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0章 月下杀人夜

夕阳宛若一条玩累的鱼,彻底沉入了黑暗的水里。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失去修为的孟凡,尽管肉身比普通人厉害一些,但速度已经变得不尽人意了,为了节省时间,他不再按原路前行,而是径直穿梭过天光暗淡的树林,在起伏的地形中,向那座破落的,叫家的地方一路狂奔。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之所以首先选择了回家,是因为他推断火灵一定是被人劫持了,幕后的人是蔡魏的可能性不大,而苏老三则是有最大的嫌疑的。

www.daocaorenshuwu.com

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在当铺见到苏老三第一面的时候,就觉得他比遇仙派的那个苏老三更为贪财,那目光里无法掩饰的贪婪,让人心寒。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认为苏老三肯定是见财起意,认为他和火灵还有别的宝贝,是以动了恶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早该做出防范的!”孟凡一面跑一面自责,“难道失去修为之后,连最起码的预知危险的能力都没有了么?这是一个警钟,绝不可再发生第二次!”

稻草人书屋

跑回去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倒是有月亮的,月光下有潮湿的水气弥散出来,给人一种很憋闷的感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宝贝还没到手,对方不会动手杀人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着寂静的院子,微微有些喘气的孟凡,缓步走了进去,有一只鸡躺在院子里,身上插着一把短箭,血缓缓流着,几片羽毛洒在了地上,看起来死了还没多久,使得潮湿的空气掺杂了一丝血腥味。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孟凡被汗水浸湿的后背,在夜风中,微凉。

daocaorenshuwu.com

“天火,天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孟凡凝视着屋子紧闭的木门,喊了几声,声音扩散出去,谁都能听出里面的担忧,可没有人回答,他又往前走了几步,门吱呀一声自己打开了,火灵站在门里面,嘴巴被一块破布堵着,身子被一条灰色麻绳捆着,一看到孟凡就猛地眨着眼睛,焦急的摇着头,示意他不要靠近,嘴里发出呜呜的含糊声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小子,担心死我了!”孟凡心里一下子轻松下来,人没事就是最好的事,接下来水来土掩兵来将挡就行了,他应该都能应对的,除非这地方还有修炼者,不过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 daocaorenshuwu.com

“嘿!”这时候,一个人头从火灵身后探了出来,微微抽动嘴角,在洁白上的牙齿上绽放出一抹森然的笑,“你反应的还挺快,这么快就找回来了,倒是省了我等你了,这是猪住的地方么?蚊子也太多了一些。”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说着话,他抬起手,用一把连发弓弩指了指孟凡:“既然你这么聪明,肯定知道我为什么绑了你弟弟,把东西全部交出来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人正是福隆当铺的那个刻薄少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少年说着话的时候,从大门口的黑暗里,又走进两个魁梧的汉子,手中的朴刀,在皎洁的月光下,散发着寒光,让人不寒而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前有持弓弩的少年,后有两个持刀强人,对寻常人来说,是一个死局。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唔唔!”火灵着急的扭动着身子,想说什么话,却是说不清楚,被少年一脚踹倒在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呵,再度成为普通人,好不习惯呢!”孟凡笑了笑,如果修为没丧失,他有无数种方法,瞬间解决眼前的困局,让火灵毫发无损的脱困,但修为没了,想解决麻烦就要动一点脑子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东西我还真的有不少,先放了我弟弟,东西可以都给你们。”孟凡镇静的站立,眼神温和的对火灵眨了眨眼睛,示意火灵不要担心,又将目光锁定那少年,“如果敢伤害我弟弟一根汗毛,今天你们三个谁也走不了,我说到做到。” daocaorenshuwu.com

“呵呵,口气还不小。”那少年说着话,偏头扫了一眼被他翻找得满地狼藉的屋子,随即将脚踩在了火灵身上,直视着孟凡,冷声道,“东西放哪了,先拿出来给我看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好。”孟凡瞥了瞥那少年,又看了看身后的两个持刀汉子,猛地一挥手,取出一个袋子来,冲着那少年打了开来,里面满是金黄之物,正是苏老三辛苦积攒下来的那些用来养老的宝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少年,包括两个大汉,以及火灵,看到这一幕,都不约而同的露出震惊之色,这是什么手法?太神奇了一些吧!

稻草人书屋

“有点意思,原来还会变戏法!”少年看着袋子里的东西,贪婪的舔了舔唇,晃了晃手中的弓弩,“你再往前走两步,我看不清楚,说不定是赝品呢!”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孟凡依言往前走了两步,这时候,少年嘴角勾起一抹阴冷的笑,手指猛地扣下了弓弩的扳机,只听嗖的一声,一道寒光闪过,呯的一声,钉在了孟凡的身上! daocaorenshuwu.com

“你……”孟凡低头看了看胸口,一支短箭,跟杀死那只鸡一样短箭,在他胸口嗡的颤动着,鲜血晕染开来,染红了衣襟,手中的袋子扑通一声掉在了地上,里面的东西洒了一地,黄的是金,白的是银,在月光下璀璨夺目……而后他的身子一歪倒了下去,没了声息,火灵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快要流出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