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债务

信道所在的位置让伊兰很像从马厩场院临街的墙壁中走出来一样。出现在伊兰面前的是一片方形的空地,为了确保安全,空地周围用装满沙子的木桶叠出了一道围墙。奇怪的是,她感觉不到宫里有任何女人在导引,而现在王宫中居住着不下一百五十名能够导引的女人。当然,有些女人会在外城的城墙上站岗,在那里,除非她们导引时连结在一起,否则伊兰就不可能感觉得到,还有一些人会结伴出城。但宫里总是会有人使用阴极力的,无论是强迫被俘的罪奴主认识到自己真的能看见至上力编织,还是只为了在没有加热熨斗的时候把一条披巾熨平。但今天早晨,至上力完全是一片沉寂。无论是傲慢的两仪师,还是往往更加傲慢的寻风手,肯定都被刚才她和艾玲达感觉到的那股力量震慑住了。伊兰觉得,如果自己待在王宫的高处,一定能透过高窗看见数百里之外那无比耀眼的编织。她就如同一只察觉到高山存在的蚂蚁,一只对自己的蚁丘无比自豪,却突然看见了世界之脊的蚂蚁。是的,就算是寻风手,在这样的力量之前肯定也要踮起脚来走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所处的地方在王宫东侧,一座坐北朝南的两层纯白色石砌马厩前面,这是女王马厩,传统上,它负责安置女王个人的马匹和车辆,伊兰曾经犹豫过是否要在真正登上狮子王座以后再使用这个马厩。通向王座的道路需要以最精致的舞步去走,与之相比,就算是那些宫廷舞蹈也和乡下酒馆中的胡乱蹦跶没什么两样。想要达到目标,你就必须以最精确,同时也最为优雅的步幅向前迈进,历史上不止一个女人仅仅因为要提前享受这些微不足道的权利,就丢掉了统治安多的机会。不过,伊兰最终还是相信这算不上违制或僭越,也不会让她显得过于傲慢,而且,女王马厩相对来说比较窄小,也派不上其他什么用场。这里有直接通向宫外的大门,却少有人来。实际上,当伊兰走过通道的时候,石板地面的场院里只有在马厩的拱门处站着一名穿红色外衣的马夫。看到王女驱策着焰心走出被木桶围住的小广场,他回身吆喝了一声,立刻有十来个人从马厩里跑了出来。毕竟,也许王女会带回一支由强大的男女领主组成的扈从队伍。或者至少他们都是这样希望的。

稻草人书屋

卡赛勒率领卫兵走过了通道,她命令大部分卫兵下马,把自己的坐骑送回马厩,她则与另外六名卫兵继续留在马背上,监视周围的情况。即使在王宫里,她也不会放松对伊兰的护卫,或者说,尤其是在王宫,伊兰在这里遭遇危险的可能性要远大于在她所访问的那些庄园里。麦瑟林家的部队跟在女王卫兵后面,看到宏伟的王宫、纯白色的石砌露台和柱廊,还有俯瞰这片广场的尖塔和鎏金圆顶,他们都张大了嘴,愣在原地,结果给马夫和卫兵们制造了不少麻烦。凯姆林显然要比山地里暖和一些,虽然伊兰在尽力隔绝寒冷,但现在的她已经不可能对寒热毫无察觉了,而人和马在这里还是会不断地呼出一道道白汽。刚刚还呼吸着山中洁净的空气,让这里的马粪气味显得更加浓重了。伊兰很想马上在旺盛的壁炉火焰前面洗上一个热水澡,然后,她就要回到争夺王座的战斗之中,但现在,她只想懒洋洋地躺进温暖的浴缸里。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两名马夫向焰心跑过来,其中一个匆忙地向伊兰行过屈膝礼,就拉住了焰心的笼头,对她来说,确保伊兰顺利下马显然要比向她行礼更重要。另一个向伊兰一鞠躬,随后并没有直起身,而是将双手握在一起,垂下去,好让伊兰在下马的时候有踏脚的地方。他们两个都没有朝石墙前面那片白雪皑皑的高山草地多看一眼,在这座马厩中工作的人都已经习惯了通道。伊兰早就听说他们在酒馆里吹嘘曾经多少次见证过至上力创造的奇迹,甚至有不少人还会因此而请他们喝酒。