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3章 杀小副宫主如同杀鸡

轰!

曹猛拳头上密布着红黑交织的雾气,轰出去之后力道非同小可。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章长老结结实实中了一拳之后,身形一震,再次向后退了一步,呼吸明显不畅,面露惊异之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能轻松将为父击退,若你发起狠来,绝对有能力瞬杀斩六强者,杀斩七强者都不难,比之前强悍了太多!”未曾见过孟凡施展新术法的章长老,拍了拍章猛的肩,“至于那个未登天门的小副宫主,你杀他如同杀鸡!” www.daocaorenshuwu.com

“前辈到底在你身上做了什么?”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让刚刚登了天门的你,如同脱胎换骨!”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无疑是一场造化啊!”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章长老喜形于色,曹猛越强,他越开心,对他以后的帮助越大。

稻草人书屋

但曹猛却是神情木然,没有任何表情,又喃喃说了一句杀人。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儿子,你站好别动,让为父打你一拳,看看你的承受能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心情大好的章长老,对重生之后的曹猛产生了莫大的兴趣,知会曹猛之后,便使出几成修为之力,向曹猛胸膛拍了一掌!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可神情木然的曹猛根本就没有做任何防御准备,被拍了一掌之后,身形顿时倒飞出去,向房间的墙壁上撞去,若是撞实了,先不说曹猛会不会受伤,客栈的墙壁算是完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有些失望的章长老,急忙伸手去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就在此时,让他瞳孔一缩的事情发生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嗤嗤!”

daocaorenshuwu.com

从曹猛背后陡然伸出八缕红黑交叉的雾气,如同八只触手一般,急速延伸到了墙上,支撑柱了曹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曹猛悬立在墙壁之前,很像是一个人形的八爪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反应就像是他的本能一样!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章长老目露异芒,注视了曹猛片刻,赞叹道:“厉害,厉害,方才为父那一掌,虽说只用了几成力,可也比得上斩七强者一击,你居然能承受,还毫无损伤,简直是一场蜕变啊!儿子,你现在可以说是……一个怪物!哈哈,最适合杀人的怪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章长老此时也确定了,曹猛已经被那位前辈改造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改造的和之前截然不同,确切的讲是和人类修炼者截然不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位前辈不是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曹猛也一样不是人。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或是说只有一丝是人。

www.daocaorenshuwu.com

“儿子,今天你玩累了吧?”如获至宝的章长老,心中父爱满溢,转身走到床边,亲自给曹猛铺床叠被,而后又将曹猛从墙上“抱”了下来,向床边走去。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看他慈爱的神色,真的如同是曹猛的亲生父亲似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今晚你就在为父房间睡,咱父子俩好好聊一聊!”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膝下无子的章长老,将曹猛放到了铺好的床上,盖好被子之后,还轻轻在被子上拍了拍,声音柔和道:“儿子,你出生在十八重山,出生后没满月,你娘就得恶疾死了,是为父辛辛苦苦的把你养大,也很是宠你,没让你受一点罪,现在为父老了,你也别忘了给为父尽孝……”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房间里灯光温暖,这一幕本该是很温馨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不知怎地,总给人一种遍体生寒的感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曹猛宛若是一个襁褓里的孩子,听着章长老的话,眼神有了一丝灵光,慢慢柔和起来,良久之后,缓缓闭上了双眸,沉睡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与此同时,城主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一夜城主府也很忙。 www.daocaorenshuwu.com

韦统领的手下将十八重山的几位公子哥送到城主府之后,便叫来了医师给他们疗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韦统领的意思是,他们身上的伤不能见人,务必要毁掉,至于怎么毁,你们是医师,比我们有经验。”房间里,一位青丘城护卫对两位上了年纪的医师交代着,“另外,也不能让他们记住今晚发生的事,可有什么药能做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有的。”两位老医师点了点头,“天麻香可以做到。”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那就给他们用天麻香好了。”护卫点了点头。

www.daocaorenshuwu.com

随后,两位老医师便忙碌起来,待给那几位倒霉的公子哥用了天麻香之后,又开始处理其身上的伤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位护卫看到医师的手法,倒吸了一口凉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只见他们拿起一把极为锋利的小刀,竟然将那几位纨绔身上的伤口,硬生生的割了下来,如同是屠夫割猪肉,弥散着血腥气的血液流了一床,极为触目惊心!

稻草人书屋

不时功夫,便有一片片烂肉,摆到了那护卫面前。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也见过不少血腥场面的护卫,嘴角颤动,转过身不敢再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怎么样了?”

稻草人书屋

也就是在此时,卸下铠甲,换了一身便装的韦统领走了进来,问了情况之后,瞧见那些烂肉,皱了皱眉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两位医师待会儿也帮我诊治一下。”韦统领收回目光,寻了一张椅子坐下,解开了衣襟,露出了毛扎扎的胸膛,“今晚和某人打了一架,受了些伤,吃了金创丹依旧不见好,疼痛钻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口中某人,自然指的是章长老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时他中的那一掌也着实不轻,整个胸膛都红肿一片,渗着血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