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4章 你全家都别反悔啊

“冤家路窄啊!”

就算是茴香没有说来人是谁,孟凡听到那声音,也知道是谁来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正是他在山洞研究百毒碎心禁的时候,被他一斧头劈飞的那家伙。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常家的常冠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后来,常冠玉还蛊惑了周牛,差点在城门前杀了尉迟正。

www.daocaorenshuwu.com

没想到这小子竟然不请自来了。

稻草人书屋

“哥!”茴香抓起长剑,并不知道孟凡认识常冠玉,急声解释道,“他是常家的人,名叫常冠玉,你遭人残害的时候,他也出手了,下手还不轻!”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情急之下,茴香直接将孟凡当成哥哥茭白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头倒是还脑子清醒,伸手拍了拍孟凡的胳膊,沉声道:“你已为我们做过太多事,尽量不要搀和进来,别……别再出事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兴许是老头怕孟凡也出了事,便再也看不到茭白那张脸了。 稻草人书屋

另外,孟凡将他从牢房里救了出来,他还未来得及报恩呢。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孟凡端坐着不动,不置可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茭白啊!咱们可是好哥们啊!”常冠玉又在门外叫嚷了起来,“那天呢,是当哥的不对,说你老子周春海是贼,你开开门,哥当面向你道个歉,你也别当藏着了,我都闻到饭香了,看来今早还真是来对了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对了,对了,我这次来呢,真的是有正事呢!”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茴香,茴香,你在家没?要不你过来开下门?” daocaorenshuwu.com

茴香听见常冠玉叫她的名字,厌恶的蹙起了眉头。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望着大门,将长剑抽出来了一半,明亮的阳光照在剑锋上,散发着炫目的冷芒。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行啊!不开门是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可是尽到礼数了,这街坊们都看着呢,是你们周家不给我面子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常冠玉的声音阴厉了起来,随后猛然听到“轰”的一声,两扇斑驳老旧的木门,倒了下去,常冠玉在外面抬着脚。 www.daocaorenshuwu.com

在常冠玉身后站着一个女子,正是和他形影不离的表妹,长孙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两人后面还站着四五个家丁,都双手抱着胸,饶有趣味的瞧着院子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美女加恶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常冠玉派头十足。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哟!”常冠玉用手扫了扫抬起的脚面,瞅着院子里的人道,“这不都在家呢,怎么不吱声呢,我还以为都死光了,一时心急,破了门,你们别介意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常冠玉!”茴香怒不可遏,仓啷一声,将长剑全部抽出,恨恨道,“你真是欺人太甚,打了我哥不说,你这又欺上门了,真当我们好欺负是不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茴香啊!”常冠玉摆了摆手,“当时你没在现场,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们只不过说你爹是贼,你哥就把酒桌掀了,那场酒可是我请的啊!几个哥们气不过,这才对你哥动了手,我当时可是拉架来着,你不感谢我,还用剑指着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常冠玉嘴角噙着一抹冷笑:“这合适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后,常冠玉又发现什么好玩的事似的,瞅着老头周春海,笑道:“咦,伯父你回来了?这段日子你都去哪了?听说你在城主府犯了事,被卖去……当魂奴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头周春海伸出手,呯的一声砸在饭桌上,盘子颤了颤,怒喝道:“老夫去哪,用不着你管,这里不欢迎你,最好赶紧滚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孟凡用筷子压了压盘子,夹了一口菜,放进了嘴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心里也有些可笑,这常冠玉真是够善解人意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刚答应了周茭白,尽量帮他报仇,这常冠玉就主动摆出了一副讨打的嘴脸。 daocaorenshuwu.com

若是他老老实实来周家道歉,他还真不好对他动手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伯父,您这可不是待客之道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常冠玉皱了皱眉头,走到了院子里,长孙兰也亦步亦趋,带着那四五个家丁走了进来,冷笑着看着孟凡等人。 daocaorenshuwu.com

“喔?”当看到孟凡安然无恙的时候,常冠玉微微有些惊愕,随即笑道,“您看看,还是茭白拿我当哥们,自从我进来,一句埋怨的话都没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言罢,他向孟凡拱了拱手:“茭白小弟啊,那天是哥不对,没拉住他们,给你陪个不是,你别放心在心上啊!” daocaorenshuwu.com

孟凡勾了勾嘴角,正要站起身,老头周春海伸手压了压他的胳膊,示意他不要动,孟凡微微耸了耸肩,也乐得让常冠玉再多蹦哒一会儿,猜测对方此行必定有什么目的,便继续吃着东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一点都没把常冠玉放在眼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常冠玉见状,讥讽的笑了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还以为孟凡这是害怕他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他哪知道此茭白,已经不是彼茭白了,在他面前的可是当初一斧头将他劈飞的那个煞星啊!连他请来的周牛,也被人家搞成一具行尸走肉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好啦,好啦!又不是外人,都和气些吧!”长孙兰在旁抿嘴一笑,然后对常冠玉道,“表哥,赶紧说你的正事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哎呀,瞧我这脑子,差点忘了正事了!”常冠玉抬手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大有深意的瞅了茴香一眼,嬉皮笑脸道,“茴香妹妹,你今年十八岁了吧?年纪不小了,也到了该出嫁的年龄了,正好呢,我有一位好兄弟,家境好,人长得也威风,今早呢,哥是来给你说媒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