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一束玫瑰花蕾

从离开艾博达那一天开始,跟随瓦蓝·卢卡大马戏团和奇迹大展的旅行就在麦特的脑海中留下愈来愈阴暗恶劣的印象。首先,这一路上每天都会下一两个小时的雨,每隔三天还会有一场倾盆大雨。这些冬天的冻雨比冰雪的温度高不了多少,还会慢慢地渗进衣服里,让人在察觉之前就已经全身冰凉,不住地打哆嗦。雨水在硬如石板的夯土路面上流淌,最糟糕的是,很多路面只有最上面很薄的一层变成了黏滑的淤泥,这样,就算是太阳出来,这长长的一队马车和行人也走不了多快。一开始,马戏团的人全都迫不及待地想要离开那座船只被闪电击沉、杀手四处出没、惹得人人自危的城市,况且他们都知道,有一个暴怒的霄辰贵族正在缉拿拐走他妻子的那个浪荡子,一旦那个浪子被抓到,他的帮凶们肯定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所以刚上路的时候,他们都拼命催赶拉车的马匹,每天哪怕能多走一里也好。每走出一里,他们都觉得似乎已经离危险更远,更加安全了,于是,在那个下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必须照料一下马匹。”卢卡一边解释,一边看着马匹从他可笑的彩绘马车上被解下来,在绵绵细雨中被带到系马的绳子那里。太阳刚刚越过天顶不久,袅袅炊烟却已经从帐篷的烟洞和厢式马车的金属烟囱中升起了。“没有人追我们,而且从这里到卢加德还有很长一段路,现在好马可是很难得的,也非常贵。”卢卡阴沉下脸,皱着眉摇了摇头,一提到花费,总会让他脸色阴沉。除了他妻子关心的事情,他会为一个子儿计较半天。“这一路上能够歇宿超过一天的地方并不多,大多数村子都不够我们住,那些城镇是否会接待我们也很难说。而你付给我的钱根本不够弥补我的损失。”他将身上的绣花大红斗篷拉紧了一些,回过头朝自己的马车瞥了一眼。一种苦涩的气味在细雨中飘散过来。对于是否有勇气尝尝卢卡夫人烹调的食物,麦特并没有什么信心。“你确定没有人在追赶我们?真的吗,考索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麦特有些气恼地拉低了头上的羊毛帽子,咬着牙走进色彩鲜艳的帐篷和马车之中。付的钱不够?他付的那些钱应该足够让卢卡满心欢喜地赶着他的牲口跑到卢加德,嗯,跑倒是不必,麦特并不想把马累死,但这只肥鹦鹉至少应该知道要认真赶路。

daocaorenshuwu.com

在距离卢卡的马车不远的地方,车尔·万宁的大屁股正坐在一只三条腿的小凳子上。他的面前有一小堆篝火,上面挂着一只小罐子,他正在搅动着罐子里的某种深褐色的汤汁。雨水顺着他下垂的帽檐落进罐子里,这个胖子却仿佛完全没注意到。高德蓝和费尔金是麦特的两名红臂队,他们一边咒骂着,一边将木栓砸进泥地里,好固定住一顶脏污的褐色帆布帐篷,那是他们与哈南和梅特温一同居住的地方。万宁也住在这里,但他显然觉得自己所拥有的技能让他没有搭建帐篷的义务。对于这一点,红臂队们虽然有点不情愿,但还都表示同意。万宁是一名经验丰富的蹄铁匠,更重要的是,他是最优秀的追踪者和盗马贼。虽然看上去,他很不像拥有这些技艺的人,但他的技艺无论放在哪里,都绝对是第一流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费尔金看见了麦特,结果拇指不小心被锤子砸了一下,不由得又骂了一句。他丢下锤子,将拇指塞进嘴里,又嘟嘟囔囔地抱怨着:“我们这一整夜都要看着那些女人了,大人。您能不能雇一些马夫来搭帐篷,让我们至少能在被浇湿的时候把衣服烤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高德蓝戳了戳费尔金的肩膀。和骨瘦如柴的费尔金不同,他的身材相当魁梧,虽然有一双灰眼睛,但他是提尔人。“马夫在搭帐篷时会把能偷走的都偷走,费尔金。”他又戳了费尔金一下,“你想让那些蟊贼偷走我的十字弓和马鞍吗?那可是个好马鞍。”第三次戳在费尔金的身上,几乎让他踉跄了一下。“如果我们不赶快把帐篷搭起来,哈南一定会让我们在那里站上一整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费尔金瞪了高德蓝一眼,嘟囔了几句,但他还是拿起锤子,又揩掉身上的泥巴。他是一名优秀的士兵,但就是不太聪明。

