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八章 准备撤离

入夜,余洋躺在床上,老付坐在沙发上,两个人忧心忡忡的听着窗外的枪炮声,老付侧过耳朵仔细的听着,枪声很杂乱,大多数的时候,都是AK的声音,现在是晚上十点多钟,从下午两个人回到酒店到现在,枪声就没有断过,而且越演越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头顶时不时的还响起战斗机呼啸而过的声音,接着就是巨大的爆炸声还有各种各样的炮弹的声音,战斗已经进入了白热化状态。

稻草人书屋

“看样子,政府军是准备彻底的收回这个城市和了,战斗一时半会结束不了,怎么办,我们要不要先从这里撤,等这边局势平稳了以后再过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付思考了一会慢慢的开口,现在乌克兰的局势,实在是太不稳定了,余洋和老付又不想参与到这些事情之中。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打仗,战斗,两个人在杀戮之地之中打的已经十分疲倦了,现实之中再参与进来的话,太累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机场已经封闭了,我刚刚查了一下,乌克兰官方已经宣布关闭尼古拉耶夫机场,同时对机场进行了轰炸,那是军民两用的机场,现在我们要走的话,只能够走陆地了,晚上不安全,等明天白天的话,我们想办法出城吧,先将就过一夜吧!就是不知道弹匣他们的骨灰,哎……”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没办法,夜晚出城危险太高了,酒店的周围一直有枪声传来,时不时的有武装分子在酒店周围出没,而且刚才城市广播已经宣布了,城市进入管控,禁止非战斗人员在夜晚屋外活动,反政府武装可不是政府军,做事没有任何的道理和你讲,一旦出去被发现的话,估计就是一发子弹送你去见上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付点了点头:“应该没事,寄存的地方应该不会被炸,现在也只能这样了,对了国内大使馆方面能联系上吗?”

www.daocaorenshuwu.com

“嗯,我刚看了一下我国驻乌克兰大使馆的官网,现在发出了红色警告,近期不要向着乌克兰旅游,我打个电话看看,就是不知道大使馆在这里有没有领事馆,如果有的话,说不定能够有人送我们出城!”余洋说完之后,就拿出电话照着大使馆官网的电话拨了过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五分钟之后,余洋挂掉电话,从下午以来,第一次露出了笑容:“大使馆方面让我们今晚先待在酒店之中,明天早上八点钟,我们酒店楼下等候,会有专门的车辆来接我们出城,城里面还滞留着十几个国人,大使馆已经启动应急措施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老付听到之后,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行了,那我先回去睡觉了,晚上注意一点!” www.daocaorenshuwu.com

第二天,早上七点,余洋和老付两个人站在房间窗户口,看着远处的街道,一夜的战斗,从城外已经打到了城内,枪声已经越来越近,枪声响了整整一夜,余洋和老付都是枕着枪声入眠,两个人睡的都不是太安稳,隐隐约约的,余洋体内还有一种兴奋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下楼吧,还有一个小时,大使馆的车马上就来了!”匆忙的吃了一点泡面,余洋擦了擦嘴巴,站了起来,先将防弹衣穿好,这个城市和太乱了,出门还是要注意安全,如果要是被流弹击中了,那就不好玩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和昨天一样,余洋老付都穿着防弹衣,将手枪放好,来到酒店的大堂,刚刚走到大堂,就看见有几个武装份子拦在酒店大堂门口的位置,禁止任何人出入,每一个人手中都抱着一把AK,而大堂之中已经坐满了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有人在哭泣,有人在争吵,有人在打电话,有些人则无助的坐在地上看着天花板,住在这个酒店的,大多数都是一些来旅游的人,还有一部分是来出差的,没有几个是乌克兰人,都是来自世界各个国家。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几个美国人手中拿着自己的护照,正在和站在门口的武装份子理论着,但是武装份子根本不搭理他们,一旦他们靠近就立刻掉转枪口,嘴里大声的叫喊着,退后,退后,退后!美国佬则无奈的摊开双手,示意自己没有威胁,但是依旧没有任何的作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妈的,还真的是乱啊!”余洋和老付走进大堂之中,一人提着一个简单的行李,眉头皱了起来,酒店被封锁了,不让出去?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拉住一个酒店的员工:“请问,发生什么事情?” daocaorenshuwu.com

“不知道,早上四五点的时候,来了一个车的战士,将酒店包围了,不让任何人出入,两位先生,你们还是先回房间吧,放心吧,这种战斗在这里一年都会出现几次,等战斗结束了就没事情了!”服务员相比于游客要淡定一些,这种事情他已经算是习以为常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余洋点了点头,看了看大堂之中,发现有七八个中国人聚集在一起,好像在低声的谈论着什么,余洋看见之后,眼睛亮了起来,快步的走了过去,人是群居动物,特别是在异国他乡的时候,遇到一样肤色,说着一样语言的本国人,总会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亲切感,特别是这种战乱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