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 老付杀人

从顾月柔哪里离开了之后,余洋有半个月的时间没有过去,看了看自己父母,同时继续保持锻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段时间内余洋也没有发病,睡觉的时候,也没有做噩梦,不过余洋却也没有再一次的喝醉,每一天都会喝一点酒,喝的不多,半醉半醒,同样的还有一些女人,逢场作戏的女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距离余洋进入任务还有四十天的时候,老付突然的找到了余洋,咧嘴笑了笑:“一直没空过来,今天过来看看,找你喝喝酒!”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老付一个人过来的,没有看见刘浩,看样子有些心事,脸颊上几道皱纹比第一次见时候深了一些,同时眉宇之间看起来有些落寞,显得有些忧心忡忡。

稻草人书屋

“怎么了?”随意的找了一家酒店包厢,余洋和老付坐了下来,老付一脸风尘,看起来好像是赶了一天的路,但是从苏州到东海不需要太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付看了看屋子里,确定没有任何的监控设备和监听设备之后,缓缓的开口:“我杀人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余洋听见之后,没有太多的惊讶,杀人现在对于老付,对于刘浩还有余洋来说十分的正常。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余洋之前和刘浩的聊天之中得知,刘浩也杀了不少人,只是一直没有说具体的数量,余洋知道,这个数字不会少,几百人是最保底的估计。

www.daocaorenshuwu.com

老付张嘴凄惨的笑了笑:“我杀的不是任务之中的人,是现实之中的人!”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老付说完之后低下了自己的脑袋,余洋听见之后,倒水的手抖了抖,他一直担心自己发病时候控制不住自己,但是没有想到老付居然是第一个。 daocaorenshuwu.com

带着一脸惊讶的看着面前的老付,看起来十分憨厚的老付,居然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果然是老实人总是做些感叹事,不过转念想了想,自己和老付比起来也好不到哪里去,如果不是之前有药物控制,也许自己早就是通缉犯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发生了什么事情?”余洋沉默了一会,缓缓的开口,老付能够和自己说,那么就是信得过自己,不过如果自己能够帮助他就要帮一下,毕竟能说话的人,没有几个。

daocaorenshuwu.com

老付深吸口气,眼睛有些迷茫看了看天花板,点燃一根烟,看了一眼余洋缓缓开口:“没有控制的住,有一次晚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付将事情经过给说了出去,没有丝毫的感情波动,杀人时候说的很详细,就像是一个屠夫在描述自己如何杀了一头猪一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套路有些老旧,老付有天晚上喝了一点酒回家的路上,遇到了两个流氓正在抢劫一个姑娘,老付看不过去,就动手阻止了。

稻草人书屋

两个流氓看见老付之后,居然亮出刀子,在老付面前耍刀子,和找死没有区别。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老付没有控制住自己的力道,杀死了其中一个小流氓,另外一个也被老付打成了重伤,相比于老付的遭遇,余洋感觉自己在银行里碰到的事情算是幸运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你打算怎么办,你这应该算是防卫过当了吧?家里花点钱,也许不用呆多久就可以出来的!”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老付不缺钱,余洋十分的清楚,在杀戮之地出来的人都不缺钱,这个社会如果有钱的话,很多事情都可以疏通一下关系,大事变成小事情。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老付点了点头:“钱我有,还有一千多万,但是我要是进去了,我进入任务副本应该怎么办?我还有五天就要进入任务了,如果现在被警察抓走的话,我在拘留所里突然的消失了,我应该如何解释呢?”老付说完之后,有些无奈的摊了摊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现在你那边的警方有没有通缉你?”余洋看着老付的样子,感觉他为了来找自己,应该是绕了很大的一个圈子,老付是一个老兵,有着基本的反侦察的意识,所以肯定会绕一大圈子之后,再来找余洋。 daocaorenshuwu.com

老付摇了摇头:“不知道,不过已经过去了三天,应该能够锁定我,毕竟现在监控探头这么多,我虽然将现场的一些明显的痕迹消除了一些,但是以现在的侦查手段,三天的时候应该可以确定嫌疑人是我了!余洋,你说我该怎么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余洋听到之后,眉头皱了皱,开始思考起来,最终拿出了电话:“你先别着急,我先给刘浩打电话,看看他有没有什么办法,如果实在没办法的话,你先逃出国吧,以后再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付点了点头:“行!”说完之后,拧开了一瓶酒,给自己倒了满满的一杯,喝了下去,看得出来,突然发生的事情,对于老付影响很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挂掉刘浩的电话,余洋好奇的打量着老付:“老付,你说你在千禧年当过几年的兵,杀过一个叛徒,当时到底是什么事情?你能给我说说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付抬头看了看余洋,摇了摇头:“有些事情一辈子都不能讲,你问了我也不能说,但是只能说两个地点你就应该能够明白了,南斯拉夫,格鲁吉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