稻草人书屋

万宁从牙齿的缺口中向外啐了一口痰,差点吐进了那只罐子里。在闻过蕾特勒的菜肴之后,这罐子汤闻起来简直是美味无比,但麦特还是决定不碰那东西。那个胖子在罐口上敲了敲他的木勺,好让它干净一些,然后抬起厚重的眼皮,看着麦特,他的圆脸上总是一副睡不醒的样子,但只有傻瓜才会相信他真的在犯迷糊。“以这样的速度,我们要到夏末才能走到卢加德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我们会到那里的,万宁。”麦特刻意让自己显得有信心一些。现在他身上穿的粗羊毛外衣在几个小时以前刚刚烤干,大部分还没有浸透水汁,但不断有雨点从他的脖子后面滚到背上。当冻雨不停地从脊背滑落的时候,一个人很难表现得信心十足。“冬天就要结束了,春天一到,我们就能走得更快。看吧,春季过半的时候,我们就能赶到卢加德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实际上,麦特对此确实没有什么信心。那一天,他们走了还不到六里,以后就算是天气最好的时候,他们也只能走七里半。北方大道上城镇相当稀少,随着马戏团逐渐向北,这条路的名字也迅速发生了改变,人们称它为“艾博达路”或者“渡口路”,有时候就只是管它叫“大路”,仿佛那里只有这么一条大路似的。但卢卡只要遇到一个城镇就会歇宿,无论那个城镇有多大规模,是有围墙的城镇,还是只有六条街和一个夯土广场的大村子。每天几乎有一半的时间,马戏团的帆布围墙都会在某个镇旁立起,蓝底红字的大横幅被挂在围墙门口——“瓦蓝·卢卡大马戏团”。卢卡不会放过任何招徕观众的机会,他舍不得观众兜里的银币,也从不放过任何展示他许多的亮红色斗篷、享受别人赞美的机会。卢卡几乎像喜爱金钱一样喜爱这种事,当然,他最爱的还是钱。 www.daocaorenshuwu.com

