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甬道来到尽头,他们重新到达查恩原本疗伤那处空旷之地,空间撕裂的气息在这里强烈至极点,连呼吸也感觉困难,但最为诡异的还是,不久前还在这里的二十几条大汉,竟然全无踪影,仿佛从来未曾出现过一般。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先前查恩疗伤那团血茧所在的位置,如今是一个深坑,提醒着他们之前一切并非幻觉,那是绯钻力量碰撞下所产生的战果。 www.daocaorenshuwu.com

查恩的面色更阴沉了,目光细细掠过四周,察看一遍后,才走到深坑边缘,一个完整的传送阵呈现于深坑底部,传送阵呈圆形,浑圆得就像圆规画出来一般,四周的边缘处如梯田,一级一级分毫不差的层层而下,如无数钉子一般的小岩峰密集穿插其中,毕维斯心头大震,他见过类似的传送阵,那是在无垠沙漠。 daocaorenshuwu.com

不过现在所见的传送阵,无疑要小许多,也没有洁白流痕的守护,莫非这里真的有那个传说中森林最大的神迹时代科研基地,但入口太小气了吧,还是这里只是后门……

www.daocaorenshuwu.com

表面看起来,那传送阵死气沉沉一片,没有萤光闪耀,也没有华丽的花纹,但两人都能清晰感应到,那叫人窒息的空间力量,正是由那里发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毕维斯正失神间,听到查恩以漠然的声音吩咐:“毕维斯,你这个死小孩,下去看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毕维斯很想说“不”,可是查恩向他走近了一步,于是,毕维斯赶紧滑入大坑,越接近那传送阵,那撕裂的力量就越强烈,似乎每一个下一瞬间,都会被这股狂暴的空间力量肢解为碎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毕维斯咬咬牙,眼看就要走入那传送阵时,意外再次发生,空间撕裂感猛地加剧许多,一股巨力从传送阵内喷涌而出,毕维斯身在近处,几乎没有任何反应的时间,就被这股巨力冲击得弹射而起,重重的撞击在壁上,才止住跌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道炫目的光柱喷射而出,曾经消失得无影无踪的人们,一个接一个的从传送阵内跌出,低沉的惨叫声、沉重的呼吸声、含有抱怨的惊叹声种种声响,纷乱的回荡在这片空间之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毕维斯很留心的观察到,他们脸上似乎除了惊喜,更多还是惊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只听人群里有人抱怨:“都说了准备不充分的情况下,不要碰那传送阵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稻草人书屋

但很快,他反应了过来,第一时间冲向老诺林的位置,他可没有忘记查恩的存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查恩也反应了过来,马上扑向毕维斯,他也没有忘记要生剥毕维斯的皮这个承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怜老诺林尚未从传送中回过神气来,马上就迎来查恩的凶邪气息,老诺林赶紧低吼:“那个怪物回来了!” 稻草人书屋

一对匕首闪现手中,将毕维斯护在身后,径直迎向查恩。 daocaorenshuwu.com

原来先前他们这群人发现这个传送阵一角后,兰贝克立即就跳下深坑,拨开掩盖在传送阵上的泥尘,为了让烈阳重新正视自己能力,在这个执念的支持下,他完全不理会他人劝告,反而往后挥挥手,立即又有几人上前帮忙,但神奇的事情发生了,那传送阵仿佛有灵性一般,仅仅被拨开一角,其余掩盖其上的泥沙,纷纷散去,接着,一个巨大的空间吸取之力,狂涌而上,将四周一切事物,统统吸入传送阵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这时,只有老诺林领着慕斯等几个亲信,往甬道的出口奔去,打算追回毕维斯,尚未走出甬道中段,也被这股撼天动地的空间力量拉扯得倒飞而回。 www.daocaorenshuwu.com

