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2章 你有什么遗言么

千灯质问的话语在大殿里回荡。

身为城主的他摆出了长者的威严,居高临下的语调,怎么听都有些刺耳、无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事实上,福禄儿是在听了他的教唆之后,才铁了心找孟凡的麻烦的,孟凡只不过是被逼无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本城主问你!”千灯手掌在扶手上狠狠一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是这样的。”孟凡在千灯的注视下,端起茶喝了一口,“福公子得知龙鳄在紫阳小宫,想特意过来见识见识,正好小宫也想在外围山建钱庄,想请教一下福记的经验,彼此都有需求,便达成了一个协议,龙鳄给他带出城过过瘾,他将建钱庄的经验讲给紫阳小宫听,所以龙鳄就出城了,所以福禄儿坐龙鳄回来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这么简单?”千灯身为事情的策划者,听到孟凡这番言辞,也不由得瞪了瞪眼,佩服孟凡胡编乱造的能力,厉声道,“那祁寇两位福记强者又是怎么回事?他们分明是受了重伤,很可能死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可能是福公子带龙鳄玩的时候,不小心将两人踩伤了吧!”孟凡放下茶杯,摊了摊手,“当时我也没在现场,具体原因也不知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踩伤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千灯有些恼火了,长生境强者岂能那么马虎被踩伤,分明是战斗致死!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彼此都在睁着眼说瞎话,很不诚实,千灯知道眼下的对话没办法聊下去了,挥了挥手:“福禄儿不是来你紫阳小宫了么?让他出来见我!”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人究竟如何,看一眼便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据他推断,福禄儿和祁寇两位福记强者应该都已经死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千灯冷眼瞧着孟凡。 www.daocaorenshuwu.com

“没问题。”孟凡站起身推门而出。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哼!”在孟凡走后,千灯忍不住往孟凡的茶几上瞥了一眼,心中弥漫着一层怒气,每次和孟凡打交道,他都很不痛快,不过这种不痛快,也不用忍受多久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他今日来紫阳小宫做的事,就是结束这种不痛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片刻后,孟凡带着一个身材肥硕的人进了大殿。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那人看起来跟福禄儿一模一样,没有一点不同的地方。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就连笑起来的时候,肌肉颤动的幅度都毫厘不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见过千灯伯父。”福禄儿向千灯拜了拜,与平时没什么不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千灯故作和蔼的点了点头,然后问了福禄儿几个他知道的问题,福禄儿都对答如流,没有什么异况。 daocaorenshuwu.com

对于昨夜的事,福禄儿的说辞也和孟凡一样。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可事实上,福禄儿昨夜是要劫持茴香杀孟凡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断然不会为了看看龙鳄,就放弃了商议好的大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千灯明知道眼前这个福禄儿有问题,可是一时竟找不出破绽了,暗自佩服孟凡的手段高明,而孟凡也暗中了梁百田赞许,能在一夜之间做到这个程度,已经出乎他的意料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可紧接着,千灯便做了一件绝对称得上高明的事情。 www.daocaorenshuwu.com

“对了,福侄儿。”千灯脸色温和起来,“突然想起来,几年前因故欠了你父亲一些玄票,一直没顾得上还,估摸着你父亲已经忘记这事情了,这些玄票你顺便带回去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着话,千灯取出一沓大额玄票,递向了他认为有问题的福禄儿:“这些你带走吧!”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也好。”福禄儿挪动着肉山一样的身体,走过去将玄票拿了过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千灯嘴角微微勾起。

daocaorenshuwu.com

孟凡却眯了双眸。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对了侄儿,你数一数,看看够不够数。”千灯笑道,“别搞错了数目,弄了笑话。”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福禄儿没听出千灯这话里有什么问题,将手指放到嘴边沾了一下唾沫,作势就要数钱,这动作也没问题,他知道真的福禄儿数玄票的时候,也是这样子的,可就在此时,孟凡嘴唇微不可察的动了动,他耳边便响起一道低沉的声音:“别数!”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福禄儿的手僵在了半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找死!”突然之间,稳稳坐在主座上的千灯,一掌拍在扶手上,轰然一声,半个座位坍塌,千灯的身形也随之暴起,眨眼之间,将手掌按在了福禄儿的头上,“居然敢用如此拙劣的手段诓骗本城主,死不足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哎!”孟凡轻叹一声,一挥手,祭出数缕绝情丝,缠向了千灯的手腕,“掌下留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福禄儿终究是穷苦的梁百田假扮的,一辈子何曾见过如此多的玄票,在他的认知里,数一数是及其正常的,可若是真的福禄儿在这里,这点玄票,他不仅不会数,更是不会收!

daocaorenshuwu.com

这是梁百田天大的破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千灯的确是有一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千灯任由孟凡的绝情丝缠在手腕上,阴厉的瞧向了孟凡。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孟凡耸了耸肩:“杀了他,最不好过的其实是你。”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这个福禄儿的确是假的,是我朋友假扮的。”孟凡起身向千灯走了两步,尽管他跟千灯修为差距巨大,但气势上却已然做到了分庭抗礼,“福禄儿已经被我杀了,你让福禄儿做的事,我都心知肚明,你若杀了我朋友,我必会将你与福禄儿之间的事情泄露出去,是你亲手送他去死的,福记不会和你善罢甘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