来自远方的奇迹表演者和珍禽异兽能够吸引所有人的目光,实际上,就算并非来自远方的野兽也都有着强大的吸引力,甚少有人能够真正深入荒野,去看看一头熊到底是什么样子,曾见到过狮子的人就更稀少了。只有在雨太大的时候,观众才会减少。而且如果雨一直都很大的话,表演戏法和杂技的演员们就都会拒绝演出,除非增加他们的薪酬。每当这个时候,卢卡都会阴沉着脸,焦急地来回踱步,大声说着要搞到足够的油布来遮住每个表演场地,或者造一顶足够大的帐篷,能够把整个演出容纳进去。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帐篷!如果不能炫耀他的雄心与气派,这个家伙就一无是处,他为什么不想着造一座装在轮子上的宫殿?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如果卢卡前进速度的缓慢是麦特惟一需要担心的事情,那他仍然会是个快乐的男人。有些日子里,会有两三队早起的霄辰殖民者从马戏团旁边走过,他们样式古怪的尖顶马车速度也都很慢,马车旁边还跟随着他们同样古怪的牛羊。有时候,霄辰士兵的队伍会超过正在行进的马戏团,一排排步兵带着大昆虫头一样的头盔,迈着整齐漂亮的步子,成队的骑兵身上都披挂着描绘彩纹、层叠扣搭的甲胄。有一次,他们还碰上了骑乘涛穆的霄辰骑兵,这些怪物都是像马一样大的猫,身上却披着青铜色的鳞甲,还有三只眼睛。二十多头这种怪物迈着灵巧的步伐,如蛇一般蜿蜒前进,速度比马跑还要快。这些霄辰骑兵和他们的坐骑没有瞥过马戏团一眼,但马戏团的马都被吓得拼命嘶叫,不停地扬起前蹄。笼子里的狮子、老虎和熊也都发出一阵阵吼叫,鹿更是用力撞击栅栏,想要逃出去。马戏团用了几个小时才把所有的动物都安抚住,重新上路。卢卡坚持要先安抚好关在笼子里的野兽,对卢卡来说,它们是一笔非常珍贵的财产。有两次,头盔上插着细羽毛的军官坚持要检查卢卡马匹的授权书。当他们感到满意,离开马戏团之后,麦特的额上早已经挂满了豆大的汗珠。随着马戏团逐渐向北行进,路上霄辰人的数量也在减少,但只要麦特看见一队霄辰人,无论是殖民者还是士兵,都会冷汗直流。即使苏罗丝真的向她的臣民隐瞒了图昂失踪这件事,霄辰人还是会在暗中寻找她。只要有一个爱管闲事的霄辰军官数一下卢卡真实拥有的马匹数量,他肯定就会开始对这些马车进行一次滴水不漏的搜查。只要有一个无聊的罪奴主觉得那些杂耍艺人和柔体演员中可能有能够导引的女人,藏在马戏团里的那些女人就难逃一劫,而麦特除了冒冷汗以外,什么都做不了!更加不幸的是,并非所有人对于自身的处境都有正确认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戏团到了一个叫苇辛的小村子,实际上,这只是一片茅草顶的小房子,就连卢卡也不相信能在这里赚几个铜子。麦特裹着一条厚重的羊毛斗篷,站在大雨中,看着那三名两仪师趁着黄昏在马戏团里偷偷散步。远处隐约传来一阵雷声。她们都戴着兜帽,但麦特一眼就认出了她们,在淋漓的雨丝里,她们从麦特面前十尺的地方走过,却没有看见他。麦特感觉到胸前衬衫下面的银徽章变得冰凉,她们之中至少有一个人正在导引,或者握持着至上力。该死的,真是三个发疯的笨女人。

daocaorenshuwu.com

那些两仪师刚刚消失在马车和帐篷之间,又有三个披着斗篷的人影出现在雨中,匆匆向她们追了过去。这三个女人中有一个心明眼亮,抬手指了指麦特,但另外两个人只是停了一下,就继续去追赶两仪师了。麦特暗暗地骂了一句,他已经不想管这种事了,虽然他相信,如果这些两仪师和罪奴主被霄辰巡逻队看见,肯定和图昂与赛露西娅被发现一样糟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倒是很想知道,她们有什么打算?”诺奥在他身后说道。麦特哆嗦了一下,让积在帽檐上的雨水灌进了脖子里,他真希望这个筋脉虬结的老家伙不要总是这么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他背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会搞清楚的。”麦特嘟囔着,将斗篷拉紧了一些。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要这么做。他的外衣还只是有些潮,但他的亚麻衬衫已经湿透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奇怪的是,当他走到那辆由两仪师和罪奴主居住的灰条纹旧马车旁边时,诺奥已经不在他身边了,那个老家伙总是把他的鼻子插到一切地方去,也许他认为现在应该去烤一烤衣服了。布利瑞克和芬已经裹着毯子,睡在马车下面,他们显然不在乎雨水和泥浆,但麦特不敢确定他们是否真的睡着了。当他在马车前停下的时候,果然有一名护法坐了起来,那名护法并没有说话,但麦特能感觉到他的目光。即使这样,麦特没有犹豫,甚至也没有敲一下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辆马车里的六个女人都站在车厢中,手里还拿着滴水的斗篷,挂在灯环上的两盏油灯照亮了车厢的每个角落,这情形比麦特想象的要好。六张面孔一起转向他,向他投来女人看待无礼男性的冰冷目光。房里全都是湿羊毛的气味,并让人觉得这里曾经被雷电扫过,或者说,雷电仍然随时都有可能降临。雨点敲击着车厢顶,雷声从空中滚过,但狐狸头徽章已经不比普通白银更凉了。也许布利瑞克和芬让他这样走进来,是相信车厢里的人会把他的脑袋拧掉,也许他们只是想明哲保身。当然,如果护法认为有必要,会不惜一死保护两仪师,只能说,他们不怕麦特·考索恩。麦特用屁股将车厢门顶上,这已经不会再触痛他的伤口了,至少不常这样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面对麦特的质问,爱德西娜猛地一甩披散在背后的长发。“很感谢你将我们从霄辰人的手里救出来,考索恩先生,我会向你表达我的感激,但任何事都是有限度的。我不是你的仆人,也不会对你惟命是从。这个村子里并没有霄辰人,我们也一直遮住自己的面孔。你不需要派你的……狗仔跟着我们。”她朝那三名霄辰女人瞥了一眼,炽烈的眼神足以煎熟鸡蛋。爱德西娜曾经一听到霄辰人的声音就会变成一只俯首帖耳的羔羊,现在,她要让一些人为此付出代价,而这些罪奴主就是她唾手可得的对象。麦特只能指望传说中那种两仪师超强的自控能力来阻止暴力事件的发生了。他希望局势还处在可控范围之内,但在那些古老的记忆里,两仪师曾经不止一次变得像照明者的烟火那样狂暴。

