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7章 杀机重重

“杀孟小山,给公孙长老报仇!”

那群身穿黑衣的弟子神情激愤,手持兵刃,双眸血红的怒视着孟凡。 daocaorenshuwu.com

若不是他们前方还站着一个人,估摸着就马上冲上去乱刀砍死孟凡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站在他们前方的那个人,双手背在身后,冷峻的脸庞微微扬起,身上弥散着凌厉的杀机,目光如刀锋般,向孟凡扫去,而后森然一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厅内的气氛从方才的一派热闹景象,瞬间降到了冰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挂在大厅上方的灯笼因不速之客的到来,微微摇晃,光线恍惚起来。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那群黑衣弟子手中的锋利兵刃,反射着摇晃的灯光,光芒色森然而又嗜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终于来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脸上喜悦还没退去的苏珮,张了张嘴,眼前的那个人不是别人。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正是她那个有问题的父亲,苏掌门。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是啊,果然来找麻烦了。”孟凡嘴角勾起了一抹微妙的弧度,他早已猜到苏掌门会在今晚找他的麻烦,却没想到竟然把黑冥堂的人带来了,还说要为公孙剑报仇? www.daocaorenshuwu.com

公孙剑不是身后插着管子,还躺在药堂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被人杀死了?

稻草人书屋

这是想栽赃陷害他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孟凡,别怕,有大哥在。”宁正安用力握了握孟凡的胳膊,挺身站在了孟凡的身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孟凡,也有我在,今天谁也不能欺负你。”苏珮粉面含怒,站在了孟凡另一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两人一左一右,护住了孟凡,一副纵然面对刀山火海,都毫不退却的样子。

daocaorenshuwu.com

“还有我们,誓死保护山哥!”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叶小婉、蔡魏、张成家,大步走到孟凡身旁,身上散出了强烈的修为波动。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在幻境里一起出生入死,方才又喝了结拜酒,说是兄弟,不管怎样,一辈子都是兄弟!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要打架了,嘻嘻。”隐匿魂体的青灵,站在孟凡身边,揉了揉小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是……”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刚刚喝完结拜酒的众弟子,面面相觑,好好的一场结拜宴,怎么转瞬间就变了气氛,他们不知道自己到底要站在那一边了,毕竟孟凡的对手是苏掌门。 稻草人书屋

但内心却是明显倾斜到了孟凡那一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们喝了人家的结拜酒,口口声声要和人家当兄弟,现在苏珮都果断站到人家那一边了,他们还能不如一个女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难道情义只是挂在嘴边喊喊的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有的弟子悄然将手伸到了腰间的配刀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有的弟子悄然摸出来一张攻击符咒来,蓄势待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有的弟子已经锁定了自己的攻击目标,谁先攻击孟凡,他们就对谁出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众弟子的反应,孟凡自然看在了眼里,他也很意外,没想到他们会有此反应,一口酒而已,至于去为他拼命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苏珮也很欣慰,以往对门派的付出,总算是没有白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孟小山,看来本掌门没赶上你们的结拜仪式呢,可惜了。”苏掌门冷笑着凝视着孟凡的眼睛,说道,“想必你已经知道本掌门为什么来晚了吧?”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说着话,苏掌门缓步向孟凡走去,在十米处停了下来,继续说道:“是因为门派出了一件极为恶劣的事情,公孙长老遇刺了,死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方才黑冥堂的人说要为公孙长老报仇,众弟子还拿捏不准什么事。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现在听到苏掌门亲口说出此事,他们一下子哗然,孟小山杀了公孙长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山一直跟我在一起,他岂有时间去杀公孙剑!”宁正安厉声呵斥道,“苏无心,你莫要自讨没趣!”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说话间,他一挥手,一群白衣弟子纷纷抽出兵刃,从人群中站了出来。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老夫这白星堂,就是为牵制你而设立的,你若是敢对我兄弟乱来,必让你血溅当场!” 稻草人书屋

结拜就是结拜,不是游戏,是要用心和行动去对待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呵呵,无趣。”苏掌门冷笑道,“宁正安,你的义气保不了他的小命,再说了,你也没什么修为了,还想螳臂当车,其实呢,本掌门对孟小山也没有什么偏见,反而很看好他,但他犯了事,一切还要按……门规来,这个你可明白?” 稻草人书屋

“门规算个屁!”向来尊重门规的宁正安,不屑一顾的向地上呸了一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你可有证据证明,是孟凡杀了公孙剑?”苏珮一字一顿说道。 daocaorenshuwu.com

她已经不称呼苏掌门父亲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在这个时候,大厅中有个弟子站了起来,指着孟凡说道:“苏掌门,我有话要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苏掌门目光扫过苏珮,停留在了那个弟子身上,笑道:“说吧。” daocaorenshuwu.com

“我可以证明就是孟凡杀了公孙长老。”那弟子指着孟凡说道,“结拜大事,任谁都不会来晚,宁长老比诸位师兄弟们到的还要早,可孟小山他却迟到了,弟子认为,他必定是去刺杀公孙长老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哦,有这事?”苏掌门环视着众弟子,问道,“你们呢,都看到他来晚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