他们被卷入一片灰蒙蒙的世界之中,虚空中全是密密麻麻字符光影,狂乱飞舞,任由这群佣兵曾有多么丰富的冒险经历,此时也再难保持从容,慌乱的叫骂声和质疑声一片,这光怪陆离的情景,更像是陷入某个大型的术之中,还是上千个高阶神力师共同布置和发动的法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过人声的响起,也让他们的心快速镇定下来,这就是同伴的力量,发现相互之间相隔并不是那么遥远,落入这个倒霉的境地并不是自己一个人,心里顿时踏实许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这片瑰丽且诡异的空间中,传送阵依然在他们脚下不远,他们迅速汇集,先离开这里再作打算是所有人心里的共识,但任由他们摸索,传送阵却不再启动了,人心立即又开始慌乱了。

daocaorenshuwu.com

首先发现端倪的人不是经验最丰富的老诺林,而是慕斯,她洞察到传送阵的东南角和西北角有两个掌印,估计同时按上去,才能将他们传送回去。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她的猜测成为了事实,也所幸如此,刚好拯救了准备踏入传送阵内的毕维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查恩眼见这群人重新出现,内心潜意识的恐惧又深了几分,再看老诺林全力出击,大魔小魔又快步逼近,知道暂时只能退去,他目光大有深意的掠过慕斯所在,又狠狠的瞪了毕维斯一眼,那孩童一般的躯体已电射进甬道,疾速远去,他拍拍怀中封印怀表那只盒子,心道也不是一无所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毕维斯心道,糟了,暴怒之魔到底是不是在沉睡之中,现在还是毫无反应,这厮现在被查恩变态拿走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诺林也不追击,长长呼了口气,才道:“我们先回去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奥斯顿说:“诺林阁下,我们是否需要各自派出人手守护这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诺林憨厚一笑,沉声道:“我还真巴不得他跑回来,进入这传送阵内一探究竟。”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按照刚才慕斯的发现,传送阵是需要两个人才能发动,奥斯顿立即会意,会心一笑,任那怪物如何猖狂,只要一旦进去,出不了那片世界,也无可奈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奥斯顿低声道:“诺林阁下,我们今后一段时间,主要任务该是攻克这里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正是,不过下次来,我们得做好万全的准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毕维斯就在他们身边,就凭两人对话,就将事情猜出几分,顿时一阵后怕,我差点就进入到那传送阵内。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众人撤退时,兰贝克看了看毕维斯,又转头望向奥斯顿,眼中露出询问之色,奥斯顿缓缓摇了摇头,他们确实制造出了意外,但这个意外却没有导致毕维斯有任何损伤,虽与计划不符,但也没办法,现在团队里死了人,老诺林也正同行,只能暂时放过毕维斯了。

daocaorenshuwu.com

兰贝克脸上顿时流露出失望的神色,在他看来,无论此行有什么收获,如果毕维斯还活着,那就是个失败的夜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回程的矿车上,毕维斯向弗朗询问了传送阵的事情,弗朗简略说了一遍,目光不经意的在慕斯面上停顿了几次,在那片瑰丽的光华之下,这样纷乱的环境里,那两个掌印不靠近细看,根本无法发觉,但慕斯这个家伙竟在短时间内就发现了它们,还第一时间提出离开传送阵的方法……这是此人的洞察力远在自己之上,还是他根本就是到过这里,或者类似的地方。

daocaorenshuwu.com

慕斯面无表情,无惊无喜,就像没有感觉到弗朗和毕维斯不时投来的目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路上的气氛比来时更为压抑,矿车滑轮与轨道的摩擦声是他们耳边可以听到主流声响,毕维斯和弗朗闲聊了几句后,也停止了说话,毕竟几具尸体就摆放在他们的不远处,虽不认识,但不久前还点头打过招呼的团友,对于甚少执行佣兵任务的毕维斯而言,这种感觉绝不愉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两个派系组成的临时团队散团前,老诺林免得让人发现自己和毕维斯的关系,仅仅是安慰了一句:“小伙子,你的运气不错。”就由慕斯搀扶离开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反倒是奥斯顿微笑上前,着实以温和的语调安慰了毕维斯好几句,好像之前他们任何不愉快的事情都没有发生。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毕维斯主动道:“奥斯顿阁下,我这发现虽然带来了危机,但给予你的惊喜也绝对不小吧,请问我的任务……” daocaorenshuwu.com

