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爆炸

一连清理十多个房间,余洋皱着眉头看着屋子里伊拉克的人的尸体,总感觉有些不对劲,但是具体哪里不对劲,余洋也不知道,心中隐隐约约感觉到危险的气息,但是却又找不到任何的蛛丝马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沃克,你有没有感觉到危险?”余洋清理完一楼的最后一个房间,解决掉最后一个伊拉克人的时候,忍不住的询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沃克看了看余洋,摇了摇头:“没有什么不正常,你是说这些伊拉克人吗?他们战斗力还算不错,但是威胁不到我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楼已近清理,A班,报告你的情况!”沃克说完之后不再搭理余洋开始继续自顾自的忙着,余洋感觉到了这个沃克对于自己的态度,虽然嘴巴之中说着久仰大名,但是却一直没有将自己当回事,或者说有一些看不起,也许他尊敬的是余洋手中的国会勋章而不是余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二楼清理完毕,没有发现乌法的踪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收到,建筑物清理完毕!安全!仔细搜查。”沃克说完之后,立刻将自己的头盔给拿了下来,随意的找个地方坐了下去,伸手从冰箱之中拿出一瓶饮料开始喝了起来,手中把玩着刚刚缴获的一把镶嵌宝石的短匕,余洋看了这个家伙一眼,摇了摇头,没有说完,慢慢的走出建筑物。

www.daocaorenshuwu.com

虽然沃克已经确定所有的伊拉克人全部都清理完毕,确认建筑物安全,反而余洋心中越来越不安,本来还想要仔细搜查一下房间的余洋,最终还是选择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也许是因为一两个小时的中等强度的战斗,自己神经有些敏感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嘿,余,看见你没事真的很高兴,我们在吃西瓜,你要不要来一口!”刚刚走出房间,余洋的耳麦之中就响起了特维斯的调侃声。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当然,你们最好给我留下一个最大的,我现在很渴,如果你能将朗姆酒打开的话,我觉得会更加的美好!”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余洋一边说着,一边慢慢悠悠的走向了不远处的坦克,进攻这栋建筑物一共有六辆坦克,但是唯独特维斯这一辆坦克的履带被炸断,他们三个人有些无聊的在车里玩牌。

daocaorenshuwu.com

余洋来到坦克面前用手抓住握把,全身用力直接跃到了坦克上方,顺着井盖直接算了进去,就看见特维斯三人一人叼着一块西瓜,正在打着扑克牌,不由的笑了起来:“三位,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我们现在应该在战场上,你们这么做真的好么?”

daocaorenshuwu.com

特维斯看了余洋一眼:“余,我们是装甲兵,和你不一样,我们没有坦克,我们战斗力只有五,欢迎英雄回来,如果不是坦克履带被炸断了话,我想我可以开着我的坦克,将对面这些伊拉克士兵全部碾碎,哇哦,23456,嘿嘿我赢了,拿钱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特维斯一把将手中的牌丢了出去,开始将德罗等人身上的钱给抢了过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该死的,我觉得你一定是作弊了,为什么每一次你都能有大老二,该死!”德罗可能输得有些多,抱怨了一句,接着开始重新洗牌:“余,玩牌吗?大老二会吗?五块钱一局,嘿嘿怎么样?来玩两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余洋拿起一块西瓜随意的吃了两口,摇了摇头:“我觉得还是算了吧,你们继续,我看着就好了,等会我们怎么回去?我们四个人将它拖回去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谁知道呢,余你怎么出来了,不进去搜刮一波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余洋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总感觉那个屋子里有危险,但是又不说不上来哪里有危险!所以我就出来了!”余洋说完无奈的耸了耸自己的肩膀。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沃克,在吗?我是特维斯,余觉得你们呆着的房间有些危险,我觉得你们应该好好的检查一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特维斯说完之后,露出了一口白牙,余洋不明白特维斯为什么会这么做,眉头轻轻一皱,就听到沃克的声音:“哦,有什么危险?我们已经检查了一遍,替我谢谢余,我们很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特维斯看了一眼余洋之后咧着嘴巴笑了笑:“余,如果你感觉到有危险,你最好提醒一声,等会如果真的有什么危险了,也不会有人调查你,嘿嘿嘿,而且沃克这个家伙,十分的骄傲,从来听不惯别人的建议!”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谢谢你!”余洋明白了特维斯的意思,如果之前沃克他们出现了问题遇到了危险,也许余洋也要跟着倒霉,可能被某些机构请去喝茶调查,但是现在自己已经提醒过了,如果再出现事情,自己就没有任何的责任,虽然余洋根本不在乎某些单位的调查。

www.daocaorenshuwu.com

“来吧,我们一起打牌……” www.daocaorenshuwu.com

话未说完,大地突然的颤抖了起来,接着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响了起来,余洋坐在坦克车里,感觉就像是一辆暴风雨中间的小船一般,来回的晃动,余洋一头撞到了武器架上,接着又滚到了另一边,和特维斯两个人撞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