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

    我把最后一名幸存的儿童,从废墟中抱出来。
 
    怀里的孩子小脸煞白,呼吸微弱。立刻就有人冲过来,一把抱过去,泣不成声。我抬头望去,身后许多人的脸,是那样茫然、痛苦。没人因为救出幸存者而欢呼,因为死的人,实在太多。
 
    越过他们的身影,我看到整个世界的狼藉。
 
    一道道流火坠落在地上,就像天空在流血;城市灰黑一片,处处残垣断壁。哭泣声在每一个角落回荡。
 
    而红巨星,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的膨胀。空气的温度,每一分钟都在降低。
 
    我的双腿有些发软,身子一晃,被莫林眼明手快的扶住:“小姐,不能再继续了!你已经连续使用精神力超过20小时!”
 
    我起先还没注意,被他一说,才察觉喉咙干得刺痛,耳朵里隐隐生疼,浑身肌肉更是酸痛无力。
 
    看着眼前漫无边际的废墟和散落其中的尸体,我长长的吐了口气,低声说:“回去吧。”
 
    回去穆弦身边,他不知道怎么样了,他也许需要我。
 
    一想起灾难发生时,他苍白而紧绷的脸色,我的心仿佛也随之下坠。
 
    天色灰暗,我和莫林快步在凌乱的街道穿行。建筑分崩离析,地面四分五裂。好长的路,灰土漫天,看不到一个人,不知是死光了,还是都躲了起来。
 
    昨天灾难发生后,整个帝都,几乎被瞬间摧毁。斯坦星其他地方,肯定比这里更糟。
 
    可这还不是最糟的。
 
    最糟的是,这一次的灾难,并非上一世的简单重复。
 
    上一次,恒星黑子短暂爆发十几分钟后,就进入缓慢而漫长的红巨变过程。斯坦人还有几个月的时间,苟延残喘。人员的主要伤亡,也是在黑子爆发那段时间,因为海啸、地震、火灾和飓风等造成的。
 
    而这一次,恒星黑子已经持续爆发了一个昼夜。
 
    斯坦星,还有斯坦人,已经在地狱中煎熬了超过30个小时。
 
    远远望去,灯火通明的空间港,就像是这个城市里最后的一点希望。
 
    我的眼眶有些湿润,跟莫林沿着军用通道,进入空间港内。可是不远处正门外,嘈杂的人声,黑压压的人群,是那样喧嚣而醒目。
 
    “诺尔!我们要见诺尔王子!”
 
    “骗子!这是时光族的阴谋!”
 
    “无用的政府!无用的皇族!”
 
    ……
 
    我沉默片刻,转身走进空间港内。莫林快步跟上来,小声说:“你别难过。灾难太突然了。以后再跟他们解释。”
 
    我停下脚步,轻声说:“没有解释的必要。”
 
    根本没有必要,因为已经没有以后。
 
    斯坦星注定坠入黑暗,而你们的种族,将在长达数千年的酷寒黑暗中,生不如死,直至新生。
 
    而千百年后,你们种族还是会记得,是一个叫华遥的时光族人,欺骗了诺尔王子、给你们带来了灾难?
 
    果然,重来一次,依然殊途同归。
 
    想到这里,我的心底好像有一块地方凹陷下去。
 
    不敢想,不敢碰。
 
    可那个可怕的疑问,却始终萦绕在我心头。
 
    穆弦……会死吗?
 
    白天里,空间港还是热闹非凡,充满希望。可现在,没比外头好多少。满地战机残骸,尸体血肢。阿道普所在的第一批飞行队,在大气层突然爆发的强对流风暴中,全军覆没。但是运输科学家和青少年的飞船,却有一小半安全返回了地面——据说当时阿道普下令,用战机群挡住了强电流的袭击,他们才得以迫降。
 
    而此刻,大气层的风暴还在持续。虽然地面还有一部分战机没有受损,但超光速引擎一旦启动,就会因为能量太高,被大气层中的粒子流击穿。我们出不去,穆弦停靠在大气层外的两支舰队,也进不来。同时,所有依靠网络的系统全部失灵——电话、互联网、指挥系统……现在只有依靠最原始的无线电进行联络。
 
    ……
 
    停机坪正中,搭着几个简易金属房屋,那是临时指挥中心。灯光从窗户透出来,里面影影绰绰坐着很多人:穆弦、易浦城、塔瑞、科学院院长、首相……他们的表情或是凝重,或是激动,激烈的争论声也随之传来。而穆弦坐在最中间,白皙如玉的一张脸,冷得像冰,沉默不语。
 
    我站在窗外阴暗的角落里,遥遥的望着他,就有点失神。
 
    穆弦,你这么多天来,不眠不休,只为拯救族人的性命,改变宇宙的命运。
 
    可今天,我们的希望,终于还是破灭了。
 
    你在想什么?你是不是,很难过?
 
    恍恍惚惚间,我听到一道狠厉的声音传来。
 
    “两天?还有两天就一起玩完?”是易浦城。他顶着皇帝的脸,可是此刻表情却很阴鸷,“老家伙,我知道你们的计算机坏了,手算的结果难道靠谱?是不是你他妈老眼昏花算错了?”
 
