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9章 杀准长生玩玩

鬼雾在战斗中的表现极为老辣。

他将主要精力都放在了修为最高的玉阑珊身上,好让章长老尽快腾出手斩杀修为稍低一些的夜不寐和何玉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章长老也的确是这么做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他还是分出了相当一部分心神,去保护鬼雾。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鬼雾可帮他重塑长生炉,这次若死去,怕是就真的死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孟凡用力握了握雨雪剑,很想出手再斩杀曹猛一次,印证自己的猜测,但眼下他想要的结果还没出现,贸然出手不是明智的选择。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他的手……” daocaorenshuwu.com

周雨彤心绪很乱,此时孟凡为了威胁章长老,手还在她白皙的脖颈上放着,手肘轻轻抵着她的心口,虽然她身体没什么知觉,但这姿势让她很难为情。

daocaorenshuwu.com

手已经被他握过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里也被他碰到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等战斗结束,让她怎么面对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章长老父子也是看到了的,祁胖子也看到了,若是说出去被外人知道,让她怎么解释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鬼雾陡然出手一招,将一道拳影轰到了玉阑珊身上,红丝纷乱摇曳,其上散发出的气息,让他忍不住舔了舔唇,丝毫不理会自己也受了玉阑珊一击,受了些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区区斩天蝼蚁,看你们还能坚持多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章长老见鬼雾独自面对玉阑珊,几乎可以硬撼对方,也不再过多担心,双臂一震,凝出两把血剑,一手一把,向夜不寐和何玉楼杀了过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几人的在百花坊的这场战斗,心思各异,但不约而同的保持了相当的克制,免得声势过大,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否则早就将整个百花坊轰塌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夜五哥,你若是杀了这个准长生,我以后对你心服口服,你指着鼻子骂我,我都不还嘴。”挡了章长老一剑之后,何玉楼后退一段距离,还不忘如此戏谑的对夜不寐说道。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你杀了他,让你当五哥。”夜不寐冷漠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两人斗嘴归斗嘴,但却是很齐心,互递一个颜色,各自凝出红线数缕,凝成一道红网向章长老笼去,同时又齐齐掠出,手持术法凝成的兵刃,直取章长老命门。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章长老皱了皱眉头,对方术法古怪,表现出的战力远超其真实修为,而他又不在巅峰状态,打起来很是束手束脚,若不然他早就灭杀这两个斩九强者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随即,章长老挥剑斩断了红网,和飞掠而来的两恶轰到了一起。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身形乍一碰触,便马上分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飘退中,章长老毫不犹豫的向两恶掷出双手中的两把血剑,又凝出两道血手印,轰了过去。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呯呯两道沉闷声响起,成功格挡了两把血剑的两恶,却是没完全化解那两道霸道的血色手印,身形同时一震,脸上的肌肉一震扭曲,瞳仁里有红线浮现出来,踉跄后退中,受了一些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咯咯!”玉阑珊见状,森然一笑,却是对孟凡说道,“小副宫主,您稍等片刻,咱们之间的游戏很快就能开始,莫急哦!” www.daocaorenshuwu.com

说着话,玉阑珊自断身上数缕红线,化成无数尖利红针,划破空气,向缠住自己的鬼雾刺去,自己则是借机飘退,站在了夜不寐和何玉楼身前,三人合力击退了乘胜追击的章长老。

稻草人书屋

嗤嗤声中,鬼雾挥袖卷飞了数枚攻向他的红针,但身上仍被刺中几枚,他拔下其中一枚瞧了一眼,发现那红针陡然在他手中变软,蠕动得像是一条虫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鬼雾表面上做出了讶异之色,却在掠向章长老时,悄然将那“虫子”吞入了口中,细细咀嚼下,暗道:“果然是好东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本就留意鬼雾的孟凡,也将这一幕收在了眼里,皱了皱眉头。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玉阑珊也是神色古怪,他本来像凭借那些红针控制鬼雾的,和转瞬间,就和那些红针失去了心神联系,这还是她第一次碰到如此诡异状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副宫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战斗进行中,一道肥胖的人影,大大咧咧的出现在了孟凡桌前,好不客气的坐了下去,冷笑道:“看来今晚你的好事不成了,不光如此,等章长老和章猛兄解决了你的帮手,你也要完蛋了,何不趁现在将雨彤师妹还给我,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呢,怎样?”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这人正是祁胖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战斗一开始,他便躲了到了一旁,见章长老和鬼雾渐渐占据了上风,又见孟凡抱着娇滴滴的周雨彤,心里很不是滋味,便装着胆子来到了孟凡面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倒不是说他勇气可嘉,只因为羡慕嫉妒恨,只因为色胆包天。 稻草人书屋

若是他能说动孟凡还人,他不就抱上周雨彤了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此一来,他便是第十八重山里,第一个抱周雨彤的男人,而龙门派的刁离恨,正阳派的左时休等人,便落了他的下风。 www.daocaorenshuwu.com

此外,这次来救周雨彤,他还故意的没叫上他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此英雄救美的大好时机,他可不想和别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