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被人约走了

孟凡获胜,最激动的莫过于小道士李异和吕爱红了,尤其是吕爱红,这次孟凡可是为他出头的,激动的他一直用手抹眼角,心里烫烫的,像是晒在夏日骄阳下的柏油路,直冒热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谢谢牛霸会长了!”吕爱红红着眼眶对孟凡说道。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客气什么。”孟凡本要离开,此刻回过头笑了笑,笑容平静而又温暖,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在这个时候,一些围观的人走了过来,目光灼热的看着孟凡,开了口:“牛霸师兄,贵会还缺不缺人?我们能不能加入呢?”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刚才的对决,深深震撼了他们,他们没想到蒙牛霸的符咒竟然也如此厉害,再加上蒙牛霸的背景,神牛会简直是前途无量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更让他们心动的是,蒙牛霸说神牛会的宗旨是睚眦必报,刚才他帮吕爱红报仇就是明证,加入这样的帮会,简直是大树底下好乘凉呐! daocaorenshuwu.com

孟凡笑着瞅了一眼众人,随即对李异说道:“这件事就请李副会长操办一下吧,不过我们貌似没有免费名额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对对!”听到孟凡的话,李异马上会意,对众人朗声说道,“从现在开始,加入神牛会需要交付一百虎阳符的会费,想要加入的话,就在我这里登记一下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百虎阳符的会费,不贵啊,黑狼会要一百五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加入,这是一百虎阳符!帮我登记一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还有我,我也要加入神牛会!”

www.daocaorenshuwu.com

众人纷纷向李异递交着虎阳符,气氛热烈,不远处的王浩海看到这一幕,心里憋屈,灰溜溜的带着帮众离开了,本来神牛会的发展不会这么迅速的,这下倒好,他充当了冤大头,给神牛会义务打了广告了,还损失惨重,要多蛋疼就多蛋疼。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通过今天这件事,神牛会成立的事情在随后的几天,传遍了整座虎阳观,慕名加入的人络绎不绝,形势一片大好。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孟凡回到住处之后,李异随后也将会费上交给了孟凡,足足有三千多虎阳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是给你的,辛苦了。”孟凡随后抽出一沓虎阳符,丢给了李异。 daocaorenshuwu.com

“这太多了,我……我受之有愧!”小道士李异捧着虎阳符,目光火热,声音都有些哽咽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多个屁,拿着吧,回头兑换两本心法,好好修炼一番,作为副会长,实力太低了也说不过去。”孟凡笑着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牛霸师兄,我……我喜欢你!”李异斟酌了半天词句,也想不到合适的话来表达内心的感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滚,我已经有女朋友了。”孟凡踢了李异一脚,李异才咧嘴笑着离开了,到了外面的院子里,阳光照在他的眼睛里,他偏过头,就哭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孟凡闭了关,谢绝了一切拜访,打算将记在脑子里的心法道经书籍全都消化掉,好应对一下经楼的内门考核。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和吴老头算是有些交情了,吴老头不至于在考核上为难他,就算去此时直接去参加考核,应该也能过去。但是,那些书籍包罗万象,有玄妙的道经,有修炼心法,有神奇的术法……对修炼大有益处,迟早也要消化掉的,掌握了那些书籍,他对修炼之道,对整个道门的渊源,必定会理解的更加透彻,而不会像现在这样,知之甚少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在孟凡闭关期间,刘二邪在虎阳市也没有放松修炼。 www.daocaorenshuwu.com

这一日晚上,刘二邪正在修炼,房门突然被人敲响了,开门一看,竟然是一个颇让他觉得意外的人,袁南天。

www.daocaorenshuwu.com

袁南天站在门外,一看到刘二邪,便笑了起来:“二邪兄弟,前两次多有得罪,咱们真是不打不相识啊,这次弟弟我是专门来给你道歉的,可否赏个脸,一起吃个饭?”

稻草人书屋

“吃过了。”刘二邪对袁南天没什么好感,这小子泡谁不成,竟然敢泡上官凝,她是能随便泡的嘛,这次袁南天又鬼鬼祟祟的找自己,恐怕没什么好事,作势就要将门关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袁南天急忙伸手抵住门,笑着说道:“其实你也知道……我对小凝呢,有点那方面的意思,但是你说你老大对小凝也……那个我觉得吧,恋爱自由,这件事说开了比较好,因此呢,我想让你把小凝约出来,当然也可以叫上你的老大,一起吃个饭,当面聊一聊……”

daocaorenshuwu.com

“滚!”刘二邪咣当一声关了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二邪兄弟,这是我的名片,放门口了,你要是想通了,就打电话给我啊!”袁南天的脚步声慢慢远去了。 daocaorenshuwu.com

“这小子的脑袋是不是让驴踢了!”刘二邪嘟囔了一句,随即盘膝坐到了床上,眼观鼻鼻观心,开始心无旁骛的吐纳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一修炼便是一天,直到第二日晚上,刘二邪修为略有精进,却遇到了一些想不明白的修炼疑点,打算去找上官凝请教一下,顺便打听一下老大的情况,前几晚虎阳山滑坡事件他是知道的,当时郭组长和上官凝去调查过,一无所获,他有些担心老大的安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