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6章 马叔的临终遗憾

“这也是马叔的术法?”

孟凡惊异的眨了眨眼睛,正要向后退,灵魂陡然一颤,仿佛有一种诡异力量在干扰他的心神,让他心神恍惚起来,若不是百毒碎心禁附身,怕是已经中招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也恍然明白青灵为什么一动不动了。 稻草人书屋

可即便是有百毒碎心禁在身,过了片刻,他的意识仍然变得模糊起来,眼神迷离,昏昏欲睡。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把东西还给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道缥缈的声音在他灵魂深处飘忽响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孟凡张了张嘴,正要问是什么东西,突然有一道倩影从高处落下,一掌拍在了墙体上,轰然一声,墙体一颤,墙皮簌簌掉落下来,鬼影跟着墙皮掉落在地……孟凡和青灵也随即恢复了正常,对视一眼,看到了对方眼中的疑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没事吧,哥?”那道倩影正是茴香。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若不是她一直跟在孟凡身后,看到孟凡身体发生了变化,若不是她亲眼看到孟凡幻化成了她哥的样子,还真不敢认孟凡现在这张让她心跳不已的脸,这才是他原本的脸么?好养眼,她如此想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没事。”孟凡轻声道,瞧了一眼青灵,青灵冲着他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没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没事就好!”茴香松了一口气,又问道:“刚才墙上的是什么东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原以为是马叔搞出来的,现在看来不是……”孟凡摇了摇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哥,那马叔呢?”茴香又问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受伤了。”孟凡点了点头,“以后恐怕你见不到他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太好了!”茴香松了一口气,尽管孟凡已经恢复如常,可茴香还是紧紧挽着他的胳膊,害怕孟凡会离他而去似的,而孟凡也慢慢幻化成了他哥哥的模样,两人缓步向周家走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青灵在后面瞅着墙泥脱落的墙体,皱了皱眉头:“遇到同类了?也不想,好古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罢,她带着满心狐疑,向孟凡追了过去。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在他们离开不久,一缕缕白气,从掉落的墙皮上漂浮了起来,而后凝聚到了一起,慢慢幻化成了一个肌肤如玉的白衣少女,她弯了弯唇角,露出一抹倾倒众生的笑:“小哥哥,咱们可是真有缘份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少女轻移莲步,向孟凡离开的方向走了过去,刹那消失不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呼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道独臂人影,喘着粗气,胸口被鲜血染红,背后也有鲜血汩汩冒出,艰难的狂奔到了长孙家的高墙下,咬牙飞掠了过去,而后发出扑通一声响,显然是着陆失败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胸口的伤虽然很重,但不足以致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最要命的是孟凡刺入他背后的那把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把剑上密布着浓郁的火属性真气,入体之后,便灼烧着他的五脏六腑,他喘气的时候,都能闻到烤心肝的味道了,没全熟也差不多半熟了,若不是他用尽修为之力压制着,怕是已经死在半路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表哥,你肚子好受些了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马叔的房间里,长孙兰将手伸到常冠玉的被子里,抽出一条散发着臭气的毛巾,递给了恭恭敬敬站在身旁的婢女,那毛巾湿哒哒的,很重,发黄,婢女接过来之后,放到了一个水盆里,微微蹙了蹙眉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这一整天里,常冠玉已经换下来数十条这样的毛巾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表妹,喝了药师的药汤,表哥觉得好了不少。”常冠玉脸色惨白,嘴唇发紫,浑身不停地打的哆嗦,像是置身冰窖一样,“那该死的茭白,我一定饶不了他,那么大一根冰锥,都散到我身体里面了,坑死老子了!”

daocaorenshuwu.com

正说着话,常冠玉的肚子又咕噜一声,长孙兰赶紧将手伸向了婢女,拿了一条白净的毛巾过来,塞到了被子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没事,没事。”常冠玉摇了摇头,“只是排了一下气!”

稻草人书屋

“表哥。”长孙兰握了握常冠玉的手,“你再坚持坚持,我已经让人去你们常家的丹房取火烈丹了,那丹药驱寒有奇效,你吃了也就好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嗯。”常冠玉点了点头,“辛苦你了表妹,我都这样了,你都没嫌弃我,一直好生伺候着我,等咱俩结了亲,我一定让你过上最好的日子……话说,马叔怎么还不回来?以他的修为,应该很快就能搞定啊?”

稻草人书屋

结果话刚说到这里,就有一个血淋淋的人撞开房门,扑倒在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常冠玉等人急忙望了过去,瞧见那人正是马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长孙兰给婢女递了一个眼色,问道:“马叔,出什么事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叔被婢女搀扶起来,一张嘴,喷出一股子烟来,长孙兰遮了遮鼻子:“你吃烤肉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叔眼角含着泪花,张了张嘴,舌头上冒着丝丝热气,像是三分熟的牛舌似的,根本说不出话来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副模样让常冠玉和长孙兰都大惊失色,想不明白马叔究竟遭遇到什么可怕的事情了,这也太惨一些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叔!”常冠玉吸了吸气,沉声道,“我问你,你杀了周茭白没有?点头摇头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