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3章 八恶寻仇与父子连心

常冠玉最终还是上了马车。

眼瞅着那两个巡逻从马车边走过,心里很是无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也不敢去打那红色丝线的主意,比如抽出兵刃将那红色丝线砍断。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那女人肯定不会给他砍线的机会,他也不一定能砍得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哥儿,你这样才乖嘛!” 稻草人书屋

车厢里,女人的手指在常冠玉胸前拨弄着,亲昵的像是逗弄自己的情人也似,可常冠玉却无暇享受这种亲昵,满脸冷汗,方才的兴奋情绪,早就荡然无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是谁?”常冠玉问了一句自己最想问的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急。”女人抬腿,将脚踝搭在了常冠玉的肩头,姿态说不出的撩人,“到了你家再说。”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说罢,女人抬起脚踝,用脚尖点了点常冠玉的肩头,说道:“赶车吧!人家今天可是受不少寒风呢。”

daocaorenshuwu.com

常冠玉抹了一下额头的冷汗,转身坐在马车前,开始赶车。

daocaorenshuwu.com

同时,他思绪飞转,想着和自己有过节的所有人,最后却也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而这个时候,已经隐隐能看到常家的大门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少爷回来了,开门!” daocaorenshuwu.com

还没到家门前,守门的家丁便认出了那辆马车,早早就打开了大门。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常冠玉头皮发麻的将车赶进了常家,向自己住处行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直接去见你父亲,常翰书。”女子的声音蓦然响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常冠玉愣了愣,随后仿若意识到了什么,这女人该不会是和自己父亲有过节吧?而不是自己,莫非是父亲以前欠下的风流债?连累自己遭殃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果是风流债就好办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常冠玉心中升起一丝希望,风流债最好还了,以父亲的见识和手段,随便给这女人一些承诺就好了,说不定这女人见到父亲,会情绪失控,哭起来的。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最难忘的还是老情人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父亲啊父亲!”常冠玉心中的恐慌少了很多,“你说说你,经常让我勤奋上进,可你都干了什么事,差点把孩儿都害死了,不过你眼光倒很不错,这妞长得真勾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胡思乱想着,常冠玉很快就到了父亲的住处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停好马车之后,在女人的授意下,敲开了父亲的房门。 稻草人书屋

“冠玉,这么晚了,你找父亲有何事?”常翰书披着一件外套,手中拿着一本账簿,有些疲倦的样子,“和小副宫主的饭局吃的怎么样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着话,常翰书还打了一个哈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下一秒钟,他圆张的嘴巴就瞬间僵住了,视线凝聚到了常冠玉的胸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到了那根滴血的红色丝线!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视线又从常冠玉的肩头扫过,看到了站在常冠玉身后,那个笑意盈盈的女人脸。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也就是在同时,刺入常冠玉胸膛上的那根红色丝线,如一道血红电光一样,延伸出去,刺入了常翰书胸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常翰书依旧圆张的嘴巴,咯噔一下闭上了。 稻草人书屋

“咯咯!串心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女人森然的嬉笑声中,常翰书和常冠玉,这下彻底父子连心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有鲜血也从常翰书的胸膛滴落。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常翰书手中的账簿也啪一声掉到了地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冠……冠玉,三更半夜的,你怎么拿为父开玩笑。”常翰书果然是经历过不少风雨的老江湖,虽然被红色丝线穿心,却并没有表现出什么过激反应来,“这姑娘是你的朋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父亲,我不认识她啊!”常冠玉还以为父亲不敢认老情人,演技也太好了一些,跟真的一样,“她说是来找你的,莫不是找错人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许是找错了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父子两人对视一眼,都是一脸迷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常冠玉又顿觉不妙起来,不是风流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女人的手指缠绕着连接父子心脏的红色丝线,笑容好看的从父子两人身旁走过,带起一阵沁人心脾的香风,而后毫不客气的寻了座位坐下,从曲线隆起的胸口,摸出一张纸,拍到了身旁的茶桌上,开口道:“小女子玉阑珊,上品第八恶,寻仇而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张纸正是常冠玉当街发的传单,其上详细记录了杀周牛的过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更是言之凿凿的说是常家牵头杀的周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父子两人闻言,差点同时瘫软在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也顿时明白了女人寻上门来的原因了!

daocaorenshuwu.com

是为了给周牛报仇!

www.daocaorenshuwu.com

可周牛不是他们杀的啊!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常翰书向第八恶玉阑珊拱了拱手,气质如同一位教书先生的他,温和开口道:“此事或许有些误会,周牛的确是跟我们有点关系,但他却并不是我们杀的,而是另有其人,我们只是……嗯,我们只是迫不得已那么做,这单子上写的都是假的,有些事需要……”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眉目妖娆的玉阑珊,皱了皱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咚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在此时,外面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道谦卑的声音响了起来:“老爷,您吩咐奴婢做的姜汤熬好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正是常翰书婢女阿香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