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

    “你有两个机器人,莫林很可爱,莫普很忠诚。”
 
    “嗯。”
 
    “你送给过我一艘粉红色的飞船,一根腿骨,还有一幢房子,那是我们的家。”
 
    “家是什么样的?”
 
    “家?很大很温馨。我们的房间最大。一开始墙被你叫人刷成粉红色,后来我刷回了白色。可是家具是粉红色的,我只能忍了。说起来我好怀念家里的大床,昨天睡在山洞里,腰好痛。还有莫林做的香喷喷的饭菜,和我那些干净的衣服。”
 
    穆弦停下脚步,低头看着我,黑暗里我看不清他的表情。
 
    “你吃苦了。”他缓缓说。
 
    我本就被他抱着,头往他怀里钻了钻:“别误会,我不是诉苦,只是想让你早点想起从前。其实跟你在一起,遇到什么都不觉得苦。哦,除了要吃生肉。”
 
    他没出声,过了一会儿,忽然低声说:“你很好。”顿了顿又说,“非常好。”
 
    我只觉得整颗心,仿佛都被他简单的话语给软化了。
 
    “那你现在……喜欢我了吗?”我的嗓子都有点哑了。
 
    他沉默了几秒钟,轻声答道:“你让我无法抗拒。”
 
    ***
 
    听到穆弦的答案,我的心情彻底荡~漾了,连易狐狸的潜在危机,都被我暂时丢到脑后。直到他在洞口把我放下,我才看到,洞里影影绰绰坐着个人。
 
    穆弦搂着我,一边往里走一边问:“易?”
 
    那人原本靠在洞壁上,这才懒洋洋直起身子,挪动了一下长腿,淡淡答道:“你们怎么才回来?”
 
    我们走近了,只见易浦城也是一身血污,英俊的脸庞似笑非笑。
 
    穆弦跟我在他对面坐下,答道:“路上耽误了。”
 
    “是吗?”易浦城抄手看着我们,“咱们有过盟约,不会私自行动。知不知道我又回了山上,找了你们至少三个小时?”
 
    我一怔,穆弦刚刚跟我呆在偏僻的后山山脚,易浦城要找到的确不容易。但他居然会返回危险的山上找我们,真让我意外。
 
    穆弦看着他,忽然微微一笑,白玉似的俊脸看起来温和极了:“易,你担心我们?”
 
    易浦城嗤笑一声答道:“我们利益攸关。”
 
    “抱歉。”穆弦身子往后一靠说,“这种事不会再发生。”
 
    易浦城没说话,过了一会儿又问:“你们被什么事耽误了?”
 
    穆弦伸手把我抱进怀里,淡淡答道:“跟她做~爱。”
 
    我倒不觉得尴尬,这是最好的借口。可没想到易浦城忽然笑了,看我一眼,慢条斯理的对穆弦说:“我就知道。下次把身上的气味洗掉。老子也是个男人。”
 
    我这下才真尴尬了,气味?肯定是说我,刚刚被穆弦弄得……还是说穆弦?毕竟他也……
 
    我抬头一看,他俩淡淡的笑着,都没说话。一副男人间心照不宣的样子。
 
    ***
 
    这一晚风平浪静。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又看到他俩并肩站在洞口,仿佛两尊英俊的雕像,沐浴在柔和的红光中。
 
    等等,红光?
 
    我从地上坐起来,朝洞外望去。
 
    红色。
 
    这个星球,一夜之间变成红色的了。浅红的天空,深红的大地,血红的河流,暗红的树木。
 
    我呆呆的看了几秒钟,走过去抱着穆弦的胳膊,易浦城有些漫不经心的笑道:“华遥,真被你说中了。赤橙黄绿青蓝紫,明天看看是什么颜色。”
 
    我想起昨天确实说过这样的话,没想到一语中的。
 
    “真是个色彩鲜艳的不毛之地。”我有些无奈的说。
 
    两个男人都没说话,只是嘴角同时勾起。
 
    过了一会儿,易浦城中气十足的说:“出发。”
 
    我疑惑道:“去哪里?”
 
    “昨天那座山。”穆弦淡道。
 
    易浦城从脚边捡起一根又粗又大的兽骨,在手里掂了掂说:“昨天独角兽被我们杀得差不多了,今天索性全灭了。”
 
    我没做声——看来昨晚我睡着的时候,他俩又定下计策了。我忍不住看向穆弦俊秀安静的侧脸——他打算如何下手?
 
    中午的时候,我们到了昨天吃独角兽的山腰处。这里地势较为平坦,易浦城把路上捡的一只独角兽尸体扔在地上,跟穆弦一起剥了皮、两个人风卷残云般吃了绝大部分,只留下几块嫩肉给我。
 
    “易,她还没吃。”穆弦淡淡道。
 
    易浦城盯他一眼:“你没学会?”
 
