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6章 你没资格绑我

“此话怎讲?”

祁寇二人自然知道福禄儿的心思,这位茴香姑娘一旦被劫持回去,肯定要被福禄儿好好玩一玩的,劫色怎么就要换个日子了?

稻草人书屋

至于劫财,自是不必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福记还看不上她身上的那三瓜俩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们两个真是不了解女人呐!”孟凡瞅着冰凉的浓雾在视野中翻滚,周围的建筑急速向后倒退,浅笑道,“家里来亲戚了,不方便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呵!”寇黑脸扯了扯嘴角,露出森然白牙,“亲戚还管那事?”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寇道友,她可能是来月事,到天癸期了。”祁白胡子显然比寇黑脸要更懂风情一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修炼界,女子对月事的称呼不像世俗界那样奇怪,比如说什么来大姨妈来亲戚之类的,但也有一种很含蓄的说法,毕竟直接说出女人的隐秘很不礼貌,《皇帝内经》曾记载,女子十四而天癸至,月事是成形了的水,同时女子属阴,所以称为天癸。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修炼界爱叫天癸。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有时也叫月信,月水之类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斩天境界还来天葵,坑谁呢!”寇黑脸自是不信,“来不来也得让公子鉴定了才行,再说公子也不介意这个吧?” daocaorenshuwu.com

“这倒也是。”祁白胡子勾了勾嘴角。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很快,两人便劫持着孟凡,来到了福禄儿租住的那个豪华宅院,将孟凡带进了福禄儿的房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绑上吧!”福禄儿这时候还在浴盆里泡着,水汽蒸腾。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祁寇两人便用一条弥散着乌光的古怪绳子,将孟凡绑了起来,丢到床上之后,便一起退了出去。 daocaorenshuwu.com

孟凡在床边坐起,挣扎了一下,发现那绳子很结实,挣扎的时候,传来阵阵刺痛感,更是有一种吸收真气的功效,让人挣脱无力,神情古怪的变了变……若是没办法弄开这绳子,真的被福禄儿这胖子给……那可就……堪称恐怖啊!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紧接着,孟凡施展了一下梦道术,还好梦道术没受绳子的影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茴香姑娘,本公子很喜欢你的名字,茴香茴香,回回都香,真是让人浮想联翩。”福禄儿将一条极为壮观的肥腿,从浴盆里耷拉了出来,接着就是第二条……喘了喘气之后,用双手扶着浴盆边缘,用力撑着身子站了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让孟凡咋舌的是,这小子居然还调用了修为之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福禄儿拎着一条毛巾,直面孟凡擦着身子,目光略有惊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因为他发现眼前这位娇滴滴的姑娘,好不避讳他“伟岸”的身躯,竟然坦然的上下打量着他。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真是见过大世面的样子,福禄儿忍不住感叹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若是换做别个小家小气的女人,肯定早就吓傻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周茴香,你的表现让本公子很满意。”福禄儿擦干身子,扯来一条干毛巾围在腰间,又拿出一盒弥散着药香味的粉,往脖子和腋窝覆了一层,“待会儿会对你温柔一些的。”

daocaorenshuwu.com

“你弄粉做什么?”孟凡眨了眨大眼睛问道。

www.daocaorenshuwu.com

“呵呵,这你就不懂了。”福禄儿放下粉,在空气中深深吸了一口,“你一定会觉得本公子略胖吧,其实本公子也不想这样,这是一种病,遗传病,我老子,我爷爷,我祖宗……全都这么胖,这样也好,胖人总是给人一种可靠的感觉,对福记的生意大有帮助,这或许也是福记能称霸十八重山的原因吧!而之所以扑些粉,是因为胖了就出汗多,体味就重,扑了粉之后,味道就淡了……这也算是对你的尊重吧。”

稻草人书屋

“你挺讲究的。”孟凡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对,就是讲究!”福禄儿伸手在自己满是赘肉的肚皮上拍了一下,极为赞同道,“我老子说过了,有钱人必须要讲究,你不讲究,就跟……跟住在城外棚户区的贫民有什么区别?有些女人为什么找有钱的老头子嫁了,难道真的是为了图财?不不,很大原因是讲究,吃穿住用行啊,都要讲究。” daocaorenshuwu.com

“哦,你说的好像还真有一点点道理。”孟凡微微一笑。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哈哈!”福禄儿因为孟凡这一笑,心笙摇曳起来,赵仲说的没错,这茴香姑娘的确是有点意思,狠狠打量了几眼被绳子五花大绑的孟凡,继而转过身,坐到了梳妆台前,对着镜子梳理起头发来,一丝不苟,将“讲究”诠释的淋漓尽致。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是什么绳子,很不舒服,帮我解开好不?”孟凡问道。

稻草人书屋

“这绳子叫缚长生,顾名思义,长生境强者都挣不开。”福禄儿将一根根头发服帖的贴在头皮上,又开始仰着鼻孔,认真的拔鼻毛,“若是敢强行挣脱,那不好意思了,肯定掉一层皮,至于你,充其量才是斩天初期的修为吧,没有一点挣脱的机会,也不用求我将你解开,嗯,绑着你,乃本公子所好也,多赏心悦目?还可以给男人一种掌控一切的感觉呢!”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如果我把你绑起来,是不是也会有这种感觉?”孟凡很是认真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