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1章 真的什么都不是?

轰隆隆!

两人术法碰撞在一起后,如同天崩的巨响,响彻了夜空。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转瞬之间,铃影和星宿剑不断崩溃着,化成了漫天光点,照亮了夜空,嗤嗤向地面坠落,好不美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少女金莲儿抬头望着夜空,美眸里倒映着漫天光点,一时瞧着竟有些迷醉了。

daocaorenshuwu.com

“快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青袍老者赵长寿似是恢复了一些力气,一脸惊慌的蹿起,一手抓住金莲儿的胳膊,一手拎着少年金太骄,没命的向远处发足狂奔!

daocaorenshuwu.com

刚刚跑开没一会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崩溃的光点便大片的砸在了地上,又纷纷炸开,轰隆隆之声不断,地上瞬间多出了不少坑洞,满目疮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烟尘也翻滚了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空气里弥散着灼热的泥土的味道!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三十六剑尽碎!

稻草人书屋

七十二道铃影也无一留存!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孟凡受到术法反噬,身子晃了晃,喉咙里咕噜一下,将一口险些喷出来的血咽了下去,而后将桃木剑刺入地面,稳住了身子,望向了宗长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该死!” www.daocaorenshuwu.com

宗长老也受到了星宿剑崩溃的反噬,脸色苍白,但这不足轻重,让他心头猛颤的是,孟凡最后祭出的那二十八道铃影,已经轰到了他的面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轰轰轰!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知道铃影厉害,宗长老哪敢硬撼,在急速后撤的同时,接连挥舞红气萦绕的左掌,抵抗铃影的攻击,在足足退后百米之后,才勉强搞定了二十二道铃影,却有六道铃影直接轰到了他的胸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轰隆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宗长老的护体真气瞬间崩溃,一道血雾从胸口炸了出来!

daocaorenshuwu.com

夜风这时候才吹了过来,吹散了血雾。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宗长老站在远处,右臂血淋淋的垂在身侧,嘴角鲜血不停的向外渗着,左掌也是又红又肿,尤其是胸口,血肉模糊,鲜血滴滴答答流下,像是被人用东西用力捣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身干净的灰袍更不用说,全被炸烂了!

daocaorenshuwu.com

现在他也是光着膀子,和赵长寿一样凄凉!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少女金莲儿和赵长寿见状大惊失色!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强悍如斯的宗长老,竟然被一个偶然遇到无名之辈伤成这样,传回门派,肯定会震惊门派上下的!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金莲儿更是验证了一件事,孟凡就是爱毁男人的衣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对女人没兴趣!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孟凡的身影深深的刻在了她的脑子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辈子都不可能忘记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别打了,求求你别打了!”少女金莲儿又哭了起来,对宗长老道,“师父,宗荣元,你别打了,回去吧!赶紧回去吧!” www.daocaorenshuwu.com

“救我啊!快救我啊!”少年金太骄也声若游丝的开口。 稻草人书屋

这对堂姐弟的话,让宗长老本来就紧皱的眉心,凝成了一个突兀的大疙瘩!

daocaorenshuwu.com

宗长老目光狠厉的瞧着孟凡的脸,像是要把那层黑气看透似的,他很想看看孟凡的到底长什么样子,怎么如此厉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长生一重境战他三重境,都不落下风!

daocaorenshuwu.com

还让他吃了大亏!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孟凡到底是哪个大门派大势力培养出来的人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还是那些超然于修炼界之上的隐世家族的天骄之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太强悍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太恐怖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宗长老内心竟然浮现出了一层恐惧,若是任由这样的人物成长,他这老一辈还折腾什么,不如就地将自己埋了好!

稻草人书屋

可宗长老根本就没想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眼前这人,正是当初那个差点被他杀了的小副宫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个不堪一击的小副宫主,成长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变强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师兄,走吧!”赵长寿在远处沙哑着嗓子招呼了一声,“救人要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其实他也想说,对方太强了,打下去是没有结果的,但这句话出于脆弱的面子,终还是没说出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他肯定受了重伤,没一点余力了,只是在强撑着罢了!”宗长老凝视着孟凡,将红肿的左手抬起,咔咔一喔,身上迸发出狂暴的修为波动,“而我,还可以再战,只要一击,他必死无疑!”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宗长老在低语的时候,额头的汗水大颗滴落。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他分明是再赌。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拿不定孟凡的深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紧接着,他的双眸陡然一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只见孟凡从地面拔出桃木剑,大踏步向他走来,没说一句话,身上的浓烈的战意告诉了他一切,孟凡也还有余力,也还能战,大战,血战,死战……都没问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走!”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宗长老毫不犹豫的转过身,拎起金莲儿和金太骄,撒腿就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赵长寿松了一口气,踉踉跄跄的跟在宗长老身后,也跑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两个老头光着膀子,在荒山野岭狼狈的奔跑着,模样很是滑稽……甚至还能看到他们布满褶皱的皮肤,泛着一抹哀怨的光彩。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呼!”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孟凡蓦然停下脚步,瘫软的坐在了狼藉的地面上,伸手拿起一个袋子,掂了掂,哗啦啦的响着,正是宗长老衣衫炸裂时,掉出来的丹药袋子。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孟凡有气无力低喃道:“其实我真的没力气打了,只是想捡了这袋子丹药就跑路的,老宗啊,你倒是很给面子的先跑了,呵呵,呵呵呵!”