奥斯顿正容道:“确实是一大发现,我一定给予你这次发现极高的评价!但是……女议员的项链并没有出现在传送阵之后,我们还需要进一步探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毕维斯没再答话,而是轻轻的笑了,笑容里多少带点嘲讽的意味。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奥斯顿自知理亏,只能补充一句:“毕维斯先生,只要你参与探索,无论传送阵那边能否发现项链,我都将评定你的任务完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毕维斯笑容的嘲讽之意这才挥去几分,他道:“希望不会再发生一些令人不愉快的意外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那是自然!”奥斯顿微笑回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毕维斯走回到监仓,随着狱卒将仓门“铛”一下关闭,几乎所有的同仓狱友都醒了,但没有人敢吭声,只有监狱里的特权人物,才会出现晚归的情况,在他们的理解,或许是区长有什么委托给右手大人,又或许是监狱里各个区的一些头人举行什么内部会议,反正对毕维斯的敬畏不禁又重了几分,右手大人不但是这个仓的特权人物,看来还成为了死神忏悔的特权人物。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只有靠近光明果那位犯人,默默将光明果的亮度提高,好方便毕维斯走回自己的床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毕维斯也没有发言的心情,一声不吭回到自己的床上,他的心情却一时难以平静下来,他想起暴怒之魔还在查恩手中,议长阁下是发生了什么意外,才导致罕见的沉睡,还是故意如此,打算给查恩一个惊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到底不是一个恶人,自己安全之后,一时也惦记暴怒之魔的安危,只怕暴怒之魔真个是深度沉睡休息,而查恩为了报复自己,将暴怒之魔化身的怀表砸个稀巴烂,那就悲剧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毕维斯的床位是通风最好的位置,也就是比较靠近铁门的位置,这令他不得不时常看看铁门方向,根据他的人事,查恩不是个按常理出牌的变态,万一这厮越想越不忿,直接从坑道杀上来,放开手脚大开杀戒,那就糟糕透顶了,监仓里虽然都是他的小弟,但这些小弟都是便宜得来的,一旦出现生死相搏,他们肯定跑得比兔子还快。 稻草人书屋

接着他又想到奥斯顿和兰贝克,如果他没猜错的话,这两个贱人是打算狠狠教训一次自己,甚至到了见血封侯的地步,兰贝克的仇恨可以理解,毕竟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但奥斯顿为何如此呢,难得妮娜心里仍是对我念念不忘?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想起女性,他不禁又怀念起善解人意的爱瑞斯,唉,这小丫头在她的家族里,不知道过得好不好,还有蜜瑟莉,身在异乡,那火爆的脾气不知有否改变,还有佐伊大小姐,圣白杨的气场之下,她神经兮兮的性格还是一如既往……末了,潜意识深处又浮现出妮娜那张俏丽的脸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种道不清的感叹,深深的在他内心深处响起,很快,妮娜的脸庞又被查恩那张变态脸庞取代,查恩仿佛正在四层到处游弋,一片血雨腥风中,四处寻找自己的所在……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怀着忧虑和惊惧,还有一丝丝旖旎,毕维斯好不容易进入睡眠之中,却没过多久,又被沸腾的人声吵醒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右手大人,快醒醒!快醒醒!”依稀是他某个便宜小弟的声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毕维斯立时在深沉睡眠中惊醒,惊道:“啊,那个变态真杀来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那便宜小弟顿时愕了一下,才道:“右手大人,你说什么?地下三层闹火灾了,我们得紧急疏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毕维斯这才听到远处依稀传来绵长的笛声,醒悟地下三层就是他们楼上,一旦火势蔓延下来,那就不妙了。 稻草人书屋