伊兰能够想象这些故事传到亚瑞米拉的耳里时会变成什么样子,她很喜欢想象亚瑞米拉啃指甲的情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伊兰的脚踏到地面上的时候,一小队卫兵出现在她周围,她们戴着红色的帽子,白色羽毛铺展在宽阔的帽檐上,缎带镶边的大红色绶带上刺绣着安多白狮子,斜勒在抛光的胸甲上。这时,卡赛勒才带领那六名下属进入马厩,换岗的人也保持着和卡赛勒同样的警戒,同时监视着每一个方向,手就放在剑柄附近。在她们之中,德妮的武器是个例外,这个身材壮硕、面容冷峻的女人拿着一根镶嵌黄铜钉的长柄大棒。她们只有九个人,只有九个,伊兰苦涩地想,我在自己的宫殿里也只需要九个人来保卫安全!除了德妮以外,另外八个人都是用剑的老手。按照卡赛勒的话讲,“做刀剑生意”的女人一定要很优秀,否则她们迟早会被只有膀子力气的男人打倒。德妮完全不喜欢剑,但已经有不少男人在她的棍棒下尝过苦头,而且能讨到便宜的几乎没有。虽然魁梧高大,但德妮的速度非常快,而且她根本不管什么公平战斗,还是点到为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身材健壮的少尉拉莎芮是她们的指挥官,当马夫牵着焰心走远之后,她似乎是松了一口气。这些伊兰的近卫非常不喜欢看到有任何她们之外的人靠近伊兰。也许这样说有点太过分,但她们的确总是用怀疑的目光盯着除了伊兰、柏姬泰和艾玲达以外的所有人。拉莎芮虽然有一双蓝眼睛和一头黄色短发,但她其实是一个提尔人,在所有的卫兵中,她是最过分的一个,她甚至坚持要求监视为伊兰做饭的厨师,而且要求呈给伊兰的每样食物都要先由别人尝一下。对于她们的过分热情,伊兰并没有表示抗议,姑且不论她是否能活到孩子生下来的时候,但她被人下过一次药,那一次的经历已经足够了。而现在,让伊兰抿紧嘴唇的并不是这些卫兵的过度防卫,也不是因为她在担心任何危险,柏姬泰正穿过拥挤的马厩场院走过来,但目标并不是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然,艾玲达是最后一个走过通道的人,她要确认所有人都已经过来了,还没等她将通道消除,伊兰已经朝她的方向走了过来。她的卫兵们急忙跟了上来,好保持住防卫队形,但柏姬泰依旧是第一个走到艾玲达身边的人。她帮助艾玲达下了马,将斯威交给一名几乎有着像斯威一样长脸和长腿的马夫。艾玲达下马总是比上马困难,但柏姬泰来这里当然不只是为了帮她下马。伊兰和卫兵们也算是走得够快,当她们来到这两个人面前时,刚好听到柏姬泰压低声音,匆忙地问艾玲达:“她有没有喝羊奶?睡得够不够?她有没有觉得……”她的声音在伊兰耳边消失了。伊兰的将军深吸一口气,甩起垂到腰间的金色粗辫子,转身面对伊兰,她的表情很平静,似乎她对于伊兰的迅速赶来完全不觉得惊讶,而约缚则在向她们双方传达着彼此的真实心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柏姬泰不是一个高大的女人,不过穿着高跟靴子的她已经比伊兰要高了,几乎和艾玲达差不多,而女王卫兵将军的制服似乎也让她显得更高了一些——她的上身是带有白色高领的红色短外衣,下身穿着宽松的蓝色裤子,裤脚收在闪闪发亮的黑色靴子里,她的左肩上有四枚金结,每只白色的袖口上都有四圈金带。实际上,她就是银弓柏姬泰,一位传说中的英雄。对于那些传说,她一直都抱着非常警觉的态度,她总是说那些故事完全是虚构的,或者有很离谱的夸张成分,但她依旧是那个创造过许多传奇,在无数人的心中构筑出一位伟大英雄形象的女人。而现在,虽然她的外表波澜不惊,心中却满是对伊兰的关怀,这种心情正与她的头疼和恶心一起源源不绝地涌入伊兰的脑海。她很清楚,伊兰痛恨她们在她背后讨论这种事情,这并不是伊兰感到气恼的全部原因,但约缚也让柏姬泰知道了她的心情有多么烦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艾玲达镇定地解开头上的披巾,让它挂到自己的肩头,她在尝试让自己表现出一副没有做过任何错事,也没有帮别人做过任何错事的样子。