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二章 日记

“所有人检查装备,补充弹药,补充弹药,修整战壕,日本人等会就要再一次的进攻了,只要守到天黑,我们就安全了!”余洋活动了下身体,痛感已经减轻了不少,活动了两下胳膊,立刻拿起身旁已经布满弹孔的大喇叭大声的嘶喊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是嗓子早已经沙哑,用力喊出的声音,只有很少的人能够听见,余洋无意间看见一旁正在小本子上写日记的刘有才,一脚踢在他的屁股上:“你先别写了,去替我喊话,让所有还能打的兄弟们,收集弹药,修缮阵地,准备迎接小鬼子下一次进攻!” www.daocaorenshuwu.com

刘有才拍了拍自己的屁股,立刻站起来走到了余洋的面前低声的询问着:“连长,你说啥,再说一遍,我没有听清!” daocaorenshuwu.com

“我让你去喊话,让兄弟们收集弹药,修缮阵地,准备应付小鬼子下一次进攻,告诉兄弟们,只要等天黑了,今天的任务就算完成了,让兄弟们在咬牙坚持一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刘有才点了点头,抱着喇叭:“兄弟们,兄弟们,听我说,我知道大家都很累,但是小鬼子还会进攻的,现在大家抓紧时间收集弹药,修缮阵地,连长说了,只要我们守到晚上就可以好好的休息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刘有才拿着大喇叭向着前面喊话,余洋随手将刘有才掉在地上的笔记本给捡起来,扫了一眼,不处余洋意料,果然是日记。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八月十一日,晴。要打仗了,我们开始开拔,这一次我们要打的不是军阀,而是日本人,听从东北逃进关的人说,小日本每个人虽然长得很矮,但是却十分的凶狠,一个人能够打我们五六个人,甚至更多,希望这些都是假的吧,我还年轻,不想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八月十二日,阴。昨夜下雨了,下雨天赶路真的难走,但是前线传来的消息,战事进展的十分顺利,日本人已经快要被赶下海了,看样子,日本人并没有传说之中那么可怕,也许我们没有到上海,战斗就能够结束了,不过听说西北那边的山西已经被日本人占领了,小日本不会真的想要将中国给占领了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稻草人书屋

“八月十七日,雨,我们到了上海边缘,但是我们的弹药还没有补充,现在我们全连每个士兵手中只有十几发子弹,已经有两个月都没有发饷了,不知道家里现在情况怎么样,哎,希望这场仗打完之后,我可以回家看一看,我都半年没有回家了,好想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八月二十日,晴,我们换装备了,以前的装备被收了回去,换回来以前一群破烂装备,团部说物资还没有下来,我分到了一把汉阳造,这把武器估计比我的岁数还大,不知道能不能打死人,前线的战事好像有些吃紧,日本人的援军好像来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八月二十二日,晴,我们团已经抵达了上海郊区,今天下午的时候,日本人已经在川沙口和狮子林登陆了,我们要打仗了,炊事班从团部拿来了一些肉还有白面,我偷偷的去吃了一块,肉真好吃啊,我都有半个月没有吃到肉了吧,就是有些少,全连的兄弟们不够分的吧,不过李大勺子说明天早上吃肉包子!”

daocaorenshuwu.com

“八月二十三日,阴转晴,早上吃到了白面做的肉包子,很好吃,我特意的问了兄弟们,都说好吃,快到中午的时候我们开始进攻罗店,六连全体牺牲,我们七连也牺牲了一部分,小鬼子和以前打的那些人都不一样,他们武器比我们好,他们还有大炮飞机支援,我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对手,听说昨天有一个团守罗店,但是小鬼子用了三个小时就攻下来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中午的时候,我们攻下了罗店,我们连牺牲了不少人,山娃,二愣子,大胡子都牺牲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下午,我们连奉命坚守罗店西面的镇外阵地,至今为止,我们已经打退了日本人三次进攻,一波火力侦察,一波冲锋,一波炮火后的冲锋,鬼子的炮火很强大,我们挖好的阵地日本人十分轻松的就炸掉了,幸好连长机智,让我们提前退出了阵地,不然也许,我现在就牺牲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日本人很厉害……”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写到这里就没有了,一道划线,刚才被余洋踹了一脚时候手滑写的,余洋笑了笑将笔记本收起来,等会将这个笔记本还给刘有才吧,希望这个家伙能够活到抗战结束,这个笔记本也许能够成为一本让后人了解抗战艰苦岁月的蓝本,最好让一些导演看见。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喝了一口水,润了润自己的嗓子,让原本已经咬燃烧的嗓子恢复了一点,喊了几个小时,除非李云龙亲自来,不然谁的嗓子都受不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特么的还有两个小时才会日落,不知道能不能守住阵地!”王灏有些担忧的走到了余洋身旁,抽着烟看着远处半挂在天空的太阳,满脸的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