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死人要回家了

“他的真气怎么那么纯正!”

“那古怪的纸人怎么那么坚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还有……这小子的态度怎么这么不端正,气死老身了!” daocaorenshuwu.com

惊讶的瞅着孟凡,见他站在那里似乎有些无聊的样子,张婆子的脸色一会红一会儿白,这虽然不是夺命的厮杀,但也是她拼尽全力的一场切磋,这孟凡……能否认真一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再上!” daocaorenshuwu.com

张婆子的眉头拧成了疙瘩,发起狠来,又召了一个纸人加入了战斗,一共三个纸人参战,倒也弥补了一些不足。 稻草人书屋

但是,她的纸人和擎天柱比起来,体型小了很多,力道也是如此,打到擎天柱身上,掀不起丝毫的风浪。倒是擎天柱越战越勇,一拳拳的挥出,力道之大,身手之果断,令人咋舌。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片刻功夫,地上就掉了一堆碎屑,自然都是张婆子的纸人的,看得她心疼不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分神之际,张婆子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这边又一个纸人报废了,顿时有些气馁,而且自己的真气也有渐渐无以为继,控制三个纸人已经是她的极限了,刚孟凡却说能控制五个,还能去地里收割玉米……她的心态从一开始的不以为然,慢慢演变成了惊骇,这种惊骇清清楚楚的浮现在了脸上,无法遮掩。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一阵风从门外吹了进来,掺杂着雨后清新的味道,吹起了张婆子凌乱的白发,只见发际之下,一道道黑色的血管鼓了起来,犹如一条条黑色的蚯蚓在她脖颈间爬动,让了见了倍觉不适。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又咬牙坚持了一会儿,张婆子已是大汗淋漓,孟凡却显得更加无聊起来,一挥手,那擎天柱竟然腾空而起,一阵疾风倒卷四周,压迫得张婆子的两个纸人蹭蹭倒退,一时间竟然无法再形成围攻之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孟凡微微摇头,向着擎天柱一指,擎天柱的大脚往地上一跺,砂锅大的拳头就要挥了出去——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不打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张婆子摆了摆手,停了下来,脸色很不好看,仿佛是一个泼妇信心十足的去骂街,结果遇上了高手,反倒自己被别人骂得狗血淋头似的。

www.daocaorenshuwu.com

“打不过。” www.daocaorenshuwu.com

她一挥手,卸去纸上身上的术法,拽起衣袖擦了擦满脸的汗水,捂着胸口,剧烈的喘起了气。 daocaorenshuwu.com

那两个纸人没了术法的支撑,仰面倒在了地上,摔了个四仰八叉。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不好意思,刚才有些走神。”孟凡见张婆子的模样有些凄惨,热心的将倒地的两个纸人靠墙扶了起来,有些赧然的说,“要不重新再打一遍,刚才有了新的想法,比如刚才飞起的那一脚旋风腿,动作有些不标准,踢得高了,如果角度稍微低一些,就能踢中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欺负我老婆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张婆子瞪了孟凡一眼,听孟凡的语气,她显然成了免费陪练的了,还白白搭上了两个纸人,这可都是钱啊,心里不由得有些气结,脸色更加不好了,开口便说了起来——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你那纸人骨架有些奇怪,动作看起来也很丑,打起来也只靠蛮力,不懂的使用巧劲,算是胡乱浪费真气了,遇到高手的话,别人还没怎么样,你就快要力竭了,咳咳……老身……老身只不过有伤在身,发挥不出实力之万一,否则你便是将你那恶心的纸人都放出来,老身也会轻而易举将它们打成一堆垃圾……咳咳……” www.daocaorenshuwu.com

张婆子没打赢,心里很不舒坦,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贬低的话,倒是过足了嘴瘾,但越是这样,她的心里却是越没底气起来,觉得孟凡倒还是真挺厉害的,他才修炼了几天啊,竟然将她逼到了这个程度,简直是太为惊人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身……若是使用天元飞霞术,你那纸人早就魂飞烟灭了!”张婆子觉得有点下不了台,又补充了一句,像个怄气的孩子一般。

www.daocaorenshuwu.com

“你说的那个天元飞霞术,就是眼睛里喷火球的那个术法吗?”孟凡刚才也听张婆子说了,说她在凝灵第二关才可以施展,他倒是在第一关就可以施展了,此中差距可见一斑,“我也会的,在我这里叫火焰炮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啥?”张婆子脸色一僵,表情再次变得奇怪起来,怎么好端端的术法,到孟凡这里都变了味,纸人你扎成奇形怪状也罢了,连术法都叫得这么低俗,真是再想训他几句,却有点无力的感觉。

稻草人书屋

“嗯,火焰炮。”孟凡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我在凝灵第一关就可以施展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张婆子犹如看一个怪胎一样,看着孟凡,嘴唇抖动着,想要说什么,最后还是叹了口气,作罢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一波又一波的惊奇,逐渐变成了惊吓,都让她有些麻木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孟凡,刚才只不过是小打小闹,接下来该说正事了,你看到可别吓坏了。”张婆子调整了一下身子,也调整了一下心态,坐端正了,默运心法,调息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