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7章 没有方向的秘境

“宁长老,事情差不多就是这些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在烦闷的烈日下,苏珮将往事逐一讲述给了宁正安,讲到动情处,几近哽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为我,为遇仙派做了那么多事,只不过是想用仙火救他的朋友。”苏珮擦了擦眼角,“……你还要继续为难他么?”

稻草人书屋

宁正安盘膝坐着,沉着脸不说话,但内心却早已波澜起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到此时才知道,孟凡救了苏珮那么多次,且为门派做了那么大的贡献,的确称得上是遇仙派的恩人,也是他的恩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又想起监察使的那档子事来。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如果那天不是孟凡假扮苏无心,苏珮会死,打算拼了一条老命的他,也会死,而后遇仙派便会陷入无法解决的危机之中,更可怕的是苏无心还失踪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现在想来直冒冷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枯草在微风中摇摆,有规律的发出沙沙的响声。

稻草人书屋

天空上的灰褐色云层,似是无穷无尽似的,沉沉压在人的心上。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良久之后,宁正安才张了张嘴:“苏珮,你既然原谅了他……老夫还有什么说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长老深明大义,苏珮谢过了!”苏珮欠身施礼,望了一眼远处的孟凡,这时候他已经站起身来,正在四处眺望着,像是在寻找着什么。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不过,他必须给老夫道歉。”片刻后,宁正安又说了一句话,“老夫被他炸了一顿……心里难受。”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啊?”苏珮眨了眨水灵眸子,没想到宁正安这么要面子,愣了半晌才说道,“这个我得问问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宁啊!我这里也是有损失的,道歉就不必了。”孟凡一晃身形,出现在了宁正安面前,笑眯眯地说道,“我那两个纸人造价不菲,都用来炸你了,还没找你索要赔偿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宁正安抬了抬头,看着孟凡那张玩世不恭的脸,不知道什么地方才能养育出这样的妖孽来,“你……必须要道歉!不仅要当面给我道歉,等从这里出去之后,你还要当着众弟子的面,承认错误,给大家道歉,要不然老夫很难做!”

daocaorenshuwu.com

“等出了这里再说吧!”孟凡用手掌扇着风,瞅着苏珮说道,“我刚才研究了一下,这个地方是没有方向的,想找出路很难。”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没有方向?”苏珮愣了愣,而后指了指天上的烈日,“看它不能分辨出来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能。”孟凡摇了摇头,指着地上枯草的影子说,“我刚才观察了很久,太阳是不动的,说白了,那是一个假太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假太阳?”苏珮凝眸看着细细的草影,过了半晌,也没发现影子移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正安也偷偷眯着眼,观察了一番,得出了和孟凡一样的结论,惊异的同时,也有些汗颜,他作为这片秘境的守护者,竟然没能发现这个明摆着的问题,而人家孟凡轻轻松松就发现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再看看这个。”孟凡一扬手,往苏珮手里放了一样东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指南针?”苏珮将东西拿在手里,惊讶的看到上面的磁针正在不停颤抖旋转着,始终无法停留在一个方向,惊异的叹了口气,将指南针递给孟凡,说道,“这片地方太大,又没办法分辨方向,我们怎么走呢?”

www.daocaorenshuwu.com

“有没有方向无所谓。”孟凡将指南针收起,将手伸到身前,像是在感知着什么,“风,风也是不变的,虽然时有时无,但大小和方向,自从我们来了就没变过。”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真是这样的!”苏珮拔下一棵枯草,捏在纤细的小手里,任由风吹着,那枯草以一个固定的幅度摇摆着,很是稳定,惊奇道,“这都被你发现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宁正安撇了撇嘴,悄然观察了一下自己飘动的白须,发现的确如此,心中也暗自佩服孟凡,他年龄不大,竟然具有如此细致入微的观察力,反倒是他,到了这里之后,除了和人家打了一架,都没提出任何解决问题的法子来,老脸上顿时有些挂不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现在我们有了两个方向,顺风,逆风。”孟凡耸了耸肩,“大家好好想一想,咱们到底怎么走,如果走错了,可就浪费时间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逆风走!”宁正安终于找到了表现自己的机会,老练而又自负地说道,“有风的地方自然有风口,风口就是我们的出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孟凡,我觉得宁长老说的很对,不如我们就逆风走吧!”苏珮对宁正安的说法深以为然,觉得很是合乎情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得到苏珮的支持,灰头土脸的宁正安,脸上露出了一份自得。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我认为应该顺风走。”孟凡却是摇了摇头。

daocaorenshuwu.com

“孟小儿,你不给老夫道歉也罢了,这么浅显的道理,你还要反驳老夫?”宁正安一听就拉下了脸,下意识觉得孟凡在给他难堪,冷声道,“若是老夫方才说顺风,你是不是又要说逆风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果换做以前,他决不会和一个小辈这么较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之所以心有不平,是因为他心里憋着一口气,实在咽不下去,他阻拦孟凡,要杀他,是他的职责所在,可孟凡无视他的阻拦,拉着苏珮视强闯秘境,更可气的还用古怪的纸人炸了他两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