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2章 有女孩深夜拿酒而来

“孟凡……”

晶莹的泪珠从曲舒瑶的美眸里落了下来,掉到了她柔软的胸脯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下一滴泪水又要掉下来了,她才伸出芊芊玉手擦了一下,然后眨了眨美眸,凝望着孟凡。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孟凡在她面前出现的时日还不算漫长,甚至可以说是极为短暂,但是他们两人却经历了很多事情,不说拿板砖砸地玄强者,不说堂前街电影院的绑架案,不说旧厂房的生死经历,不说他做的每一顿美食,不说落月村的离奇事件,不说街头的驾车狂飙……很多事情都不用说。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单单说他此刻站在她面前,她心里就是踏实的,她就知道自己已经依赖上他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这一次,刚刚发生的事情已经证明了,对方分明是有计划的,外面的那具可怕的僵尸只是个传递信息的,只是个前奏,更可怕的事情还在后面,孟凡过去了,怕是就再也……回不来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孟凡……”曲舒瑶咬了咬嘴唇,将视线从孟凡脸上移开,神色黯淡了下来,父亲的手已经在她的手中微微变凉了,说不定三天后就真的变成僵尸了,她心里面痛得像是被钢针狠狠扎着,“这件事……这件事……” 稻草人书屋

“这件事是小事啊!” 稻草人书屋

孟凡故作淡然的摆了摆手,曲舒瑶的犹豫不定,让他心里暖暖的,起码曲舒瑶在这件事上不是拿他当枪使,有着自己的底线,为了使气氛轻松起来,孟凡弯了弯嘴角,露出了一抹灿烂的笑容:“上次咱们不是跟电话里的那家伙过过招了嘛,一点都不厉害,被纸人一枪就打跑了,这种小角色实在是不足挂齿,三天时间已经绰绰有余了,你且看哥怎么把他给一掌拍飞,然后把解药给曲叔拿回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喔……”孟凡的话让曲舒瑶压力小了一些,抿嘴笑了笑,“话虽这么说,可是你吹牛的话,奖金可就不发了。还有,如果没把握的话,就真的……不用去的,或许还有更好的办法救我爸爸,你有个三长两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没事啦!下次记得给我买保险啊!”孟凡走到沙发前,将曲自明抱了起来,一面向他的卧室走去,一面开着玩笑,“虽然事情是小事,也免不了磕磕碰碰的,我还没医保呢。” www.daocaorenshuwu.com

“嘻嘻!”听了孟凡的话,曲舒瑶忧伤的俏脸上终于露出了一抹好看的笑容,“才不给你买呢,所以你自己一定要小心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这说着话,曲舒瑶也跟在孟凡身后,向父亲的卧室走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听两人这么聊着,乔伯凝重的脸色也跟着释然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神智迷糊的袁老太太,又开始叫饿了,似乎也感受到气氛已经轻松下来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将曲自明放到床上之后,孟凡先行离开,曲舒瑶则留在房间照看父亲。 稻草人书屋

走到房间外的走廊上,孟凡的脸色才严肃了起来,自从第七灵组被追杀,被从虎阳市赶走,就预兆着他跟黑灵组将会有一场你死我活的战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到了眼下的境况,这场战斗已经不可避免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穿过客厅,走到了院子里,孟凡将掉了头的灵尸彻底制服,而后又把女纸人九月收了起来,望了望大门,低喃一声:“差不多该来人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果然,没过一会儿,就有人在大门外按响了门铃。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乔伯通过可视对讲机询问了来人几句,便将门打开了,有两个警察推门走进了院子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个警察嘴里叼着烟,嗜烟的样子很像是老郭,年龄约有四十多岁,看了一眼孟凡,点了点头,随后又扫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无头灵尸,以及被用被褥盖起来的两个警员尸体。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另一个警察要年轻一些,拿着文件夹,用一种忌惮的目光看了一眼孟凡,温和的开了口:“您好孟先生,可否做一下笔录,这里发生的事情,我们需要了解一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孟凡耸了耸肩,正要开口,那抽烟的中年警察摆了摆手,沉声道:“孟凡,自从堂前街电影院绑架案,我们就知道你了,你可以叫我杨队,这里发生的事情,其实已经超出了我们的管辖范围,但是死了人,我手上又一大堆失踪案,我也不瞒你,这些失踪的人里面,有很多修炼者,我们处理不来,希望你能帮助我们……”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对方如此开门见山,孟凡点了点头,脸色平静地说道:“我正好也有些事,需要和你们商量一下……”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带着人走到了客厅里,乔伯已经扶着袁老太太上了楼,孟凡示意对方坐下,倒了两杯茶水,分别推到了两人面前,想了想,将心里的一些想法说了出来,杨队和那个手下安静的听着,有时候露出为难之色,有时候又点了点头,面前的两杯水却始终没有动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夜色渐浓的时候,杨队站了起来,和孟凡握了握手:“为了民众的安全,我们会尽量配合你,但是你也要尽量低调一些,死的人太多,我担心不好收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