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最后一天

余洋醒来六天之后,已经恢复了大概七七八八,不过受伤的左手依旧不能做太大的动作,但是下床的行动能力已经恢复了差不多,这几天余洋和卡诺伊娃一直同床共枕,但是却没有发生实质性的关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按照余洋计算的时间,自己昏迷了十五天,恢复又恢复了六天,加上自己之前在城中大约八天的时间,今天应该是余洋在斯大林格勒最后一天的时间,自己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将军的影子自己还没有看见,德国狙击手余洋也没有达到数量。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任务还是完成不了!”余洋一边默默的收拾自己的包裹,一边自嘲的笑了笑,自己要死了,就还有一天的时间,自己不死于德国人的枪口下,也会被系统抹杀。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生存无望,余洋也不打算自杀式的袭击军火库或者去单人偷袭德国人的指挥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首先德国人军师一级的指挥部都在城外西方的位置,而自己现在位于北方的位置,自己距离他们整整半个斯大林格勒城市的距离,等余洋摸过去,时间也差不多结束。

daocaorenshuwu.com

而且余洋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卡诺伊娃家中已经没有多少食物了,余洋决定在自己死之前,给卡诺伊娃和她的弟弟帕夫斯基多弄一些粮食过来,毕竟这位苏联姑娘照顾了自己这么久,如果不是她,余洋可能早就已经死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廖卡沙,你跟我,出去转转!”余洋整理好自己的物品背在自己的身上,看了一眼正在望着酒瓶出神的廖卡沙。 daocaorenshuwu.com

这个酒瓶现在已经被廖卡沙泡过十几次凉水,根本没有任何的酒味,估计就是来一条毛熊,都闻不到这里曾经装的是酒。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廖卡沙愣了一下,余洋的伤口还没有恢复,就要离开,不过他没有多问,抱起自己的武器准备离开,待在这个地下室接近二十来天,快将廖卡沙憋疯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伤还没好,你不能出去!”看见余洋要离开,卡诺伊娃立刻慌了起来,余洋上一次离开接过受了这么重的伤,她深怕余洋这一次离开之后,就永远的回来不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余洋笑了笑,他不是一个傻子,能够感受到这个女人对于自己强烈的关心,但是自己终究只是一个过客,明天自己就要死了,自己能够帮助这个可怜的女人的,只有尽量的多给她找一些食物,让她可以在这座战火纷飞的城市活下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去找点吃的,放心好了,德国人杀不了我的,我恢复的很好!”余洋说完,忍着痛抬了抬自己的左手,示意自己没有事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吃的我可以去找,这里我比你熟,我知道哪里有吃的,你就安安心心待在这里养伤!”卡诺伊娃依旧有些固执的不让余洋出门,她能够感觉到余洋这一次的感觉和上一次好像不一样,女人可怕的第六感。

稻草人书屋

余洋坚定的摇了摇头:“我去就好了,你和帕夫斯基好好的待在家中就可以了,廖卡沙我们走了!”余洋说完直接离开了地下室,廖卡沙紧随其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卡诺伊娃看着余洋的身影,声音有些哽咽:“余,你一定要活着回来,好么!”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余洋回头笑了笑:“放心吧,我一定会回来的!”余洋说完,就消失在了卡诺伊娃的视野之中。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走过熟悉的通道,余洋来到自己在斯大林格勒最为熟悉的一条街,二十多天让斯大林格勒再一次的披上了白色的外套,外面的世界白茫茫的一片,余洋有些出神的看着眼前的世界,想要将这周围的景色全部都记在自己的脑海之中。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如果可以,余洋希望能够回到了自己的故乡,苏省东海市的乡下一个小乡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村边上有一条小河,河上有一座小桥,据说还是唐代的古桥,余洋就是在哪里长大,河边的杨柳,屋边的谷堆,还有那颗桑椹树,小时候自己因为贪吃桑椹,不知道从那棵树上摔下过多少次,但都乐此不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过这一切,余洋都看不到,所有的画面都只能停留在记忆之中,而自己最终的归宿,却是在一个陌生的国度,陌生的城市,陌生的战场,也许自己死后,连一件裹体的衣服都没有。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余洋甩了甩脑袋,将奇奇怪怪的念头先丢到一旁,自己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多愁善感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现在最为重要的事情是卡诺伊娃找点食物,让自己在斯大林格勒唯一的朋友能够好好的活下去,将死之人,总要给活下去的人,留下一点点的希望,也是给这场战争留下点希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廖卡沙,这条街道上有德国人吗?”余洋趴在一座废墟楼之中,低声的询问着廖卡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廖卡沙点了点头:“应该有,但是具体位置不知道在那里,昨天的时候,有一队德国人经过这里,不过走的很匆忙,好像是路过,也好像留下了一部分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余洋听到之后,点了点头,从地上爬起来,现在自己的左手可以提着枪,但是却不能吃力,所以自己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右手撑住地面,从地上直接站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