他点点头,喃喃道:“火灾还好,总好过是那变态杀到。”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没什么!”毕维斯看了眼铁门,仍是紧紧关闭,隐约听到外面的狱卒正逐一将铁门打开,口中喝道:“不要慌,全部到广场上集中,按集会位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外面人声嘈杂,尚未轮到开铁门的犯人们,正用力的将门拍得哐哐乱响,很是群魔乱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在这片混乱之中,终于轮到毕维斯这个四号仓开门了,犯人们正想一涌而出,还是原四号仓的前老大索萨诺先反应过来,重重咳嗽两声,众人才醒悟,让他们现任老大毕维斯先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毕维斯不禁在苦涩中笑了笑,原来自己这么快就树立起自己的江湖地位了,也不客气,率先走入,迅速融入人群,快步来到广场。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广场上已是人头汹涌,各个岔道各个监仓的犯人都被驱赶出来了,埋怨声、争吵声、火灾长笛声等种种声音混在一块,吵闹得就像一个大市场。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扮演狱卒的奥斯顿阁下也不得不和其他狱卒一起,挥舞着棍棒,吆喝着维持秩序,就连老诺林也在慕斯的陪同下,出现在广场一角,漠然的打量着这片临时市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强力的镇压下,还有老诺林亲自出手打残两个趁机闹事的犯人后,场面总算稳定下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诺林平静的吩咐:“就按现在的排列,集体往西南方向移动,腾出最大的空间,让三层那些犯人下来。” daocaorenshuwu.com

按照死神忏悔的火灾管理条例,当三层发生火灾,犯人们将暂时迁移往四层躲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毕维斯揉着眼屎,打量着吵闹的四周,倦意稍退,他的目光很快落到蹲在他身旁的硕鼠身上,硕鼠的脸上,有一种说不清的神色在里面。 稻草人书屋

硕鼠察觉到毕维斯的注视,挤出一点笑容,道:“真是无趣,劳累了一天,想睡个觉都这么困难。”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一向纵容镇定的硕鼠,似乎有点慌乱啊,硕鼠发觉到毕维斯眼中那份疑惑,解释道:“我怕火,有点阴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毕维斯温和一笑,表示理解,内心却是想,不对,这家伙似乎知道有这场火灾发生,这神色该是准备干什么事才会出现的紧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三层的犯人们通过吊车下来了,又是一阵新的闹哄哄,一股微微的焦味也被他们携带了下来,上面确实是发生火灾了,但并不严重,毕维斯观察到,他们当中大部分人都并不狼狈,有一些地下三层的人头,还笑嘻嘻的和四层相熟的人头打着招呼。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要不是有众多狱卒在现场维持秩序,恐怕这些人还会挤在一块,就像在外面世界的酒馆里老朋友见面一般,拥抱后大声谈笑一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在这纷乱的环境下,毕维斯发现了一个细节,那曾令他印象深刻的手拿菱角琴、总能弹奏出悠扬乐曲的男子,也是三层的犯人,他下来时,目光飞速掠过全场,然后很快锁定在毕维斯这个位置,停顿下来,微微点了点头。 daocaorenshuwu.com

毕维斯知道他看的并不是自己,而是身边的硕鼠,硕鼠和菱角琴男人相互点头后,目光几乎同时落到另一个从地下三层下来的男子身上,那男子长得并不是特别魁梧,黑色卷发乱哄哄的堆在头上,脸上有几条横七竖八的刀疤,整个人散发出的是凶邪暴戾的气息。 www.daocaorenshuwu.com