    穆弦看我一眼:“昨天她在哭,完全没看你怎么做。”
 
    易浦城舔了舔手指上的血,很是幽深的盯我一眼,然后站起来走向旁边的树:“老子去给你钻木。”
 
    穆弦笑笑,搂着我坐到一旁。
 
    很快易浦城就捡了些枝叶过来,刚丢到地上,穆弦蹙眉说:“过去,别让烟熏到她。”易浦城大概吃饱喝足心情不错,没说什么,把那些东西往悬崖边的地上一丢,边钻边道:“老子就是怜香惜玉的命。”
 
    穆弦没答话,而是抱起我放在大腿上,低头亲了亲,眼神就有些灼热了。于是吻得更用力,手甚至摸到我裙子里面。我有些诧异他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亲热,却见原本正对我们的易浦城,骂了句脏话,就转过去背对着我们,约摸是眼不见为净。
 
    穆弦亲了一会儿,抬头问:“还没好?”
 
    易浦城头也不回的,语带讽刺:“你们办完事应该刚刚好。五分钟够不够?”
 
    穆弦笑了一声,把我放在地上,站了起来。我看着他淡定的侧脸,忽然心就提了起来,大气也不敢出。
 
    他要动手了,他要偷袭易浦城,就在悬崖边。
 
    “我来学。”穆弦不紧不慢的走过去,我甚至都感觉到他身体的紧绷,他在无形中凝聚的力量。
 
    越来越近,两个高大的身躯,只差几步远了——
 
    谁知这时,易浦城忽然毫无预兆的站了起来。
 
    穆弦的脚步微微一顿,我的手心也开始冒汗——难道他察觉了什么?难道他恢复记忆了?
 
    易浦城没有动,也没有转身。他背对着我们,手里还拿着截冒烟的树枝,沉默不语。
 
    “有点不对劲。听到了吗?”他突然说话了,声音听起来前所未有的凝重,“看那边!”
 
    穆弦竟然点了点头,走到他身旁,跟他一起看着远方。我也站起来往那边看,可是红彤彤的一片,什么也看不清——我的目力是远不及他们的。
 
    忽然,两人转头对视一眼,易浦城冷冷道:“去山顶!”
 
    穆弦点点头,俊脸阴沉,眉头紧蹙。不等我出声询问,他走过来,一把将我扛上肩头,跟易浦城一起朝山顶跑去!
 
    我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远方到底有什么东西,让他俩如此全副警惕对待。但情势看起来如此危急,他俩几乎是脚不点地,一阵风似的往山顶跑。
 
    然而就快到山顶的时候,我伏在穆弦颠簸的肩头,终于看清发生什么了。
 
    洪水。
 
    红色的洪水,铺天盖地的洪水。
 
    它们宛如一条条巨龙,从远方的山川背后冲出来,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淹没过土地、吞噬掉大河、冲刷平森林。它们从四面八方而来,正缓缓连接成陆地上的汪洋大海,然后蔓延再蔓延,升高再升高。
 
    没过多久功夫,整个地面,放眼望去,我能看到的所有地面,都被洪水淹没了。一些低矮的山峰,甚至就要被没过峰顶。可洪水仍不罢休,它们就像焦躁的龙,不断的从远方涌过来,轰隆声不断,水面波涛汹涌。
 
    我们三个站在峰顶上,望着眼前正在被洪水吞没的一切,都没出声。
 
    可怎么会这样?没有下雨,也没听到大海涨潮,为什么突然就有这样的洪水?就像凭空从地底冒出来,要把这个星球摧毁一次。
 
    或者,这个星球本来就是这样?
 
    水面已经升到了半山腰,淹没了我们刚刚吃东西的位置。
 
    易浦城已经笑不出来了,他沉着脸看着汹涌如恶狼般的水面,不发一言。穆弦的脸色也很难看,阴沉的脸上,两道乌黑的眉毛紧拧在一起。我从未遇到过这种场合,脑子里一片空白,也不觉得害怕,只是茫然。
 
    要是真的会死……
 
    我转头看着穆弦清冷如玉的侧脸。
 
    还好,我们死在一起。
 
    察觉到我的目光,他也转头看着我,眼神柔和下来。
 
    “别怕。我会保护你。直到洪水退下去。”
 
    我点点头,易浦城看我们一眼,居然也点头说:“没错,只能熬到洪水退下去了。”
 
    他俩这么一说,我又有点信心了。
 
    这时穆弦走向一旁的树林,扯了几根粗粗的树藤出来。易浦城看见了说:“没用的,整座山都会被夷平,这些树更加固定不了你。”
 
    穆弦没答,拿着树藤走到我身边:“抱紧我。”
 
    几分钟后,我被穆弦用树藤牢牢的缠在了怀里——原来树藤是这个用处。看着他把树藤的末端在自己腰间连打三个死结,我的喉咙里瞬间像被堵了东西,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终于,第一个浪头,拍打在山峰边沿的白色巨石上,撞击成漫天的水花,如雨点般落在我们身上。而后,来势汹汹的洪水,瞬间覆过了峰顶。
 