只是她故意睁大眼睛,显出一副无辜的样子,这样做实在是有些欲盖弥彰了。柏姬泰在某些方面对她产生了很坏的影响。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我喝羊奶了。”伊兰冷冰冰地说道。她们都知道,周围还站了一圈卫兵,虽然卫兵们都面朝外站着,双眼不断扫视着场院、露台和屋顶,但她们肯定能听到这三个人在说些什么。“我也有充足的睡眠。你还想问我什么?”艾玲达的脸颊泛起了一点红晕。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我想,我暂时已经得到我想要的全部答案。”柏姬泰的脸上没出现一丝伊兰所希望的红晕,这个女人知道她很疲惫,知道她在睡觉这件事上说了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约缚有时候的确会给人带来困扰,伊兰昨晚只喝过半杯掺了许多水的葡萄酒,但她已经在分享柏姬泰宿醉后的头疼和恶心了。其他两仪师在向她提及约缚的时候根本没谈到过这种事。但伊兰和柏姬泰经常像两面镜子一样,一丝不差地映照出对方的状况,身体和情绪上都是如此,这就让柏姬泰完全了解伊兰那捉摸不定的脾气,伊兰对此也只能无可奈何。有时候,伊兰还能努力摆脱柏姬泰那边的影响,或者至少可以拼命压抑下去,但今天,她知道自己只能和柏姬泰一起受苦,直到柏姬泰接受治疗。有时候,伊兰觉得这种对彼此状况的完全反映是因为她们同为女人,以前从没有发生过女人约缚女人的事情,说实话,现在也几乎没有人听说过,就算是听说过的人,也往往不会相信这是真的。护法一定是男性,就如同长角的一定是雄鹿,每个人都知道这种事,却没有多少人想到“每个人都知道”并不能作为一种可靠的证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伊兰现在正努力依照艾雯的指示,要像已经接受三誓那样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此刻却被别人抓住自己在说谎,这让她产生了强烈的自我保护的冲动,也让她的口气变得生硬起来:“戴玲回来了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没有。”柏姬泰的口气和她一样生硬。伊兰叹了口气。戴玲在亚瑞米拉的军队出现前几天就离开了凯姆林,随行的还有黎恩·柯尔力,用神行术帮她加快行进的速度。现在伊兰对戴玲抱着很大期望,急切地想要得到她能带回来的讯息,或者除了讯息之外,她能带回来的任何东西。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从实质上来讲,选择安多女王是很简单的事。这个国家有超过四百个家族,但只有十九个足够强大的家族可以统率其他小家族,一般来说,十九个家族都应该支持王女,或者至少其中大部分家族会是如此,除非王女明显没有能力统治这个国家。曼提雅家族在摩黛伦死后将王座拱手让给传坎家族,就是因为提格兰失踪,曼提雅家族却只是不断地生出男孩,于是,摩格丝·传坎争取到了十三个大家族的支持。根据法律和传统,要登上王座,只需要得到十九个大家族中十个家族的支持,无论哪个女人,只要能争取到这一点,其他任何宣称要取得王位的人往往都只有失败一途,或者主动放弃这场角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现在,伊兰有三个正式宣布拥有王位继承权的竞争对手,更糟糕的是,娜埃安和爱伦娜竟然在亚瑞米拉·马恩旗下联合了起来,在所有人之中,她们三个本来是最不可能形成联盟的,而这也意味着亚瑞米拉有了两个大家族的支持。麦瑟林和她访问过的另外十八个家族都太小了,而伊兰的传坎家族和戴玲的塔拉文家族要与六个家族对抗。