    周围人全是惊讶的看着他,但他明显已经豁出去了,只冷冷盯着科学院院长。而穆弦眼神暗沉,并没有阻止,似乎兀自出神。
 
    白发苍苍的科学院长,脸涨得通红,声音颤抖答道:“陛……陛下,我不确定。”
 
    众人都是神色一动,易浦城也眼神微变,穆弦也抬头望过去,科学院长颤巍巍的说道:“两天是保守估计。也许比两天更短,斯坦星就会在恒星能量波的冲击下,被甩出公转轨道,成为一颗流浪行星。在那之前,我们估计,死亡人数会超过全国总人口的1/2到2/3。”
 
    两天,只有两天了。而这两天里,斯坦人会死掉一大半。我的心已经沉重到麻木了。
 
    “那表示什么?”有人颤声问。
 
    “没有光,也没有温度,没有能量来源。”这次回答的是塔瑞,他的声音听起来很干涩。
 
    众人一阵沉默。
 
    然后易浦城开口了,皮笑肉不笑的,像是自嘲,又像是质问在座所有人:“那我们现在做什么?等死?”
 
    塔瑞先开口:“我建议将剩余能源、全部兵力,用于地下设施挖掘。”
 
    我一愣,就听到科学院长附和道:“我与塔瑞殿下意见一致。我们可以将尽可能多的人,尽快送入地下。地核温度很高,冷却的过程很长,可以提供给我们一段时间的温度。”
 
    生活在地底?
 
    难道这就是曾经的斯坦人,在黑暗中存活、进化数千年的原因?
 
    “难道没有其他办法吗?”首相问,“我记得科学院曾经做过一份‘斯坦新生’计划,作为恒星红巨变的应急预案。”
 
    听到“斯坦新生”四个字,我的心猛的一揪。
 
    我宁愿跟穆弦在黑暗地底生活一辈子,也绝不能让他再尝试这个计划!我听到自己的呼吸瞬间急促,而屋内的穆弦仿佛察觉到,缓缓抬头,看向我这边。他的脸在灯光下清透得像薄薄的玉,黑黢黢的眼睛,幽深难辨。
 
    白发苍苍的科学院长摇了摇头:“‘斯坦新生计划’可以改变斯坦星的运转轨道,延迟被抛射进宇宙的时间。但这个计划尚处于试验阶段,如果失败,会对星球带来更加恶劣的影响。而且计划需要全国2400名精神力者作为媒介。可是现在的状况……”
 
    他话语未尽,塔瑞殿下已经接口说道:“现在只有军方拥有无线通讯设备,精神力者散布全国各地。我尝试过,根本无法联络到他们。”
 
 
    ********************************************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
 
    很抱歉连续几天没有更新。孩子进了医院,连续输液24小时,老墨也两天两夜没合眼。现在孩子病情已有好转,已经回到家里。晚上她睡着了我才码字,今天只码了半章先发上来。主要是想把大家关心的几个事,尽快跟说一下。
 
    1、关于番外:很抱歉这几天不能上网发邮件,前天孩子入院前,我放了个公共邮箱在77章,结果可能马上被举报,被管理员锁了,只好删除了邮箱地址。后来又让几个作者朋友帮忙发了些邮件,但是还没发完。
 
    这几天我还要照顾孩子,如果要把剩下的邮箱发完,可能断断续续得几天。我想了个办法——我把我的qq小号放上来,没收到番外的亲,麻烦你们加我为好友,不需要验证的。加完之后请记得敲我一下,我传给你,谢谢;qq号我还是放在77章作者有话说里了,大家去77章看qq号吧。先用这个办法,不行再说。
 
    2、关于更新:本文正文还有2章,番外2章就完结。更新时间尚不确定,争取月底前完结。
 
    3、关于新文:计划4月1日开新文,新文是现言,暂定名《心上的人》,这个名字其实有双重含义,言情+剧情,甜蜜又血腥,其实写完独家占有,老墨对于言情与剧情的糅合,还是有许多新的感触。新文在言情部分,会比慈悲城更成熟些,剧情部分,会比独家占有更精练紧凑。我很想把下一本做得更让自己满意,也让你们喜欢。所以希望到时候大家都能回来,别让我开坑的时候,一个人冷飕飕啊~
 
    4、关于诗歌会活动:我问了一下编辑,说活动日期2月22日-28日,所以有几个22日之前就发表诗歌的朋友,请再发一次,不然系统统计的时候,就没有入选资格啦。辛苦了。粗略看了一下,大家都很有才啊,藏龙卧虎,我都觉得好有面子。。。。。
 
    大概就是这么多了。下一更我争取2-3天内放上来,但是的确不确定。大家看到后台有更新提示,就可以了。
 
    最后,看到很多读者留言说每天刷邮箱,而且反复给老墨留邮箱,真的很抱歉,让你们废了很多精力,孩子病情加重超出预料,实在抱歉。
 
    爱你们,晚安。
 
    丁墨  2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