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0章 眼神不对

山中天气多变。

灰色的云岚笼在遇仙派上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细雨绵绵落下,气温也降了不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这样的天气里,钻在温暖的被窝里,是一件极其惬意的事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曹猛此时的心情却极为不好。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不仅不好,简直是糟透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贾玉成,你小子……做了什么事!”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曹猛抬起巴掌将呼呼大睡的贾玉成扇飞了出去。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对于昨夜发生的事情,他没有丝毫的记忆。 www.daocaorenshuwu.com

只记得贾玉成给他涂药膏,然后,他一睁眼就发现贾玉成居然还没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还没脸没皮的枕着他的胳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章师兄,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摔在地上的贾玉成捂着脸,鲜血从嘴角流了下来。

稻草人书屋

也是一脸发懵!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贾玉成,枉我那么信任你,可你……你看看你做了什么!”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曹猛怒不可遏的挥舞着手,环顾了一下身前,拿起一把椅子,走到贾玉成身前,一下一下砸了下去,呯呯的声音不停的响起,震得窗户都在簌簌颤动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章师兄,请住手!”贾玉成双手抱头,惨烈的呼喊着,“我是你的师弟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去尼玛的师弟!”曹猛更火了,下手更狠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同甘共苦的师弟!”贾玉成忍痛强调。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我特么早该想到的!”曹猛一面打,一面咆哮道,“你天天看我的眼神都不太对,分明是早有预谋,你太龌龊了,太卑鄙了,太恶心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师兄,我是敬仰你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且我也不知道出了啥事啊!”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贾玉成呼喊,见曹猛根本不停手,鼻子一酸,像是一个受气的小娘一样,眼泪啪嗒啪嗒掉下来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还打,你当我不敢还手怎么地!”

www.daocaorenshuwu.com

贾玉成实在不堪忍受了,腾一下子跳了起来,和曹猛厮打在了一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只躲雨的燕子,落到了窗台上,眨巴着漆黑的小眼睛,往房间里面好奇的望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两人在房间里打来打去,没一会儿便鼻青脸肿起来,各自受了些伤,流了血,洒的满地都是,房间里桌椅板凳到底,家具损毁,乱糟糟的,像是被一场地震破坏过似的。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章师兄,想不到你这么无情无义,我贾玉成记住你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最后还是贾玉成吃亏多一些,见打不过曹猛,撩下几句哀怨的话,哭泣着推门跑开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千防万防,家贼难防啊!”

稻草人书屋

曹猛气喘吁吁的瘫坐在地上,双眸通红望着门口。

www.daocaorenshuwu.com

外面雨声淅沥,风吹着雨丝飘进了房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曹猛接连长叹,良久之后,才从地上站了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的心头也笼罩着一层阴雨。

daocaorenshuwu.com

比外面的濛濛细雨要大多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此外,他还非常憋屈,这件事也没办法对外人说,更不能将贾玉成杀掉,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吃了暗亏,还是挺恶心的亏,早知如此,就对使者要求一下,自己来遇仙派得了,何必还带上一个心理不正常的贾玉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时候,苏珮正拖着虚弱的身体,在门派里动员着弟子们,让他们做好迎战的准备。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遇仙派连年衰败,已经经不起任何掠夺了,况且父亲也失踪了,她打理着门派,决不允许一根针线从自己手里丢出去。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弟子们能理解苏珮的苦心,整个门派空前团结,倒呈现出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来,人影往来不绝,各个堂口全部运作,在暗中凝聚着力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师妹,大黑怀孕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当苏珮冒着细雨,有意无意的在杂役弟子找到孟凡的时候,孟凡指着大黑滚圆的肚子,带给了她一个好消息。 稻草人书屋

“一些都会好起来的。”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苏珮柔婉的凝视着大黑滚圆的肚子,翘了翘嘴角,细雨润湿了她的睫毛,楚楚动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苏师妹,两个随从那边有情况,都出门了。”当苏珮还想和孟凡聊几句的时候,一个弟子匆匆跑了过来,抱拳道,“我们的人还在盯着他们,但他们情况好些有些不对,似乎是打了一架……您还是亲自去看看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打架?”苏珮有些疑惑,他两个打什么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情况有些古怪。”她望了望孟凡,问道,“一起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走吧!”孟凡笑了笑,也很想再见见曹猛,本以为昨天揍了他,曹猛会忍不住深夜来找他麻烦的,结果却没来,颇有些失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待走到了广场北面的一座大殿附近时,他和苏珮突然看到了惊奇的一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章师兄,昨晚的事我还想和你聊聊,有些话还没说明白。”贾玉成紧紧跟在曹猛后面,喋喋不休的说着,“在那件事上,我觉得我没有错,指不定是你是错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因为我什么都记不得了。”贾玉成拽了拽曹猛的袖子。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滚开!老子不想看到你!”曹猛脸色深沉的一甩衣袖,挣脱了贾玉成的手,扫视着遇仙派鳞次栉比的建筑,目光有些森然,压低声音道,“贾玉成,老子在执行西门监察使的任务,你小子别坏了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