这人显然也是人头之一,远远就朗声大笑道:“索萨诺老大,离上次见面快有一年了吧,你风采依旧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索萨诺这位前四号仓的老大不太自然的一笑,看了看毕维斯的脸色,见对方无所谓的样子,才笑着应了句:“你的刀疤痕也越发精神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这是什么修辞手法?谁料那男子竟哈哈大笑,显然将其视为一种夸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人又留意到毕维斯,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淫笑道:“索萨诺老大,你好艳福啊,这根白兰藤不错,什么时候送来给我也玩一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索萨诺的脸色马上就变了,反倒是毕维斯仍是一脸平静,就像没听到那人说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索萨诺慌忙道:“你胡说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刀疤汉却哈哈一笑,转头向别处打招呼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广场虽然宽敞,但一下集合几千人,也难免显得拥挤,毕维斯的四号仓被挤到了和三层犯人接壤处的最前线,硕鼠仍是在毕维斯不远处,有一句没一句的和毕维斯聊着,只有视线不时停留在满脸刀疤的身上,那内敛的深切恨意,看得毕维斯也心中一寒。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心道,对了,硕鼠显然在这鬼地方呆过,还曾和满脸刀疤结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那硕鼠蓄势待发的模样,待会可不要因为什么冲突而殃及池鱼才好,想到这,他赶紧往后面挤了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时,硕鼠却对他笑道:“知道吗?毕维斯,在这群人当中,我就对你印象稍好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毕维斯一时捕抓不到硕鼠的意图,只好微笑应道:“谢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硕鼠又道:“我曾为自己的青春哀悼,不是因为它短暂,而是因为,它未到来,便已消失……或许到了我临死前回光返照的一刻,对于生命的看法,亦是如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毕维斯内心深处的心弦被莫名的弹动了一下,硕鼠也不待毕维斯回应,接着道:“有一个故事埋藏在我心底很久了,我忽然很想和你分享一下,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听听。”

www.daocaorenshuwu.com

不知为何,毕维斯忽然感应到一种不祥的气息,他皱眉道:“硕鼠兄弟,你知道吗?在很多小说或者舞台剧里,当有一个角色说出这样对白的时候,那往往就离他挂掉差不多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硕鼠哑然失笑道:“那你就当我差不多挂掉好了……在很多年前,有一个年轻人不小心犯下了错事,被送到了这里,在这个灰暗的世界里,渡过了他的青春岁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们都有做错事的时候,尤其是年轻的时候。”毕维斯将观察四周的目光重新深深投到硕鼠的脸上,他发觉硕鼠今天与平时确实完全不一样,硕鼠并不是一个多话的人,但他今天倾诉的欲望太过强烈了,而且话语里总渗透出一种不一样的意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硕鼠嘿嘿一笑,也不在意毕维斯这么年轻也这么老气横秋的感慨人生,说:“年轻人刚来这里的时候,受尽欺凌,那真是一段可怕的岁月,他的菱角就是在那个时候被逐渐磨平的,但这个年轻人运气还不错,他遇上了一个前辈,一个因为诈骗罪而进入死神忏悔的家伙,嘿嘿,说起来,他所犯的罪行和你一样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毕维斯苦笑回应,诈骗罪在这个充满罪孽的地盘里,反倒像是个值得炫耀的光彩罪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地下三层的犯人一队队的挤进广场,那个满脸刀疤恰恰就在他们不远处,而菱角琴的男子,也在附近。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硕鼠继续道:“那位前辈虽不是强者,但对年轻人非常照顾,他甚至动用了可以动用的所有关系,帮助年轻人离开原先那个可怕的监仓,让他调到自己的监仓中,于是,年轻人的日子好过了许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硕鼠的眼中流露出深切的缅怀之色,隐约还有眷恋、不舍、愧疚,毕维斯暗暗猜测,年轻人和前辈之间,恐怕已经不是单单的友情了,里面一定还有类似父子的亲情,甚至,说不定包含有某种特殊的感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时,地下四层广场上的光明果忽然闪烁了一下,立即引来周围一阵喧闹声,硕鼠毫不在意,他揉了揉眼角,续道:“转眼间数年过去了,年轻人眼见就到了出狱的时候,可是新来了一个名叫巴克的混蛋,他仗着自己实力,要将年轻人当成是白兰藤一般玩弄,年轻人拼死拒绝,那位前辈保护了年轻人,但他们都被巴克揍得很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这话时,硕鼠目不斜视,反倒是毕维斯的视线不经意的掠过满脸刀疤那人的方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前辈和年轻人那间监仓的老大庇护了他们,好不容易,年轻人终于出狱了,而前辈还有十年的刑期,他们殷殷惜别,约定在外面的世界重遇。年轻人一天天的计算日子,等待和前辈重逢的日子,谁料到,十年过去了,仍不见那位前辈来寻他,年轻人不得不出重金去打听死神忏悔内部的情况,没想到,那位前辈在数年前已经死去了……”说到后来,硕鼠竟已有呜咽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