稻草人书屋

伯萨敏的黑脸上没有任何警戒的神色,在爱德西娜说话时,她甩掉斗篷上的水,把斗篷挂在墙钉上,然后又抚平了裙子上的皱褶。今天,她穿了一条有些褪色的绿裙子,她一直在抱怨艾博达人的衣服太过下流,现在既然已经逐渐远离了海边,麦特觉得自己可能不得不为她再找些别的衣服了,但她穿上这种窄领口,超低胸的衣服的确很合适。只是她说起话来实在太像个老妈妈。“她们的确遮住了自己的脸,殿下。”她用于悠缓的声音说道,“而且她们始终都在一起,没有人想要溜走,总之,她们做得很好。”那口气就像一个妈妈赞扬自己的孩子,或者是一条狗的主人在夸奖她的宠物。黄头发的汐塔赞同地点点头,那样子分明就是一个驯狗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果殿下想对她们予以束缚,”李娜带着逢迎的语气说,“我们可以使用罪铐。真不应该如此放任她们。”她甚至还向麦特鞠了个躬——以霄辰人的方式,将身体折成标准的九十度直角,她褐色的大眼睛里更是充满了期待。苔丝琳惊呼一声,将湿漉漉的斗篷紧抱在胸前,虽然平时她总是刚硬得如同能咬断铁钉,但她显然还未能克服对罪奴主的畏惧。裘丽恩依旧傲慢地挺直了腰,眸子里闪动着光芒,也许她还保持着两仪师的平静,但闪电已经在她的眼睛里跃动了,漂亮女人总是这种样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麦特急忙答道,“不需要这样,把那些东西给我,我把它们处理掉。”光明啊,为什么他要带上这些女人?当时制定的绝妙计划,回过头再去看,往往就变成了最愚蠢的主意。“你们都要小心。我们现在距离艾博达还不到三十里,现在路上都是该死的霄辰人。”他向那三名霄辰女子投去歉疚的一瞥,毕竟,她们是站在他这一边的,至少在表面上是这样。除了艾格宁以外,她们已经没有了归宿,而且她们也知道钱在谁的手里。伯萨敏惊讶地挑了一下眉毛,霄辰贵族不会道歉,即使是道歉的眼神也不会有。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霄辰士兵昨天的确经过了这个村子。”苔丝琳说道。她的伊利安口音相当重,裘丽恩闪动的眼睛转向了她,但苔丝琳只是毫不在意地转过身,挂好了她的斗篷。“而且他们的确询问过出现在这条路上的陌生人,还有些士兵在因为被派往北方而抱怨。”苔丝琳回头瞥了一眼罪奴主,然后用力将视线移开,深吸一口气:“看样子,回归远征正转向东方,那些士兵都相信,常胜大军会在春末之前将伊利安献给他们的女皇,包括城和整个国家。”两仪师在走进白塔的时候,就已经和自己的出生之地断绝了关系,但对于任何伊利安人,“城”指的就是伊利安城,而且你能清楚地听出他们这样说时不寻常的语气。

