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0章 此事蹊跷

“可若是他有机会活下来,必将名扬青丘城。” 稻草人书屋

常翰书摇了摇头,脸上蕴着极为复杂的神色,从地下的丹房走了出来,孟凡和那两位女孩已经不知去向。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东家,您这是?”高掌柜见常翰书出来,急忙迎了过来,看到他仿佛是刚刚从火灾现场逃生似的,忍不住问了一句,“你也被周茭白烧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常翰书苦涩的摇了摇头。

稻草人书屋

“东家,那两个女孩,我拦不住。”高掌柜说道,“你知道白家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知道了,你忙去吧。”常翰书没有半点心情的摆了摆手,拖着疲惫的步子,走回到了厅堂中的茶水间,颓然靠在宽大的木椅上,将头埋在双臂之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刚不久,这里还有五个不可一世的丹子。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然后一个接一个的倒下去。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现在空荡荡的,只有他一个人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常翰书抬起头,双眸通红,低喃道:“没人了啊!”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随即,一股凭空而来的压力,压得他快要喘不过气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丹师堂要来人了,而我没把人留住,要好好想想,怎么说才好……”常翰书又将头深埋了下去,眉心紧锁,一切都黑暗了下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哥,你真的没事吧?”走到外面的僻静角落,终于不用再假装的茴香,伸出玉手,紧紧抓住了孟凡的胳膊,“他们没怎么样你吧?” 稻草人书屋

茴香上上下下打量着孟凡,突然想起他未着衣衫的一幕,脸又红了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少女白如烟只是在旁边掩嘴偷笑。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他怎么会受伤,他伟岸如山呢。 daocaorenshuwu.com

“咳咳!”有轻咳声,从附近传了过来,有两道人影站在远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白如烟视线扫过去,努了努嘴巴,对孟凡说道:“茭白哥哥,我在丹房里说的话,可都是真的,我哥哥来了,饭吃不成了,茶也喝不成了,先欠你的,过几天我一定会补上。” 稻草人书屋

大有深意的话,像是一个承诺。 稻草人书屋

十五六岁的白如烟,倒背着小手,蹦蹦跳跳的向那两道人影跑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家族家的孩子,有的自暴自弃,有的奢靡颓废,有的却小小年纪,却在小小的肩头,担负起了重重的担子……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茭白兄,在下有要事要办,回头请你喝酒。”英俊男子白云生,手持折扇向着孟凡遥遥拱手,话语却是没有正形,“百花坊的四大花魁,我都有点关系,你看上哪个我都能约来的。”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德行!”白如烟白了哥哥一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好!”孟凡向着白云生那边点了点头,“我要第五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第五个啊?”似是没想到孟凡会这么说,白云生又拿折扇挠了挠头,尴尬道,“黄鹂儿这花魁初来乍到,很生疏,不好约啊!”

daocaorenshuwu.com

“我来约。”孟凡笑了笑,在心头低语道,“黄鹂儿么?” www.daocaorenshuwu.com

“好,那就一言为定。”白云生又是拱了拱手,带着妹妹,以及那个让周遭空气都弥散出阴郁气息的中年男子,悄然离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他却不知道,百花坊的吕凤英,给了孟凡一张请仙令。

稻草人书屋

可一次请出五位百花坊女孩,包括花魁在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即便那黄鹂儿不是……女修阿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哥,回家么?”茴香紧紧抱着孟凡的胳膊,张大一双水灵眸子,一眨不眨的看着他,生怕他也会像她那位已亡兄长一样,说离开她就离开她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不回家还跟着白家那小子去百花坊过夜么?”孟凡嬉笑道。

www.daocaorenshuwu.com

“你敢!”茴香装作很用力的样子掐了孟凡一下,手指却柔软得吓不走一只蚊子。 daocaorenshuwu.com

“打了丹师和丹子没事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有点事。”

稻草人书屋

“怎么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热炒或者凉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哈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兄妹两人的身影渐渐走远,没入了黑暗里,给冷寂的青丘城染上了一抹温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丹师堂现在闹翻天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周茭白那厮打了贾孙两位丹师,事并不算大,范老为他开过尊口,说他也是丹道中人,可为他留半条命!但是……咱们的五位师弟身份贵为高高在上的丹子,岂能容他羞辱?”丹师堂的一座厅堂内,一位丹子坐在座位上,对其他丹子义愤填膺的说着话,说到激动处,狠狠一拍身旁的桌子,在“呯”的一声中站起了身,“是可忍孰不可忍,诸位师兄弟,且等我去取周茭白的项上人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跟你一块去,那周茭白欺人太甚!”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算我一个,十五丹子心连心,荣辱与共!”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十五丹子,被孟凡废了五个,剩余的十来个,个个都是一副怒气冲天的样子,自从他们成为丹子之后,这一幕还是第一次发生,他们何曾会想到,会有这么一天,为一个走在街上压根都不会看对方一眼的人,如此大动肝火!

稻草人书屋

他们早已经收回了对孟凡的轻视。 daocaorenshuwu.com

将他当成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劲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们都冷静一下。”被段宝鼎视作亲儿子一样的陆遥清,经过切磋排位,荣登第一丹子之位,他的指肚在一盏青花瓷杯子上轻轻的摩挲着,脸色看不出息怒,淡然得仿佛刚刚的一切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为一个无名之辈自降身份,也不怕被人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