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4章 赵碧柔的怒火

果然,孟凡和刘二邪哪也没去。

小保姆自作主张的围着围裙下厨炒了几碟下酒菜,还把别墅藏着的一些好酒拿了出来,咣当一声放在了桌子上,看得刘二邪直犯傻,寻思着这小保姆真是胆大包天,也不怕主人发现,难不成真靠那张俏脸,和这家的主人有什么不能说道的关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孟凡笑意盈盈也不去揭破,被胭脂谱第三名的大美女亲自招待,刘二邪也算是不虚此行,两人并没有去餐厅,直接在客厅的茶几上开始喝酒,满是英文字母的洋酒一瓶没开,茅台直接开了两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依旧被人当小保姆的曲舒瑶也不再气恼,孟凡高兴她也高兴,还觉得这样伺候孟凡也挺好,作为女人,就该在男人的兄弟面前给他面子,就算是有什么窝心的话,那也得等到私下里再说为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茅台啊!”闻着醇香四溢的好酒,刘二邪吧咂了吧咂嘴巴,目露精芒。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孟凡帮自己和刘二邪各倒了一杯,一倍足足有二两,两人碰杯一饮而尽,然后当着曲舒瑶的面,毫不客气的夹着菜边吃边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二邪,什么修为了?”喝了一杯之后,孟凡感觉肚子火辣辣的,没了修为之后,对酒的抵抗力也下降不少,不过好歹肉身并没有衰弱多少,一两瓶酒还也不至于醉倒。

daocaorenshuwu.com

“奶奶的,叶丫头天天逼我吃什么劳什子灵药,苦的我吃什么都没有味道。”刘二邪伸出舌头给孟凡看了看,舌苔都发绿了,而后又接着说道,“不过也没白吃,修为倒是窜的挺快,昨晚刚跃了龙门,要不然叶丫头也不肯放我下山,就这次来我还跟她吵了一架。”

daocaorenshuwu.com

“哟呵,不错嘛!”跃了龙门,修至凝灵第五关,也算是一大进步,孟凡心中畅快,又和刘二邪喝了一杯醇香又火辣的茅台酒,笑道,“继续努力,到了凝灵第十关,我保你修成上品地玄。”

daocaorenshuwu.com

“上品哇!”见识过地玄强者威力的刘二邪,听了孟凡的话垂涎不已,贪婪的舔了舔嘴唇,“这可厉害了!” 稻草人书屋

两人有吃有喝还有的聊,不多时第二瓶茅台也所剩无几,酒意微微有些上脸。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保姆曲舒瑶帮两人倒了热茶,又去拎来两瓶,却是不似刚才那么大方:“最后两瓶,喝完不能再喝了,伤身子。”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刘二邪终于又把注意力放在了曲舒瑶身上,拿起酒瓶,咕嘟咕嘟给曲舒瑶倒了一杯:“妹子,就冲你肯给我和老大拿好酒,我也得敬你一杯,你这人乍看有些刻薄,但做起事来吧,倒很有我们猪蹄山孟家庄那些娘们的风范,那叫一个实诚!来,走一个!” 稻草人书屋

“不行!”受到刘二邪如此“褒奖”的曲舒瑶,终于忍不住将围裙摘了下来,坐到了孟凡的另一旁,端起酒杯,俏脸上神色难明,“一杯哪行,要喝就喝三杯,还要咱们三个一起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哈,妹子真敞亮!”刘二邪咧嘴大笑,孟凡则有些忍俊不禁,苦口婆心对着曲舒瑶劝说道,“到了十八岁再喝也不迟,还差一年呐,着什么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十八岁?”曲舒瑶听了脸色就黯淡了下来,“既然不差那么一年,不如就现在一醉方休!”说罢,仰起天鹅颈一样好看的脖子,将一杯酒倒进了嘴里,然后咳了两声,眼泪都流出来了,拍了拍曲线挺拔的胸脯,吐了吐舌头,说了一句:“好辣!” daocaorenshuwu.com

“哎,十七岁就出来打工了!”刘二邪又给曲舒瑶倒了一杯,“想来家里条件也不好,妹子啊,跟我和老大这么喝没关系,我俩不是坏人,但跟别人千万别这么喝,酒能乱性,你长得好看,喝得越多越危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你话多!”看着孟凡这个喜欢教训人的热心肠小弟,曲舒瑶也适应小保姆的角色,褪下曲家千金的虚荣,她又端起满满往外溢的白酒,“来,孟保镖,刘小弟,你们再和我这个小保姆喝一杯,再过一年,兴许就喝不上了!”说罢,又是咕咚咕咚一饮而尽。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孟凡和刘二邪对视一眼,撇了撇嘴,也跟着喝完了杯中酒。 稻草人书屋

这一次,曲舒瑶迫不及待的倒了第三杯,一手扶着孟凡的腿,一手摇摇晃晃的端着酒杯,也不管和不合时宜,说道:“十八年后,我又是一条好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罢,一仰脖子,杯底又空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三杯下去可是六两呐!还是高度白酒!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刘二邪彻底被小保姆的豪爽打动了,和孟凡喝完了第三杯,舔了舔散发着酒香的嘴唇,说道:“小保姆,听你话里的意思,你到明年满十八岁就回老家嫁人了吧?但也别把婚姻想得那么可怕,男人孩子热炕头,那也是一种幸福,你看我和我的老大,也都有主了,虽然在外面飘着很辛苦,但想起家里的女人来,倍有干劲不是……”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哦,家里的女人……”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喝了半斤多白酒的曲舒瑶脑袋摇晃着,念叨了这么一句,身子一软,趴在了孟凡腿上,就此醉去,也不知道听没听明白刘二邪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