道他的本性一旦被刺激放开,就会接连作恶,他也知道他作恶之后深层的意识会燃起火焰,这火焰会烧掉他的旧我,使他一轮又一轮地脱胎换骨。既然知道这一切,梅菲斯特的工作就只是逼着赶着浮士德去发挥自己的欲望了,因为欲望一发挥出来,火焰就会煽起,彻底的复仇就会导致灵魂的彻悟。如果人为了谨慎和胆小不敢作恶的话,他也不可能获得透彻的理性认识;那从未作过恶的正人君子,必定是生命力萎缩的、苍白的、病态的人,这样的人既不对认识感兴趣,也没有能力获得自我意识。一切取决于生命力的能量。欲望的火焰就是理性的火焰,二者是同一的,也是同时而至的,人性的这种巧妙结构使得精神有可能以肉体为依据而发展壮大。梅菲斯特的绝招出自人性的根本,因而屡试不爽。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