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等待

战争留下的,不仅仅是一座座变成废墟的城市,也不仅一串串冷冰冰的死亡人数,还有那些站在家乡的路口,等待着回乡战士的未亡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余洋走到德国士兵的尸体面前,轻手轻脚的搬动德国人的尸体,首先将他给翻过来,保持刚才躺在地上的姿势,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德国人的手中掉下一张照片,一张女人的照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蹲下身子,慢慢的将照片给捡了起来,看了看照片,背景很简单,应该是在德国的一个农庄,一个女人对着镜头笑,笑的很灿烂,外貌看起来也不差,应该是这个死去的机枪手的老婆或者女朋友,这个德国人刚才,可能就是在思念自己的亲人,才给了余洋机会。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余洋将照片给捡了起来,放回了德国人胸口前口袋之中,轻轻的拍了拍,叹了口气,战争,破碎了多少的家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余洋感慨了一下之后,接着继续自己未完成的工作,将德国人的尸体挪动到机枪旁边,一点一点的调整位置,趁着德国人尸体没有僵硬前,将姿势摆正,保持着刚才的模样,躺在地上,准备射击的模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准备好这些之后,余洋一边注意着三楼的楼梯口的位置,一边擦拭着地上的鲜血,确保不会被人发现,地上的这个德国人已经死亡,才小心翼翼的躲到了楼梯拐角的位置,慢慢的坐了下来,拿出一块巧克力,小心翼翼的捏碎了其中一角,放入自己的嘴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个时代的巧克力,还大多数是黑巧克力,很少有甜味的白色巧克力,黑巧克力入口之后的感觉,让吃惯了后世的巧克力的余洋有些接受不了,苦涩,没有丝毫的甜味,但是余洋知道,巧克力是补充体力,热量和卡路里最好的食物,所以即使很难以下咽,余洋还是尽可能将这些巧克力吞了下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余洋不知道,在他眼中难以下咽的巧克力,在斯大林格勒,苏联人和德国人停火区,一个交易市场上,却能够换到两个罐头,或者一包完整的香烟,即使这样,还有价无市。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余洋躲在角落之中等待着,窗外的枪炮声,就像是一首激昂的鸣奏曲一般,时而低沉,时而高亢,静下来新来听还感觉十分的有韵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时间缓缓的流逝,余洋看着怀表,已经过去了大约两个小时的时间,太阳也已经开始下沉,冬天的斯大林格勒天黑的特别早,几乎五点钟左右的时候,就会准时的下山,所以留给余洋动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只剩下两个小时的时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余洋在等待着,等待三楼的德国人从走下二楼,这样的话自己就有机会,将这些德国人全部都击毙,现在他根本不清楚三楼的情况,需要耐心的等待着,像一个猎人一般,等待着自己的猎物上门,在余洋等待的过程之中,时间再一次流逝,又过去了一个小时。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看了看外面越发变暗的天色,余洋再准备半个小时之后就动手的时候,三楼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声音不大,但是余洋却能够听的十分的清楚,脚步声,踩在木楼梯上的声响,动静不大,但是余洋依靠着墙角,却能够听的一清二楚,有德国人动了,看起来好像是从三楼走到二楼的位置。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一个德国人的声音从三楼传来,接着脚步声变得越来大,余洋手中抱着M4A1闭气凝神的等待着,聆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德国人一边走,嘴巴里一边说着什么余洋听不懂的语言。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桑德列抱着自己的武器从三楼走下来,刚刚走过拐角,就看见诺伊趴在地上的位置,立刻出声叫了起来,他们六个人已经分配好了工作。

稻草人书屋

楼上四人,楼下两个人,不再冒头,而是在小楼之中躲藏着,等待天黑之后,再逃出去,每个人三小时轮换一次,现在轮到他来到二楼当机枪手。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诺伊没有任何的反应,好像没有听到他说话一般,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由于天色已经变暗,而且诺伊趴着的位置比较靠近墙角的位置,所以从三楼走下来的德国人根本没有发现躺在地上的诺伊已经死亡,而是一步一步的慢慢的走过去。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该死的,诺伊不会已经睡着了吧!”德军士兵慢慢悠悠的一步一步的从楼梯上走下来,不过他十分注意自己的动作,尽量不让自己暴露在窗口的位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在这个时候,余洋突然的从拐角的位置走了出来,手中拿着M4A1步枪,对着面前的德国人就是三枪点射,两个人之间的距离不到三米,余洋即使没有瞄准,三发子弹还是十分精准的击中了德国士兵,其中一发击中了德国士兵的心口的位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被余洋击毙的德国士兵从楼梯上滚了下来,滚到了余洋的面前,余洋对着他的脑袋补枪,子弹在这个德国人脑袋上开出一个洞口,后脑混合着红白两色流淌出来,还有一股烧焦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