www.daocaorenshuwu.com

“这很好。”麦特半是自言自语地说道。他在思考。士兵的闲聊里总是包含着许多讯息,所以统帅总是直到最后时刻,才会将作战计划传达给每支部队。苔丝琳的细眼眉挑了挑,他解释说:“这意味着通往卢加德的大路会是通畅的。”苔丝琳点了一下头,但显然不是很高兴。人们以为两仪师会做的事情和她们真正做的事情往往有很大的不同。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我们没有与任何人说过话,殿下,只是在看着这些女孩。”伯萨敏说话的速度比平时更慢了,霄辰人说话经常像是被注入暴风雪中的蜂蜜。她显然是这三名罪奴主的首领,但她还是看了一眼另外两名罪奴主,才继续说道:“在艾博达,罪奴主区里的所有谈话都是关于伊利安的。我们都知道,那是一片富饶的土地,有一座繁华的首都,在那里,许多人都将赢得新的名号,还有财富。”听她的语气,仿佛财富很难和他们的“名号”相提并论。“我们应该想到您会对这些事感兴趣。”她又深吸了一口气,差点让自己的胸部从衣领中凸出来,“如果您还有什么问题,殿下,我们会尽可能为您提供答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娜又鞠了个躬,脸上充满了热情。汐塔说道:“我们会在村镇中倾听别人的闲聊,殿下。这些女孩是反复无常的,但您可以信任我们。”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为什么当女人要为你提供帮助的时候,她们却首先将你塞进大火上的沸水罐子里?裘丽恩的脸变成了一张充满轻蔑的冰雕面具,这些霄辰女人对她来说根本不值一提,她用一个眼神就说明了这一点,承受她凛冽目光的是该死的麦特·考索恩,爱德西娜的嘴紧紧地抿着,她似乎要在麦特和罪奴主们的身上瞪出窟窿来,就连苔丝琳也流露出愤慨的神情。她很感谢麦特救她出来,但她是两仪师,她毫不掩饰地向麦特皱起眉。尽管麦特怀疑,如果一名罪奴主拍拍手掌,她立刻会像受惊的青蛙一样跳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麦特只能向她们耐心地解释:“我只想让你们留在马车里。”对女人只能耐心,包括两仪师在内,这是麦特所得到极为深刻的该死的教训。“只要有人说一句‘马戏团里有两仪师’,追捕两仪师的霄辰人一定会把我们团团包围。如果有人说这里有霄辰人,情况也好不了多少。不管怎样,迟早会有人根据这些传闻查清我们的底细,到时候我们就在劫难逃了。所以,不要到处招摇了,你们一定要注意隐藏自己,直到我们靠近卢加德。这种事不必多说,不是吗?”蓝色的闪电照亮了马车窗。雷声在头顶响起,整辆马车似乎都在随之晃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不管麦特怎么说,情况显然没有好转。在随后的日子里,两仪师们照旧戴着兜帽四处乱转,当然,在冻雨中,任何人都会戴兜帽,甚至她们还经常会在马戏团赶路时坐在马车的驭手位子上,而且,她们从不曾装作是马戏团的杂役。当然,她们没有表露过自己的真实身份,没有对任何人发号施令,甚至没有和她们以外的人交谈过,但仆人显然不可能让别人为自己让路。只要相信没有霄辰人,她们就会到村镇中去,两仪师所相信的东西就必须是真的。但有两次,她们在发现村镇一半都住满了北进的霄辰殖民者的时候,不得不急匆匆地跑了回来。她们会把搜集到的情报告诉麦特,麦特对此并不怀疑。苔丝琳一直对他抱有深挚的谢意,当然,是在两仪师的限度内。爱德西娜同样很感激他——也是在一定限度之内。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虽然有很多不同,但裘丽恩、苔丝琳和爱德西娜一直像一群鹅一样粘在一起。而且,如果你看见她们用斗篷紧裹全身,在外面散步,一分钟之后,你就会看见伯萨敏、李娜和汐塔跟在她们后面。这也可能是三名两仪师从不会分开的原因。罪奴主们的样子总是那么自然随意,但她们从不会让“女孩们”离开她们的视线,她们就是牧鹅人,瞎子也能感觉出这两群女人之间的紧张情绪。瞎子也会知道,她们中间没有一个仆人。罪奴主习惯尊崇与权势,她们的举止几乎就像两仪师一样傲慢,只有麦特还一直在坚持着他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