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 混乱

“哦,谢特!”余洋一边跑,一边撤退,同时时不时的回过头看了身后的美国人,亡魂大冒,刚才还只是一个班的美国人在追击自己,现在突然的变成了全军出击,增援过来的美军大约有一个营的人都在自己身后,密密麻麻的根本数不清数量。

www.daocaorenshuwu.com

不过这些美国人并没有开枪,好像和自己一样都在逃命,头顶有飞机的轰鸣声,余光一撇,就看见天空之中日军的轰炸机的再一次的出现在空中,这一次不是一架战斗机,而是轰炸机,正朝着自己这个方向飞来,日本人发现这支增援过来美军部队。 稻草人书屋

“该死的,迟早想办法将你们给打下来!”余洋说完之后,脚步加快,这些日军的轰炸机已经开始投弹,身后已经传来了巨大的爆炸声,而且随着美军和自己一样都想要跑到树林之中,日军的轰炸机已经出现在了余洋的头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妈的早知道就不将日本人的军装给脱掉了!”余洋现在心中有些后悔自己将那该死的日本人军装脱掉,不然的话,好像也没啥卵用,轰炸机也根本看不清楚地面上人,即使看清楚了,日本人会在意一个友军的生命吗?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轰!”

www.daocaorenshuwu.com

身旁传来一声爆炸声,距离不是很远,余洋感觉有泥土从侧面而来,夹杂着碎石块打在自己的身上,身体稍微的晃动了一下,然后脚下一个打滑,直接摔倒在地上,啃了一嘴泥土,余洋直接从地上爬起来,身后的追兵已经很近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虽然余洋有强壮无比和身轻如燕两个被动技能,但是身上的装备重要确实不低,奔跑起来有些拖累余洋的速度,重新站起来,余洋就看见距离自己最近的美国人已经不到二十多米了,不过这个家伙也十分的狼狈,没有管余洋,闷头向前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都在逃命,余洋也不准备太过于为难身后的美国人,只是拿出了两个手雷,直接丢在地上,然后继续加速奔跑,自己只是为了减轻自己身上的负重,如果美国人被雷炸死了,就不关自己的事情了,是他运气不好自己碰到雷了而已。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树林已经近在咫尺了,但是余洋需要穿越一片看起来十分开火的地带,没有任何的掩体,而且倒霉的事情还没有结束,自己的右边也出现了一支美军溃军,好像是从海滩被日军打败一路逃到这里的,距离余洋已经并不是很远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该死的,就不该出来!”余洋咬了咬牙齿继续加速奔跑,一边跑着一边用英文大叫:“轰炸机,轰炸机,规避,规避,快撤退,快撤退!”现在余洋又庆幸自己脱掉了日本人的军装,虽然现在穿着的迷彩不是美军的装备,但是总体来说和美军的军装有些像,身后的美国人知道自己是敌军,但是右边的家伙并不知道,自己说的还是一口纯正的英语。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感谢这个时代英文还未成为世界通用语言,日本人有人会英语的,但是口音绝对没有余洋的这么纯正,至少没有日本人说英文的那种奇怪的声调,所以听到了余洋声音之后,正在逃命的美国人只是看见了一个人穿着和自己差不多但好像又不是自己人军装的衣服逃命,身后还跟着一群友军,看样子应该不是友军。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他是……轰!”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一直在对余洋紧追不舍的一个美国人刚想要开口提醒自己的战友,前面那个家伙是日本人,但是脚边突然传来爆炸声,追击余洋的几个美军士兵有几个直接被炸到,只是被炸死了一个,更多的是被手雷碎片击伤,躺在地上惨叫着。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进树林,进树林,进树林日本人就炸不到了!”余洋一边大叫着,一边和右边的美国人拉开一定的距离,开始跑斜线,但是却十分担心自己身后的美国人对着自己开枪暴露自己的身份,但是当余洋再一次的回头的时候,发现自己想的可能有点多,身后已经一片火海,日本人的轰炸机还有战斗机正在到处肆虐,身后的家伙正在自顾不暇。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余洋也没有高兴太久,头顶的日本轰炸机将目标看向了自己这一边,准确说是美国人溃退的军队,五架轰炸机冲着余洋的位置直接飞了过来,开始投弹,一枚枚航空炸弹下坠的声音在余洋头顶响起,爆炸声也不断的响起来,余洋和那些美国人距离不算太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些日本人轰炸机的技术很差,明明自己和那些该死的美国人还有大约三十多米的距离,为什么会有炸弹落在自己不远处,如果是一枚两枚就算了,身旁不远处时不时的有炸药落下,余洋通过航空炸弹下坠声音判断,一旦有近距离的立刻找掩体躲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仅如此,还有战斗机,日本的打火机(零式)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加入了豪华套餐,不对是豪华屠杀序列,拉低高度对着美国人扫射,扫射美国人也就算了,由于飞机拉升需要一定的时间,所以每一次战斗机扫射的时候,总有子弹打在余洋不远的地方,最危险的一次,一枚子弹擦着余洋的脑袋飞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