    “闭眼。”穆弦低声说。我牢牢抱紧他的身躯,听话的闭上了眼睛。
 
    之后很长的时间里,我的感觉非常痛苦。
 
    穆弦紧紧抱住了我,可湍急的水流撞击在他的身躯上,仅仅是残余的力量,都打得我五脏六腑剧痛无比;我们在水浪的漩涡里急速旋转,恶心得我快把苦胆都要吐出来;可刚一张嘴,水浪就灌进了喉咙里,呛得我眼泪连连,差点窒息;有时候我浮在海面上,大口大口喘息;有时候不知道沉入那里的水底,意识都变得昏昏沉沉……
 
    可不管什么时候,当我清醒或者糊涂的睁开眼,都能看到赤色的天空下,漫天的洪水里,穆弦清冷的侧脸宛如浮雕般,在我的视线里摇晃。而双墨色的眼睛,始终牢牢的锁定着我。
 
    ***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感觉到喉咙非常的疼,胃里跟火烧一般。耳边是海浪拍打海岸的声音。
 
    我一个激灵,睁开双眼,看清了周围。
 
    蔚蓝的天空,细白的海滩,迎风轻轻摇摆的棕榈树。一切看起来正常无比。这是哪里?
 
    我再一转头,就看到穆弦趴在离我半米远的沙滩上,浑身湿漉漉的,半边俊脸埋在细沙里,脸色苍白,双目紧闭。而原本缠着我们的树藤,颓然断成好几截,散落在身旁地上。
 
    “穆弦!”我喊道,却发现声音嘶哑得厉害。浑身好痛,我强忍着,爬过去抓着他。可他依然一动不动,只有胸膛轻微起伏着,俨然已经昏死过去。
 
    “穆弦、穆弦!”我拍拍他的脸,轻轻推他,可他还是丝毫未觉。
 
    “这样他醒不了。”熟悉的低沉嗓音从背后传来,我浑身一僵,转头就看到易浦城擦了一把脸上的水,有些踉跄的从沙滩上站了起来,看来他也是刚醒。
 
    我怔怔望着他。
 
    他深呼吸几口气,苍白的脸色似乎恢复了些,走过来,在我面前蹲下,看着我说:“咱们三个命还真大。”
 
    “他为什么还没醒?”我根本没心思搭他的话,急匆匆的问。
 
    他瞟我一眼,又看向穆弦,忽然伸手,抓起穆弦的头发,把他的脑袋从沙子里提起来看了看。我吓了一跳,连忙拍掉他的手,挡着穆弦问:“你干什么?”
 
    他又看着我,也许是大难不死,他的心情看起来很好,居然笑了,有些流里流气的说:“你说你也不是长得绝顶漂亮,怎么就让小穆这么死心塌地?他为什么还不醒?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我们三个掉到洪水里那一阵,他大部分时间,都是把你托到水面上呼吸;撞到树撞到山,都是他拿背挡,他负担着你,不如我灵活。要把我换成他,现在也醒不来。”
 
    我听得难受极了,一把抓住易浦城的胳膊:“那现在怎么办?”
 
    他斜瞟一眼被我抓住的麦色胳膊,又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这可是你要碰我。小穆醒了别赖账。”
 
    “你别废话!快说怎么办?”我几乎是吼道,眼睛里都涌上了泪水。
 
    他定定看我一眼,忽然甩开我的手,站了起来,漫不经心的说:“人工呼吸,这么简单,你不会?”
 
    我惊喜的冲他点点头,这个我是会的。
 
    “谢谢!谢谢!”我匆忙的连说两声,然后用尽全身力气把穆弦的身体翻转过来,刚刚低下头,忽然感觉到头顶传来一阵温热柔软的触感。疑惑的抬头一看,易浦城居然正伸手在揉我的头发!
 
    看我惊讶的看着他,他却神色自若的收手,嘴里还说:“快点搞定。”然后就转身往沙滩后的小山坡走去。
 
    我没再管他。
 
    人工呼吸了一会儿,穆弦终于咳嗽两声,吐出了一大口水,那双乌黑的眼睛缓缓睁开。
 
    我只觉得自己的整个世界,都随着那双眼睛带来的光芒,明亮起来。
 
    他的瞳仁有片刻的迷茫,但瞬间就聚焦到我身上,眸中闪过明显的动容。我们几乎是同时伸手抱住彼此,紧紧抱着,谁也没说话。
 
    “醒了就过来。”易浦城的声音从远处悠悠传来,“看看我们到了什么好地方。”
 
 
    ******************************************************
 
    作者有话要说:怕大家等太久,先放上来,一会儿可能会伪更再修改下。
 
    1、看在老墨今天这么发奋的份上,求新读者能够收藏老墨的作者专栏,这样开新文会有提示,老墨的文章分数也能更高,谢谢啦!
 
    2、昨天番外提到《机甲宠奴的逆袭》,很多亲问是什么文。其实这不是老墨下一部文,而是我的好基友水荼翎下一个新文。这个名字是我给她想的,深刻概括了她新文的主题。奈何她觉得这个名字不够霸气,所以文名还在待定中。有开坑消息我会来打广告的
 
    3、下一章目测会有半章肉,另外半章是剧情。喜欢或者不喜欢的同学,都可以根据需要购买订阅哈
 
    4、最后,祝大家看文愉快,咩咩~~爱你们,多撒花哦,你们的留言是老墨打鸡血的动力啊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