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5章 危机四伏

昨夜刘二邪是在孟凡房间睡的。

早上起床后,考虑到老大在曲家当保镖,他这个当小弟需要给老大撑撑场子,便想去厨房做饭,他的厨艺算不上好,但孟家庄出来的汉子,哪个不会做饭,厨艺未必比女人差了,可到的厨房,发现曲舒瑶正在里面忙活着,依旧穿着围裙,动作略显笨拙,还时不时的瞅一眼手机上的菜谱。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曲家妹子,对不住了,昨天真不知道你是……哈哈!”想起昨晚的误会,五大三粗的刘二邪冲着曲舒瑶腼腆的笑了笑,“这饭我来做吧!你做有些不太合适,我老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结果话还没说完,就被曲舒瑶给撵出去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刘二邪皱着眉,看看干干净净的客厅,已经打扫过的样子,便走到院子里,打算打扫一下院子,结果又被在院子里舒展筋骨的曲自明给阻止了,让他去客厅喝喝茶看看电视什么的,这种活用不着他来做。 daocaorenshuwu.com

刘二邪无奈的坐到客厅里,手指在膝盖上敲着,看了一眼天花板,想起自己一来到曲家,便有好吃好喝的,被曲家的人热情招待着,本还担心孟凡会在这里受欺负的他,不由得赞叹道:“老大不愧是老大啊!打工都能做到如此之高的境界,这可不是保镖能享受的待遇了,连我都跟着沾了光,厉害了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起吃过早饭后,他跟着孟凡回到了房间里,百无聊赖的拿出自己的那把大砍刀来,轻轻擦拭着,孟凡坐在床上看了刘二邪一眼,低声说道:“二邪,托付给你一件事,去附近看看有没有僻静的民居,有的话就租下来。”

稻草人书屋

他之所以这么说,也是有些迫不得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落月村的时候,他干掉了茅山派的娄志平,夺去了对方的祖师爷金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其后又在山洞里,杀掉了遇仙派的两个人,其中一个人还是遇仙派的少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算是不考虑其他的麻烦,如果再在曲家待下去,遇到仇家寻仇,很可能会连累了曲家,更何况他此时已经没有了任何修为,刘二邪的修为又不足以独当一面,是以生了离开的心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至于龙气的事情,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daocaorenshuwu.com

“老大,我现在就去租房子!” 稻草人书屋

刘二邪在了解到孟凡的危险处境之后,脸色大变,二话不说便匆匆出去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出门的时候,恰巧遇到正要去上学的曲舒瑶,问他去做什么,他支支吾吾说了一句去买烟,搪塞过去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且说赵家的千金赵碧柔,在学校门口被曲舒瑶拿甩棍敲破头之后,一直怀恨在心,一大早去找欧阳惊雷,却吃了一个闭门羹,心里更是火上浇油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不过,这也不能怪欧阳惊雷,他和欧阳云逸去曲家找孟凡麻烦,结果话还没说上两句话呢,就被人给双双揍飞了!直到现在,他全身还跟散了架似的! daocaorenshuwu.com

至于欧阳云逸就更别提了,至今还在床上躺着呢,下品金创丹都吃过一枚了,也没见好转,不知道那只变成面条似的胳膊还能不能保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们两个现在一听孟凡的名字,就吓得都快要大小便失禁了,哪还敢给赵碧柔出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赵碧柔回到家之后,怒气满腔的在自己闺房坐了半晌,摸了摸缠着纱布的脑袋,一脚将一只在她脚边蹭来蹭去的贵宾犬给踹飞了,那贵宾犬趴在地上呜呜直叫,它想不明白,往日叫它小宝贝,还让它舔她的脸,甚至是柔软胸脯的主人,怎么转眼间就变得凶神恶煞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找父亲给我出出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打定主意的赵碧柔尽量使自己的脸看起来很委屈,甚至还刻意洗了把脸,连妆都不画,素面朝天的去找她的父亲,赵家家主赵德海。 daocaorenshuwu.com

此时,赵德海正在大厅和一位面色深沉的老者商议着什么,给对方倒了一杯热茶之后,开口说道:“娄大师的事情说来也很简单,我们赵家的会所跑了两个女人,娄大师去找,后来就没了娄大师的消息……”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那老者正是茅山派的陶长老,奉掌门之命,前来虎阳市调查娄志业的死因,并追回祖师爷金光,此外还要找到蒙牛霸,借蒙牛霸紫气之体,润养三十六位祖师爷牌位,此刻,他听了赵德海的话,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娄志业他是地玄修为,而你会所的女人能有多厉害?能杀了娄志业?赵家主,你觉得老夫能相信你说的话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真话,真话!”赵德海将双手平放到膝盖上,来回搓动了两下,“第一次追捕那两个女人时,娄大师还被其中一个叫小红的女人从楼顶给上扔下来了,会所的保安都是看到了的,给赵某天大的胆子,也不敢糊弄陶长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堂堂地玄强者被一个女人扔到了楼下……那个女人还叫小红?”陶长老脸上疑云密布,抬起头扫了一眼赵德海,“不是老夫不信,只是你说的太离谱,一个堕入风尘的女子,如果能轻易灭杀娄志业,她何苦在你的会所谋生?你别告诉我她就是爱干那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