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生死一百八十秒(上)

手表上,倒计时三分钟。

余洋转过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位置,万分的留恋,但是已经却已经看不清楚任何的痕迹,余洋透过浓浓的黑雾,看见了约翰,看见了罗伯特,还有杜伦,凯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慢慢的转过头,余洋再一次的拿出一枚手雷,有些费力的将引信拉开,自己身前的位置随意的一丢,正常状态下余洋可以丢出三十米左右的距离,但是现在仅仅能丢出五六米距离,还是因为手雷在地面上滚动了一段时间,不然的话,可能连三米都不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丢出手雷,余洋从自己的衣服之中拿出了一根镇痛剂,将自己的胳膊抬起来,卷起自己的衣袖,随便找了一个位置和扎了下去,然后用尽全力,将镇痛剂全部打入自己的体内。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余洋的身后的索马里民兵很多,余洋不知道具体有多少,但是他知道一定很多,身后不断的传来嘈杂的脚步声,还有各种各样的叫喊声。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黑夜给了黑人天然的屏障,余洋将脑袋从掩体之中探了出来,根本分不清哪里有黑人,随意的对着可能有黑人的地方开了两枪,惨叫声传来出来,余洋没有想到自己胡乱射击居然能够击中黑人,但是同样暴露了自己的位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子弹瞬间击中了余洋周边的位置,几十发子弹,几乎瞬间的打在了余洋周围的掩体上,余洋一瞬间看见了十几个黑暗的位置冒出了枪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对着记忆之中有人地方进行火力压制,和之前进行的精准射击不同,现在的余洋根本没有太多的力气去瞄准,只能够勉强的掉转枪口开枪,至于能不能击中索马里民兵,余洋只能看老天爷怎么安排。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掩体在马路边缘位置,三面都有可能有敌人,余洋再一次的丢出一枚手雷之后,将地上的弹夹给收了起来,咬着牙齿从地上站了起来,他的左腿已经完全失去了直觉,无力的在地上拖动着,艰难的,一步一步的走向了旁边的一个房间之中。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一边走,一边咳嗽,一边咳嗽,一边吐血,余洋感觉自己的视线越来越模糊,自己眼前的物品开始出现了重影,脑袋十分的沉重,身体也十分的沉重,每走一步都是很大的负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半分钟,三十秒的时间,余洋走了不到十米的距离,从掩体走到了屋内,三十秒,余洋除了无力的对着周围丢手雷之外,没有做任何的事情,但是也仅仅的走了十米,刚刚走进屋子之中,进入房间之后,余洋想要跨过一个台阶,瞬间的倒在了地上。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身体的疲倦,失血过多造成的后遗症,余洋到底之后,只感觉自己的眼前一黑,现在他很想睡一觉,舒舒服服的睡一觉,闭上眼睛,不用去面对屋子外面成千上万的索马里民兵,不用去忍受自己身上痛苦,只需要余洋闭上眼睛,就可以结束这一切的痛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余洋听见有人再和自己说:“余洋,你累了,你需要休息,余洋,休息吧!”声音很慈祥,十分的慈祥,就像是儿时的夏天,蚊虫横飞,自己躺在蚊帐之中,母亲拿着蒲扇给自己扇风时说的话,余洋,快睡吧,充满着诱惑力,余洋的眼睛慢慢的,一点点的往下闭合着,双眼,一点一点的开始闭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紧握着手中的武器,好像也开始松开了一般,这种感觉余洋很喜欢,母亲的怀抱是温暖了,余洋也十分留恋的,如果可以,余洋希望时光可以停留,永远的留在那一刻,永远的躺在母亲的怀抱之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在余洋要闭上眼睛的时候,另外一个声音响了起来:“余洋,你不能睡,睡了,你就再也起不来了,不能睡,振作起来,快点振作起来!”声音很急促,也很严厉,余洋侧过耳朵仔细的听着,好像是自己的父亲的声音,好像自己每一次犯错,自己的父亲都会严厉的责罚自己,就是这个声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能睡,你睡了,就再也醒不来了,你是军人,你要战斗,你现在需要继续战斗!”声音很严肃,又好像是自己曾经的教官一般,站在自己的面前,对着自己喷口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又犯错了吗?又要被罚跑圈了吗?”余洋自言自语,他看见了自己的连长,自己的排长,自己的班长!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余洋,我们是侦察兵,侦察兵是什么?就冲在战场的最前端,我们是部队的尖刀,是部队的眼睛,余洋我问你,如果你被敌人包围,无法突围,你该怎么办!”班长的声音在余洋的耳边响了起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条件反射一般,想要到大声的嘶吼着回答自己的班长:“我会战斗到最后一刻,直至自己战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战斗到最后一刻!”余洋脑海之中突然的冒出了这么一句话,余洋即将闭上的眼睛,猛地挣了开来,余洋脑海之中的幻觉全部都消失,母亲,父亲,连长,排长,班长都消失不见,面前只有一个破烂的房间,身后不断传出的越来越近的枪声,还有脚步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