戴玲坚持认为卡兰得、柯易蓝和任厦家族会支持伊兰,还有诺维林、潘达和塔梅恩家族也是可以争取的。但这前三个家族想让戴玲登上王座,后三个则仿佛进入了冬眠。戴玲对她保持着坚定的忠诚,不知疲倦地为伊兰奔忙,她坚信一些保持沉默的家族可以争取到伊兰这一方。当然,伊兰不能自己去找他们,但戴玲可以,而现在,她们已经濒临绝境。六个家族支持亚瑞米拉,傻瓜才会认为她没有向其他家族伸出她的触角,肯定会有一些家族因为她已经拥有六个大家族的势力而倒向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尽管卡赛勒和她的部下已经离开了这个场院,伊兰和她的同伴依然只能从人群中挤出去。麦瑟林家的人是最后下马的,他们全都是一副忙乱不堪的样子,手中的斧枪掉了,捡起来,结果又掉了。然后他们又想在这个院子里把驮马背上的货物卸下来。一个男孩想要抓住一只逃掉的鸡,结果和鸡一起在马腿之间来回乱窜;一个干巴老头则大喊着鼓励的话,但他到底是在鼓励男孩,还是鼓励那只鸡,谁也不知道;一名前任旗手的脑袋上只剩下鬓角处的一点白发,已经褪色的红外衣紧绷在他的肚子上,他正竭力想让自己的队伍有一些秩序;帮助他的是一名年轻一点的前任女王卫兵,他们两个早就应该拿着养老金回家了;另一个男孩似乎要牵着他的长毛马走进王宫里,柏姬泰不得不命令他退下,伊兰才能走进宫门;而那个脸上刚长出些小胡子,不可能超过十四岁的男孩则瞪大眼睛看着柏姬泰,就像他刚才凝望王宫一样,身穿制服的柏姬泰肯定比穿骑马裙的王女更惹人注目,而且他已经见过了王女。拉莎芮摇着头,将他推向了他们的老旗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该死的,真不知道能让他们做些什么。”柏姬泰嘟囔着。这时,一名身穿红白色制服的侍女在这个小门厅中接过了伊兰的斗篷和手套。当然,说这个门厅小只是相对这座王宫而言。镀金立灯放射出的光亮在白色的凹槽细圆柱之间摇曳着,这个厅室的面积是麦瑟林庄园正门大厅的一倍半,只不过天花板没有那里那么高。另一名左侧胸部绣着白狮图案的侍女走过来,她的年龄并不比那个想把马牵进王宫的男孩更大,她的手中捧着一只结绳花纹的银盘,盘子里是三杯冒着热气的香料酒。艾玲达和柏姬泰同时皱起眉头,她立刻唯唯诺诺地向后退去。“如果让那些该死的男孩站岗,他们一定会睡着的。”柏姬泰瞪着那个退走的侍女,继续说道,“那些老家伙倒是不会睡觉。但他们之中有一半人如果看见有人想要爬上那该死的城墙,大概都不会记得自己应该干些什么,而另外那一半人就算加在一起,也打不过六个牧羊人和一条狗。”艾玲达挑起一侧的眉弓,看着伊兰,点了点头。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他们来这里不是为了打仗,”伊兰这样提醒她们。这时,她们正走过一条铺着蓝色地砖的走廊,走廊两侧沿墙壁排列着带镜子的立灯和嵌饰箱柜。柏姬泰和艾玲达走在她两旁,卫兵们走在她们身前身后的数步以外。光明啊,她想,我没有喝酒!疼痛在她的脑袋里随柏姬泰一同有节律地跳动着,她按住自己的额角,开始考虑是否能命令她的护法立刻进行治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柏姬泰则有其他的心思,她看了一眼前面拉莎芮率领的卫兵,然后又回过头,示意跟在后面的那些人后退一点。这很奇怪,这些卫兵都是她亲手挑选的,她很信任她们。这时,她用接近耳语的声音,急促地在伊兰耳边说:“就在你们回来之前,发生了某种事情,那时我正请求桑珂给我治疗,她却突然晕倒在地上,还翻了白眼。反常的不止她一个,虽然该死的没有人向我承认过,但我遇到的其他家人都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那些寻风手也是一样,她们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还没等我找到个两仪师,你们已经回来了,不过我怀疑那些两仪师也只会向我翻翻死鱼眼。