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地下室

余洋迅速的从地上爬了出来,将自己的狙击步枪收起,背后的步枪拿在自己的手中,爆炸声是从自己身后的楼梯口传来的,应该是自己留下的诡雷被人引爆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迅速的抱着武器从房间之中跑了出去,看向二楼的楼梯口,一个德国人倒在了血泊之中,余洋对着他的脑袋就补了一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楼下的位置,还有一个德国人躺在地上呻吟,余洋听见之后,同样在重伤的德国人的脑袋上补了一枪,迅速的来到了一口的楼梯的转角位置,小心翼翼的瞄着一楼的位置,不知道走进楼中的德国人到底是几个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心的沿着楼梯走到一口,没有发现,一楼的房间之中,没有任何的德国人,和刚刚一样空空如也,只有空气和碎石头。

www.daocaorenshuwu.com

“就两个德国人?”余洋检查了一楼之后,自言自语了一句,但是心中的危机感一直都在,特别是刚才爆炸响起的一刻,余洋心跳不断的加快。 www.daocaorenshuwu.com

相信自己直觉的余洋,再一次的检查了一遍一楼,依旧没有发现任何的德国人踪迹,但是心头的危机感越来越重,特别是在一楼盘旋的时候,余洋心中危机感越来越重,好像余洋呆在这里随时都会有丧命的危险一般,余洋躲在一个角落之中,四周没有可以射击角度,但是危机感依旧没有解除。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这一楼难道有什么玄机?”余洋蹲在角落之中不停的思考着,最后猛然的张开双眼,想到了一种可能。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余洋这才想起来一种可能,这个房间可能存在着地下室,之前余洋在卡诺伊娃家中就是住在地下室之中,刚才余洋将这一点给遗忘了,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从角落之中站了起来,走进身旁的第一个房间,开始更加仔细的检查房间。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之前被余洋忽略的地面这一次是余洋搜查的目标,地毯下面,床下等等各种地方,余洋都没有放过,仔细的翻开检查,但是却没有找到地下室的入口的位置。

稻草人书屋

最后余洋缓缓的来到了一楼楼梯口的下方,这是余洋现在整个地面唯一没有检查的地方,小心谨慎的走到了楼梯口下方的位置,就看见了一块脏兮兮的地毯摆在楼梯和地面的狭小空隙之中,余洋伸手轻轻的将地毯给掀开之后,在地毯的下面的位置,有一块铁皮,还一个内嵌的握把,应该就是地下室的入口。 www.daocaorenshuwu.com

余洋从自己的口袋之中摸出一枚手雷,准备丢进去的时候,门外走过来十几个老毛子,其中有几个人路过门口,透过大门,看见了蹲在楼梯口下面的余洋,立刻有些慌乱的掉转枪口,不过幸运的是,这些老毛子没有直接开枪,看清楚余洋身上穿着的军装,举着枪,慢慢的走了过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余洋听到了身后的响动,转过头就看见自己被三把枪指着,下意识的想要将自己手中的手雷丢出去,不过看见黄色军大衣之后,才忍住了冲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余,是你吗?”一个老毛子走到了距离余洋大约五米的地方,突然的对着余洋兴奋的叫了起来,余洋定睛看了看,是自己来斯大林格勒时候遇到的毛子,好像还是卡诺伊娃的弟弟,柯西金,点了点头,用手指了指地下室的入口位置,作出了一个禁声的动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三个老毛子看见余洋的动作之后,立刻明白余洋的意思,互相看了一眼,慢慢的走到了楼梯旁边,枪口对着地下室入口,小心的戒备着,柯西金站在余洋的身旁,高兴的看了一眼余洋小声道:“余,没有想到居然能够在这里见到你,谢谢你上一次救了我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余洋笑了笑没说话,指了指地下室的铁盖,又指了指自己的手雷,示意老毛子将铁盖拉开,自己将手雷投掷进去,这个时候,又有两个毛子走了进来,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他们四个人,不过当他们脑袋伸进来之后,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柯西金准备去拉开铁盖,余洋刚准备出声提醒,另外一个老毛子走动铁盖旁边,直接用力的一拉,地下室入口的铁盖被拉了开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余洋看见他的动作之后,也将手雷的保险给拔掉,沿着拉开的缝隙直接丢了进去,而地下传来了一串枪声,是冲锋枪的声音,拉开井盖的老毛子身上瞬间至少中了至少二十子弹,浑身冒着血的倒在了血泊之中,手中紧握的铁盖再一次的闭合了起来。 稻草人书屋

余洋看见铁盖关上,立刻一个箭步上前,一脚踩在了铁盖上面,脚下叮当作响,还感觉到下面有人想要推开井盖,示意柯西金也站上来,两个人,肉加装备,一共接近四五百斤的重量,直接让下面的德军没有办法将铁盖推开逃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声沉闷的爆炸声从地下传来,余洋丢下的手雷被引爆,迅速的从铁盖上跳了下来,看了看柯西金:“你们怎么会来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