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屠戮

果然,余洋的办法的起了效果,杀掉了自己身前的德国人,余洋转过头,表情狰狞的大吼着,身后的德国伤兵被余洋吓到了,这一次,这些德国伤病开始怕了,几个已经走下病床的德国人慢慢的又坐了回去,不敢看向余洋的眼睛,也不敢有任何的轻举妄动。 www.daocaorenshuwu.com

余洋扫视了一眼地下室里幸存的其余德国伤病员,这些人眼神之中依旧充满着仇恨,但是余洋却从这些仇恨的眼神之中看出了畏惧,不再像刚才一般好像要吃掉余洋一般。

稻草人书屋

就在余洋恐吓住这些德国人之后,身后不远处的通道传来了动静,柯西金的声音从里面出来:“余,你还好嘛?你哪里情况怎么样?”

稻草人书屋

这些老毛子的心还真的大,不知道余洋死没死的情况下,居然敢开口发出这么大的声响,幸好余洋还活着,也幸好余洋刚才自己率先动手,不然的话,如果是这些德国人估计多远就能够发现异常,有所准备。

daocaorenshuwu.com

余洋听见柯西金的声音之后,一边戒备着,一边枪口对着周围的其余的德国伤兵。慢慢的走到通道口的位置:“我没事,这里是德国人的医疗站,屋子里还有一些伤兵,你们过来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好的,我们马上就到!”接着通道之中传来了更大的动静,柯西金和几个毛子确认余洋没事之后,加快了自己的脚步,几个人居然大摇大摆的在通道之中开始聊天。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大约过了有两分钟,柯西金从通道之中钻了出来,满脸灰尘,好像在泥地之中滚了两圈的样子,嘴巴和眼睛之外,其余地方看不出颜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该死,这里的通道太窄了,我被卡主了,该死,这个通道口实在是太窄了!”这个叫做诺万的人,是这四个老毛子之中身材最为魁梧的,这个通道挖掘的有些不规则,医疗站这里的出入口比较窄,加上因为爆炸,整个通道被掩埋了一部分,这个家伙被卡主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庞大的身躯有些滑稽的被堵在了通道口的位置,大声的嚷嚷着,进退不得,余洋看见这一幕之后,噗嗤的笑了起来,刚才心中的紧张情绪已经消失不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柯西金,你来将他挖出来!”余洋说完看了看身后的德国士兵,然后转过身子,开始将老毛子身下的尘土往外挖,半分钟之后,诺万终于从通道之中挤了出来,身后的两个老毛子也都轻松的钻了出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将诺万从通道之中挖出来之后,柯西金擦了擦伤口刚才爬了一路,脸上被蹭了不少细微的伤口,转过头看向余洋,刚要开口说话,就发现有些不对劲,这地下室之中居然还有别人存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里还有这么多的德国杂碎,余,你为什么不将这些人全部都杀死呢?”柯西金走到余洋身旁,就看见在屋子的几个角落,散布着十几个德国伤兵,立刻抱着武器瞄向这些德国伤兵。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些德国伤兵本来还有一点不甘心看着余洋,但是看见越来越多的老毛子从通道之中钻了出来之后,原本的怒火,不甘心,慢慢的成了死灰,慢慢的低下了脑袋,开始思起自己的命运,其实他们心中已经清楚了自己的命运会是如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们啊,是……”余洋没有来得及开口说什么,柯西金已经开枪,身后出来的另外的毛子也都拿起武器,纷纷开枪,一时间整个地下室之中枪声大作。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老毛子士兵的子弹并不多,一个人加起来也就三十来发,以老毛子射击精准度,三十来发子弹,并不足以将这些德国人全部都杀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武器之中的子弹打光了之后,这些老毛子并没有停手,而是直接抽出刺刀冲了上去,仿佛面前的不是伤兵,而是他们不共戴天的仇人,不死不休,哪怕对面已经没有任何的抵抗能力的伤兵。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枪声响的很急促,又戛然而止,四个老毛子握着刺刀,一刀一个,不管是死了的,还是有呼吸的,每一个德国伤兵,这几个老毛子都要补上一刀,而且这刀刺的十分的专业,直中心脏或者颈部等致命的位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柯西金解决了德国人之后,对着德国人的尸体吐了一口口水,开始再一次的检查这些德国人的尸体,走到每一具尸体旁边,用手中的刺刀再一次狠狠的刺下去,哪怕是余洋面前已经被炸成几截的尸体也不放过。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已经没有任何的活着的德国人,但是柯西积依旧在一边补刀一边狠狠的咒骂着:“这些该死的纳粹,该死的德国佬!”在确保每一个德国人全部都死的不能再死之后,四老毛子才开始收集战利品。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余洋扫视了一眼屋内的环境,没有说话,也没有阻拦,而是起身翻入了通道口边缘位置,整个人蜷缩在通道之后,默默的抽着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直到现在他还是有些接受不了枪杀俘虏和伤员,也许是因为自己并不是一个苏联人,不了解德国人带给苏联人的痛苦,不了解他们对于德国的仇恨,也许只有余洋亲身经历过,才能够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