不过,她们会告诉你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座宫殿需要相当于一个大型村镇的人为之服务,才能够正常运转,没过多久,她们身边就出现了来来往往的仆人,身穿制服的男女纷纷靠在墙边,或者退到侧旁的走廊里,为她们让出道路。所以伊兰只能压低声音,用尽量简洁的语言解释了她对于刚才发生异象的一点了解。对于一些谣言,伊兰并不介意它们会传播到街上,传到亚瑞米拉的耳里。但关于兰德的传言只要经过几个人的转述和扭曲,就会变得像弃光魔使的故事一样可怕,从某种角度讲,甚至更加糟糕。没有人相信弃光魔使能让伊兰成为王座上的傀儡。“不管怎样,”她最后说道,“这与我们并没有关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伊兰觉得自己的语气很有信心,很冷静,很理智,但艾玲达捏了一下她的手,这对于艾伊尔人来说,无异于在拥抱伊兰,安慰她受伤的心。柏姬泰的同情如同洪水一般从约缚中涌过来,这不只是同情,还有一个已经失去自己所爱的女人对另一个深怀这种恐惧的女人的理解。柏姬泰已经失去了加达·森,对她来说,加达·森相当于已经死了,更可怕的是,她对于过往生命的记忆正在消退,她几乎已经完全记不清白塔建成之前的事情了。她害怕加达也会彻底从她的记忆中消失,她会忘记他,忘记自己深爱着他。有一些晚上,这种心情会让她无法入眠,让她必须喝下大量的白兰地,这是一种可怜的安眠药。伊兰希望自己能有更好的办法安慰她的护法。她知道,自己对兰德的记忆不会死去,除非她自己先死掉,她无法想象那种知道自己的记忆正逐渐变得苍白的恐惧,但她还是希望有人能尽快治好柏姬泰被酒精折磨的脑袋,否则她自己的脑袋也快要像熟透的瓜一样爆开了。她的治疗能力非常有限,艾玲达的也不比她好多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尽管她能感觉到柏姬泰的心情,不过她的护法还是保持着平静。“弃光魔使,”她冷冷地嘟囔着,也像伊兰一样压低了声音,这同样不是一个能随便谈论的名字,“嗯,只要和我们没关系,我们就该死的没事。”一个有些像是笑的哼声说明了她并没有相信伊兰的结论。虽然柏姬泰总是说自己从没有做过军人,但她有军人的想法。战场上从没有均等的机会,有时候,敌人可能要远比你强大得多,但你必须奋力迎战,夺取胜利。“我在想,她们会怎样想这件事?”她一边说,一边朝刚刚出现在她们面前十字路口中的四名两仪师点了点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范迪恩、茉瑞莉、赛芮萨和凯瑞妮一边走路,一边还在交头接耳地谈论着什么,严格来说,应该是三名两仪师围绕着范迪恩,一边焦急地说话,一边还在打着各种手势,她们的披肩都随着她们激烈的动作来回摇摆。范迪恩只是缓步前行,仿佛另外三个人根本不存在一样,一件袖子和肩膀处绣有花卉的深绿色裙装在她苗条的身上来回晃荡着,却仿佛是为身材更矮胖一些的人缝制的,束在她颈后的白发看上去很需要梳理一下。她面色阴沉,但这也许和另外那三名两仪师所说的事情并没有关系。自从她的姐妹被杀害之后,她就一直这样郁郁寡欢。伊兰敢打赌,她现在穿的这条裙子一定是属于艾迪莉丝的,现在范迪恩更多时候都是穿着她死去的亲姐妹的衣服,她和艾迪莉丝本来就像是用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但现在,范迪恩的食欲仿佛已经和她的姐妹一同死去了,她无论吃什么都是一副索然无味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